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42章 我心非石

所属目录:第一卷:般若梦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42章 我心非石TXT下载-笔下文学

愁山闷海,沉吟暗想,积渐难睚。

冷清清无语人何在?瘦损形骸。

愁怕到黄昏在侧,最苦是兜上来。

相思痛哉!独自静万古长寂寞。

……

九天之外,他独自屹立着。到处都是一片冰雪一片白,荒凉又**。他站在崖上极目向远处眺望着,无穷尽处也仍然是空无一物。

他在等什么人么?

为何一直孤独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个空无一人的世界,甚至没有半点声响。红尘,阡陌,碧落,黄泉,始终目光便寻不着个归处么?

身姿未变,似已融入冰雪,一颗心就那么冰冰凉凉的,要怎样的坚硬才能托得起这万载的孤寂?

即便是梦,也寻不着个出口么?即便是梦,他的整个世界便也只有一片的清冷么?

陡然惊醒,嘴里仍是摆脱不了的一股芬芳的咸腥。剧烈的咳嗽起来,心肺之间皆是低于身体正常体温的寒冷。

还未醒么?

偏过头去,琉璃依然正沉沉的睡着。这已经是第二十七天了。

直起身子,同时扶起昏睡中的琉璃,继续缓慢的将内力疏导到她的体内,活络她全身的经脉。

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更加庆幸,至少,她依然一息尚存。

身体内的血几乎已经流干了,罗玄把双引剑的残剑从她股骨里拔出来的时候,几乎连血都已经不会往外渗了。浑身经脉骨骼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整个完全都废了,还活死人一般拼到最后一刻。

容貌尽毁,全身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看着露在外面的白骨森森,罗玄行医多年,第一次有晕眩的感觉。

抱着她真的已经没有呼吸,逐渐冰冷僵硬的身体,罗玄只是疯狂的一遍一遍不停的往她的身体输入着自己刚恢复的几近上百年的内力。亲自为她缝骨接经,用龙血涂满了她的全身,看她重新长出骨肉。

可是外伤易治,内伤难医,她依然不过是一具完整的尸体。无数能用上的奇花异草通通喂给她吃,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只是一夜草耗尽她的精力潜能,油尽灯枯一般,她依然紧闭着双眼。罗玄木讷的呆坐着,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生为一个医者的挫败和绝望。

他甚至连……她都救不了……

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会有他眼睁睁看着死掉的人!而那个人……而那个人……还是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啊!

琉璃……你是这世上,对玄哥哥而言最重要的人啊……

一点点洗净她身上的血,罗玄决定尝试上古流传的续命术……禁忌之针。

禁忌之针血脉互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施针双方,命悬一线。一人若危难,另一人也即刻便能感知。输血一方同时,也给了对方自己余下的一半寿命。

只是此法罗玄仅仅也只是在洞中古壁上看到过而已,不知道是否行得通。源源不断的把自己的血输入到了琉璃体内,两人血脉相混。还好琉璃之前不小心吞咽下去的一些龙血多多少少存了她一息,面上终于逐渐有了一点血色,心脏开始重新跳动。

死生,命矣。

罗玄一向随缘之人,从来没有如此的竭尽心力的想要挽回过谁人的性命。用尽方法,哪怕用自己的命去换也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准死!不准死!没有他的允许,她怎么敢就这么死!

好不容易,终于在阎王手上抢回她一条命。只是,多日了,她依然没有醒过来。

罗玄的功力已恢复到以往十之**,而且因为龙血原因,似乎比以往更胜犹之。以前的他,已经几乎是难逢敌手。现在,怕是当世难找能与他对上百招之人。

只是,武功再好,又有什么用,他只求琉璃早日康复,早日醒过来。

琉璃虚弱过度,罗玄每日细心调理,顿顿喂她的,都是寻来的奇花异果,万年冰雪入药。每日还要运功给她调息,而且丝毫不节制的,常常筋疲力尽到自己昏睡过去。

他宁愿他从来没来过天山,从来没取到过蛟龙血,他只要琉璃好好的站在他面前而已。

耐心而安静的等待着,等着琉璃醒过来。他知道她就快要醒了,她若不醒,自己便一直在这远离红尘的天山之颠陪着她,直到她醒的那天好了。

“又是十五了呢……琉璃……”罗玄怀抱着琉璃坐在血池中心的万年冰晶上。仰望着头顶巨大的银色光盘,在厚厚冰层的折射下,在血池中倒映出十六个来,团团围绕在自己周围。冰室光华大盛,千万道月光丝丝反射,虽没有八月十五这般妖异强烈,却也是奇妙的被吸入两人身体之内。

大脑一片清明,澄澈得如同万古长明的星辰,身体也越发轻逸起来,不似凡人。

同时感觉到怀内的小东西微微动了一下。罗玄身子猛的一抖,低头看着她睡态正酣,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洒下颤动的影子。然后,奋力的,似乎是想要睁开……

“琉璃……”

罗玄欣喜的将她更加抱紧一点,安静的等待她的幽幽醒转。

“……”琉璃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如同她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一般,第一个看见的便是罗玄。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脸,虚弱的抬起手来,不敢确定这一切是否真实。

罗玄握住她的小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她指间的冰冷,然后对她温柔的笑着。

“没事了……现在,一切都好了……”

“玄……”琉璃只看见罗玄的嘴对着他一张一合,说的什么却是怎么也听不清楚,声音太小。用力想开口说话,无奈太过虚弱,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的毒已经解了,你也会很快好起来,现在不要说话,也不要乱动……”罗玄的唇靠在她耳边,声音和煦的像一阵风。印象中,他总是冷漠而严厉的。何曾对自己如此温柔过?看来自己,还是在做梦啊!可是,手下的触感明明是真的,那淡淡的温热。

琉璃痴痴的抬头望着,只是明明已经解了毒了,他的神态为何比以前更加憔悴不堪?

突然看见自己的手臂。

手怎么了?

目光顺着手腕往下移,丑陋可怖的伤痂一直蔓延往下到大臂根部。

琉璃缓慢的抬起左手迟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触到的却是粗糙而又坚硬的一层。颤抖着转过头去,看冰上倒映的自己,却是怎样一张可怕的脸啊!

连忙闭上眼睛把头埋到罗玄怀里,然后身子剧烈的抖动起来。

“琉璃……你听我说……没事的,玄哥哥在,一定会医好你的脸的……”罗玄知道女孩子一向最珍视的便是自己的容貌,生怕她有半点想不开,不由得着急起来。

却发现琉璃小手紧抓住指间的衣角,竟然是在忍不住的笑,更加慌神了。

“琉璃……”

“没……没事……”琉璃费力的嘶哑的发出声音,一边说一边笑,听起来又有点像在哭,好不骇人,“我只是……冷不丁被自己吓到了……没想到那么难看……好象外星人……呵呵……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罗玄轻轻的抚着她的背安慰着:“没事的,一些伤口太深了,我是给你涂了龙血才会这么快结痂,等都脱落了,就跟以前一样了……”

“你说什么……听……听不太清楚……”琉璃仍然把头埋在他怀里不肯抬起脸来,像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一样嘟囔着。

罗玄知道她耳膜受重创破裂了不少,还未完全修复,所以不大听得清。于是更低下去一点大声的跟她重复了一遍。

琉璃喃喃着:“还好鼻子没有被割掉……”

罗玄笑了笑:“别说鼻子掉了,胳膊腿掉了玄哥哥都会帮你接回去……对不起,琉璃……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再遇到任何危险了。”

琉璃身子一震,这,算是他对她的承诺么?

虽然,那日,他说一点都没喜欢过自己,可是,只要有一点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把罗玄环得紧紧的,历经了那么那么多的磨难,她要他们,从今往后,一直在一起!

“我饿了……玄哥哥……”软绵绵的说着,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她要多吃点东西,赶快好起来!

罗玄将她放在冰上,因为怕太硬琉璃睡起来不舒服。罗玄特意采了绒草的种来植在冰上,一夜便生了厚厚的一层,犹如巨大的白色天鹅绒地毯,又温暖又舒适。绒草珍贵稀世难得,是做寝具的最好材料。龙床上的被褥枕心,便是用绒草填的,剩过世上最好的棉。

琉璃软软的迷糊的趴在里面,好象睡在云端一般。身上的衣裳早以被龙鳞割得七凌八碎的,只剩下刀枪不入的天蚕纱衣轻轻裹着,无暇若初生的婴儿。

罗玄取了些新鲜摘取的奇异果子喂给她吃。虽然只吃了一点点,可是琉璃很快就饱了,枕着罗玄的腿又沉沉的睡去。她实在实在是太累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罗玄一直十分用心的为她调理,再加上各种极其珍贵的药草,还有龙血的作用,琉璃的伤势复员的很快。脸上身上都如蛟龙一般仿佛都蜕了一层皮一样,伤痂纷纷脱落。只是身子仍是虚弱的不行,每天醒来的时间不过两三个时辰,其他的时候都在沉睡的状态之中。而且仿佛中了十香软骨散一样,没有半分力气,骨骼还没续接完全,直不起身来。每日不是躺着就是靠着。不过因为可以趁机在玄哥哥身上蹭来蹭去占便宜,琉璃也乐得懒散。

罗玄从未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一个人,每次看到琉璃,心下都会涌起铺天盖地的负疚感。不管是她对他的恩也好情也好,都深到让他不知如何去偿还。只是他所能做的,也不过是细心的照顾她,早日医好她的伤,尽可能的满足她孩子气的一些任性的小心愿而已。她真正心中所思所想所盼,他还是永远没办法为她达成。

又一个月过去,琉璃身上的痂几乎都已脱落,仿佛蜕皮的蛟龙一般得到新生,的确容貌是更清丽脱俗了,皮肤也更加娇嫩。身上已逐渐脱去孩子的稚气,多了一丝少女的妩媚。

琉璃每日对着冰面在那打量着自己的倒影臭美个半天。笑嘻嘻的嗲声嗲气的念着电视上的广告语:脸上的痘痘都不见了,皮肤好好哦!

摸呀摸呀,真是又光滑又细腻一点暇丝都没留下呢!还有以前身上受伤留下的那些伤疤也全不见了。下次玄哥哥的医书上又可以多记载上一条,龙血,不但解百毒,增功力,还是美容圣品呢!嘿嘿……

她傻呼呼又花痴的笑着,这样看自己其实也生得挺好看的呢!嘿嘿,要是回到现代了说不定可以当电影明星。

乐呵呵的费力起身,然后在白丝绒一般的华丽大毯上小狗一样爬了起来,她的脊椎,似乎还没有愈合得很好。爬啊爬的,爬到一边正在为她治药的罗玄身边,鼻子在他怀里拱了拱,然后就开始小脸在他身上蹭了起来,一副又乖又调皮的模样。

罗玄已经习惯她这些有的没的亲密举动了,只当作小孩在撒娇,虽不喜欢与人有肢体接触,但是因为对琉璃太过愧疚,便也随她去了。如何也再严厉不起来。

琉璃在他的纵容下越加放肆,每日缠着他,不是在他身上倚着,就是在他怀中睡着。

此刻更悠哉悠哉的枕在他腿上看星星,罗玄打坐闭目调息。这两个月来,他的武功已臻入化境了。只是无法好好静下心来修身养心,内在修为却是半点提高都没有。只觉得心事杂烦,絮乱不堪。

“啊?”琉璃突然一声惊呼。

“怎么了?”

“下雪了呢!”

“这是天山,当然会下雪。”

“可是天上分明那么晴朗还有星星呢!”

“这儿天气本就与别处不同。”

“真奇怪呢!雪花一落在顶上便融化了……”

“要不是如此,覆盖住了,你不是看不到星星了?”

“是啊,但是也太奇怪了,这冰层那么厚,看外面竟然也跟隔着玻璃一般这么清晰呢!连雪花一片一片都看得那么清楚……哦!我知道了!”突然兴奋的叫起来。

“知道什么?”

“这个冰一定是跟望远镜或者放大镜是一样的,不然月亮怎么会那么大!”

罗玄摇头轻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突然温热的小手覆到脸上,罗玄轻轻一颤。睁开眼看见琉璃枕在腿上痴痴的望着自己,不由得心下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避了开来。

“玄哥哥笑起来真好看……恩……让我想起观音菩萨……”

罗玄听到后一句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瞧她什么破比喻。

琉璃只是小手抓过他乌黑顺华的一缕发丝在手中缠绕着自顾玩了起来。虽然这段时间玄哥哥对她笑得比过去多了不知道多少,温柔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是她反而觉得他越发遥远了起来。

般若花种下的毒一去除,罗玄身上人气又少了三分,愈加飘然若仙。眼神太过空明澄澈,连笑容都似看破幻法三千的高高在上的佛陀一样。

虽是身体上能够多接触他一点了,心却是越发难亲近。她其实或许比较喜欢看玄哥哥生气的样子,中毒的样子,至少让她觉得她面对的还是个有七情六欲的凡人。心下那丝恐惧感时刻的揪扯着她的心。北冥天说具他猜测和北冥楼的打探,玄哥哥的毒是一个深爱他的女子下的。琉璃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爱还下得了这样的手。现在突然有了那么一点点觉悟。面对着这样一个神一样的男子,那种距离感真的是会把自己给逼疯。突然间,又有点同情起那个女人来,同情飘飘,也同情自己。

她知道罗玄对她的感情不过是处于愧疚,可是又觉得只要努力,愧疚总有一天也是会转化为爱的。紧紧依偎着身旁的人,用那么一点的温暖来安慰自己。

“玄哥哥,我想要看下雪……”

“现在不是看着的么?”

“太远了,虽然看得见,还是太远了,怎么都触不着……”罗玄最怕的便是琉璃安静的在那感伤的样子。

“你会带我回哀牢山去看雪么?”

“会……”

“说话算话,我们拉勾!”

“恩,拉勾……”罗玄任由小小的短短的指头勾住自己,心疼的把她小手紧紧握住。

“你不是说那边壁上有个洞口对着下面的万丈悬崖吗?我要到那边去看雪花!”琉璃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

“你现在身子弱,会着凉的。”

“没关系的啦!有玄哥哥在还怕感冒吗?来嘛!带我去吧!”说着便伸起手来要他抱。

罗玄无奈苦笑一下,拿起身边自己披风把她又裹了一圈,然后轻轻横抱起来,径直飞过血池,往另一边的洞口走去。一边走一般微微心疼着。想当初他刚见到琉璃的时候,琉璃还胖乎乎的,差点没把他压死,每天活蹦乱跳的到处跑。现在,竟然身子轻成这个样子,脸也不见了圆润可爱的娃娃脸,逐渐尖瘦憔悴下来。这一路上,也不知道为她吃了多少的苦。

慢慢的听得到外面的风声了,这边山洞口正在山体中间,离山顶也有几十丈远,下面更是万丈深渊,直力千韧。

南北向的风偶尔会刮进来一些,卷进几片雪花。外面是隐隐的千山的轮廓,还有漫天的星子。西边有绮丽的一点红色,然后就是连片的浮云。

真是人间仙境啊,琉璃想着,坐在洞口边上,探出头去接大如鹅毛的雪花,看到下面的幽深不见底,又心底一寒的缩了回来,躲到罗玄怀里。

大雪慢慢大了起来,仿佛在洞口挂了一层帘幕。

“好漂亮啊……”琉璃坐在罗玄身前被他小心的抱在怀中,又温暖又舒适逐渐又有了几分睡意。如果这一切真的是个梦的话,她乞求老天永远不要让她醒过来!

“想家吗?”罗玄突然问。

琉璃眨眨眼睛,看着夜空中的星星。

“不想……”

“怎会不想呢?你家里人一定都担心坏了吧?有没有想过什么方法可以回去?”

琉璃心里一紧,他是,不知道用怎样的方法来安置自己了么?

现在他身上的毒已解,已经不再需要自己,带着自己始终是个累赘。原来自己不管在哪里,都只是个多余的人而已吧……

如果自己真的死了,这个世界上会有几人为她伤心,几人为她掉泪了?

“琉璃……?”罗玄见她不语,以为她是想起家人正在伤心。

“我妈妈她不喜欢我……”

“呃?”罗玄低下头来看着她飘渺空洞的眼神。

“恩,我妈妈,也就是我娘亲,她不喜欢我……她看到我就只会皱起眉头,冰冰冷冷的。她从来不管我,可是她也从来不打我不骂我,她只是不喜欢看到我,不喜欢我在她面前出现。我小时候要是撒娇要她抱,她就会厌恶的马上走开。那么多年了她几乎没跟我说过什么话,我现在都快忘记她声音是什么样子的了。”

罗玄慢慢皱起眉头握住她冰凉的小手。琉璃思绪凌乱飘飞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我爸爸,他待我很好。恩,他不是我爸爸,我从来都没叫过他爸爸。可是他非要让我叫他。十岁的时候他把我和妈妈从又黑又破的小房子接出来,住进很大很大的别墅里面。他待妈妈非常好,待我也很好,给我买很多我从来都没见过的漂亮玩具,供我读最好的学校。妈妈让他把我送走,他坚持不肯,一直细心的照顾我,可是这么多年我都不肯开口叫他一声爸爸。”

琉璃仿佛看见一颗流星滑过,使劲的揉了一下眼睛。

“下人们还有身边的人都很讨厌我,他们说是爸爸人太好才把我留下的。后来我知道爸爸和妈妈本来是很相爱很相爱的恋人,后来妈妈被坏人强暴怀上了我,就伤心的离开了爸爸,爸爸疯了一样找了妈妈很多年,才终于找到的……可是有了我。我终于知道妈妈为什么那么恨我讨厌我了,是我害得她和爸爸分开了那么多年的。她时刻面对着我,就像时刻看着自己的耻辱。我知道妈妈有好几次夜里想把我亲手掐死的,可是我使劲的躲在被窝里哭,她最后才心软了。爸爸和妈妈那么相爱,是我害他们分开了那么多年,痛苦了那么多年,而每日,却还要辛苦的面对我。还好,最后终于,有了比较完美的结局,妈妈半年前给爸爸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弟弟,那个弟弟好可爱哦!可是,我从来不敢多看他一眼,或者是抱抱他。我多希望,妈妈像爱他一样喜欢我啊……现在,没有了我,这么一个肮脏的罪恶的,时刻提醒着他们过去发生了什么的人在身边,一切都十分的无比的完美。他们一家人可以幸福又美满的生活在一起。我不在了,他们不会太难过,反而会更轻松一些的……以前爸爸常常陪我一起看星星,每次看到流星,我都会很难过,以为是自己喜欢的那颗星星划落了。可是,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多一个少一个对地上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我只是后悔,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给过我一点关爱的人,虽然现在有了小弟弟,他可能不会再来疼我了,也不管以前,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喜欢这么一个坏人生下来的孩子。可是……可是……我在永远的离开之前,在他还喜欢我的时候,或许,应该叫他一声爸爸的……我多么希望,他是我真正的爸爸啊……”

琉璃紧紧的咬着下唇,渗出一点点血丝,身子微微颤抖着。

罗玄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手指轻轻扳开她的牙关,用中指代替着让她咬着。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也大致了解了。只是这孩子,怀负着那么巨大的悲哀,又是怎么做到如此乐观的总是笑闹着面对生活的呢?

琉璃忍住不让泪水掉下来,狠狠的咬着罗玄的手指,她是如此的害怕孤独,害怕被遗弃啊!那种绝望与恐惧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知不知道,玄哥哥,我本来就是多余的人,天大地大,现世古今,穿越千年,任何地方,都没有我丝毫容身之处啊!不要抛下我,千万不要抛下我!

拼命的咬慢慢便成轻轻的啃咬和吮吸,罗玄感受着自己的手指在琉璃的唇边进出,濡湿而又温暖,琉璃的舌头好几次伸出嘴唇舔他的指缝,这景象竟有几分**。手指在湿热的口腔里被舔弄的触感,让罗玄脑袋里的运作机制全部停摆。好不容易猛然回神想抽出手来,却发现竟然自己从手指到大臂几乎整个没力了,酸软下去。

外面风雪正大,偶尔有几片雪花被吹进来,落到他们脚边,或是飞上琉璃的发间。

或许是这样的夜太妖异,太让人沉醉,那样的感觉太蛊惑人心。罗玄竟然就这么失去了往日的理智与沉稳。紧紧拥住怀中让他心疼的人儿,任她贪婪痴狂的舔舐着自己的指间,好象小孩吃糖一般。

仿佛变相的在用手指在跟她接吻,指尖在琉璃舌头的疯狂追逐下微微颤抖起来。

是心太软,对琉璃太亏欠所以没设防。罗玄就这么迷糊的沉醉下去,顾不上这番景象何等暧昧靡乱。倾身在她发间,面颊轻轻划过,唇慢慢落到她颈后淡淡的一道疤痕上。为什么这个孩子,就是有办法让他如此心疼而又迷乱呢?

琉璃闭着眼睛轻喘着,感受到罗玄温暖的鼻息在颈边耳边,不由得身子兴奋得微微颤抖。微微后仰,感受着罗玄的唇和颊还有发丝与自己纠缠摩挲,触电一般微微从耳后划过。从没有如此亲昵过。两人都神智不清的陷入了迷乱而不可自拔。那样的感觉太过舒适和安心。

就这么拥着靠着,慢慢睡了去。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