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41章 斩虎屠龙

所属目录:第一卷:般若梦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41章 斩虎屠龙TXT下载-笔下文学

爱他时似爱初生月,喜他时似喜梅梢月,

想他时道几首西江月,盼他时似盼辰钩月。

当初意难别,今日相抛撇,要相逄似水底捞明月。

……

巨大的冰封水晶山体之中,没有任何光照之物视物却依然清晰,可容纳数千人的巨大冰洞,抬头仰望上方犹如仰望苍穹。外面顶上不知是否受地热影响竟没有丝毫积雪的覆盖,月光就那样透过幽深厚重而又晶莹透亮的冰层洒了进来。犹如巨大的水晶天窗。

冰洞正中央是直径几十米的一个巨大血池,满池的水红得犹如玫瑰挤出来的泪。也不结冰,甚至还犹如温泉一般微微沸腾着吐着泡泡,冒着热气。而周围的冰也不融化。

巨大而空旷的冰洞中被血池映红了半边,又在月光曲折的照耀下发出幽深的微蓝。今夜的满月分外诡异,因为在天山之颠,月亮又大又圆,光华大盛,妖冶的泛着红光。周遭有七彩的光晕。曲折的倒影在血池里,碎成一块一块的。

血池正中央是直径十米开外的巨大万年冰晶,犹如湖心的一座的小岛般。而还未升天的巨大蛟龙此刻便正在上面静静的栖息着养精蓄锐,等待蜕掉最后一层皮的时刻的到来。空旷而寂寥的冰洞之中,便只有它微微的鼾声。

蛟龙浑身上下都是及其难求的珍宝。龙肝龙肺都有起死回生之神效,龙血可解百毒可以提高练武之人的内力,连龙鳞都是制作兵刃护甲的绝佳的材料。还有传说食龙心者可长生不老。

只是蛟龙性烈,而且生性粗暴残忍,发起怒来更是惊天动地。升天时刻也算是天劫,各方面能力都最弱的时候,这才让凡人有一点的可趁之机。

罗玄站在远远入口处凝视着,心想若凭自己平时功力,又有双引剑在手,要取龙血并不是难事。蛟龙升天之前终归是凡物,没有多少灵性,不会精明到哪去,只是力量强大罢了。

只是自己如今几乎已经功力尽失,可以依靠的也只有仙人走和一些奇门盾甲之术了。只是这冰洞如此巨大竟然是浑然天成,坚硬难摧。自己可倚利的东西并不多,自己又该如何下手?

琉璃翻遍大脑中赵祥吉让她背的那些心法口诀,然后千方百计的强行解着穴道。时间一点一点流失着,她想着罗玄可能正遇到的危险急得根本没办法集中精力。好几次运茬了气,弄得经脉倒流。

好不容易等冲开穴道,她扶着冰墙勉强站立起来,还没等脚恢复知觉就想迈开步子结果又重重摔倒。心里又是绝望又是悲戚,只是,现在除了罗玄的安危,其他的,她都顾不上了。

向前踉跄的跑了几步,穿过狭长的冰道,突然发现整个冰洞都在剧烈的晃动。她稳住身子,难道地震了?

隐约听到盛怒的吼声从前方传来,已经开始了?玄哥哥没事吧?她惊慌失措的用仙人走急速向前奔走着。

月上正中天的时候,整个巨大冰室里光华大盛,仿佛万道银光从上方直射下来。蛟龙仰天长啸,月亮突然分做十六个倒映在水面上。而刚好将圆形的万年冰晶环绕其中,蛟龙吸收天地精华,周身笼罩在银白光晕中,身上黑色粗糙的鳞甲开始由头顶上出现裂纹,慢慢退褪下之后,头上开始飞快的长出角来,仿佛玉雕一般,十分精致。

待鳞甲褪到一半之时,趁它不方便动弹,罗玄已拔出双引剑,白衣翩然的飞速的掠了过去,如今他的功力已不能凌空飞度,只能踏着水面轻微借力,转瞬到了蛟龙上方。

手腕微微翻转,使出燕蝠六式之江河断,用尽全力向巨大的龙身背部七寸处刺去,双引剑锋利至此,而且刺的还是刚蜕皮最娇嫩之处,竟也只伤到蛟龙皮肉。些许鲜红的龙血慢慢流出,顿时整个空旷的冰洞里散发出一股十分强烈的香气,剩过龙涎香何止百倍。

罗玄一阵气血翻滚,头晕眼花起来,重重的摔到冰晶石上。仿佛体内的毒,正被什么东西一丝牵引着,呼之欲出。

蛟龙身体吃痛,鲜血流出的同时,吸收的精气也开始外泻,不由得发出震怒的吼声,横尾大力一甩,把罗玄撞飞老远开外。重重的撞到血池开外的冰壁上,又重重的摔了下来。

整个冰洞都在蛟龙的雷霆之怒之下开始颤抖,只是依然没有半点像要坍塌的迹象。蛟龙身上的光晕已经散去十之**。知道升天已不可成,转过头来凶狠的看着伤害自己的罪魁祸首,硬生生的把最后一点未完全脱落的龙尾从旧皮中硬拉了出来,尾端还带点血丝。然后准备报仇血恨。

罗玄提着双引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神志依然在龙血的异香下有些模糊,连忙从怀中取丹药服下,作用却也只是微乎其微。

蛟龙腾空而起,狰狞着面目飞速的向罗玄冲了过来,罗玄使着仙人走也快速移动着,避开巨大龙爪龙齿龙尾的袭击,不停与其周旋着,只是仍是始终近不了蛟龙身。而自己的气力,也快用尽了。毒,似乎在龙血的催引之下,要做最后的爆发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猛烈的向他袭来。

终于一阵绝世的冰凉从他的百汇慢慢炸开,他身伐一个错误,被逼至角落,巨大的龙头向他张着血盆大口而来。罗玄起手用双引剑一挡,剑身撞击到蛟龙巨大尖利的牙齿,竟然从中间断成两截。而自己的虎口也是被震得鲜血淋漓,不停颤抖。

蛟龙的牙也有了裂纹,慢慢延伸到牙根部。

蛟龙疼得仰天怒吼,罗玄连忙用内力封住自己的双耳,以免耳膜破碎。却也被蛟龙龙角一顶,甩出去在冰上滑了老远,吐出口血来,再也动弹不得。膝盖以下部位以及冷得完全没有知觉了。用力低一头看,体内毒素慢慢流泻而出,竟然开始慢慢结冰与地上的冰凝为一体。而手也渐渐开始失去知觉了。

看来,这回,真是凶多吉少了。罗玄苦笑一下,希望琉璃明日,不要太伤心才好。突然有些放心不下她来。她从来到这里一直伴在自己身旁,不知道以后独自一人,能否快乐生活!想不到自己来到这世上幽幽走一遭。竟然一个孩子,是他最后,也是唯一的牵挂了。

看着蛟龙的巨尾向自己横扫而来,罗玄却已经连躲闪都已不能。只是安静而平静的想着。琉璃,明日不要太过责怪自己才好。

就当完全放弃的那一刻,一个小小的身子梦幻一样交织出无数个身影,飞速的挡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被重重的一击硬吐出一口血来。

“琉璃!”罗玄大惊!她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琉璃费力的嘴角硬扯出一个微笑,朝他比了一个V形的手势。然后捡起地上只剩一截了的双引剑,踉跄的站了起来。

肋骨?断掉了吗?她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挡在罗玄身前做出一副战斗和保卫的姿态。

还好她之前知道有场苦战吃了很多一夜草呢!果然一点痛觉都感觉不到了呢!她得意的笑着。不然,怕是这一击都挨不住啊!

“不要胡来……赶快回去……”罗玄惊慌失措,再怎么也没料到这个时刻她会出现。

琉璃才不管他,本来她就从来都没好好听过玄哥哥的话吧!

心只道,你爱我也罢,不爱也罢,没了你,我便也活不成了。要死就一起死吧!只是要死,也一定要拼一下!一定,一定要取到蛟龙血!

眼神锐利起来,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勇敢过。

使出仙人走幻化出无数个身影迅速移动着,把蛟龙引向离罗玄的较远处,惟恐它巨大的身子伤了他。

只是她轻功太差,面对着能够飞天盾地的蛟龙,只有防守和闪躲的份,根本近不了身。最后还是被蛟龙一尾打到,掉到血池里去了。

“琉璃……”罗玄惊得声色皆变。她只会憋气,根本就不会游泳啊!

半天都不见得浮上来,罗玄急得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冷静。所有的办法都想尽了,只是冰晶已经蔓延凝结到自己的双手了。看来再过不到半个时辰,他就要完全被冰封住,成为这山体的一部分了。

却见那蛟龙龙尾深入水中,把琉璃卷了出来。

琉璃在半空中剧烈的咳嗽着,手上仍然不放开那把双引剑。血池水似乎能治愈她的外伤,所以她半天都没浮上来。可是蛟龙不亲手杀死破坏自己升天大计的人似乎是心有不甘。龙尾越缠越紧,似乎是决定要把琉璃就这样勒死。

琉璃双臂被禁锢已是半点都不能动,身上被龙鳞刮得遍体鳞伤,有几处连骨肉都露了出来,鲜血流得到处都是。可是身上依然感受不到半点痛楚,只是窒息越来越严重,脸色也由白转青,身子无力的耷拉下去。

“琉璃!睁开眼睛!听到没有!”罗玄从没有如此严厉的大声吼着她!

此刻是如此痛恨自己,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琉璃如此这般的为他拼命他却什么事也做不了。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他宁愿自己死上一千遍一万遍,也绝对不可以让她丝毫的有事!

玄哥哥在叫她么?仿佛地府中的一阵梵音。琉璃硬撑着逼自己睁开眼睛。

别死!还不能死!决不能就这么死了!玄哥哥的毒还没解呢!双手被紧紧的禁锢着根本就抬不起来。

默念心法,把所有的内力和潜能都发挥到极至,然后勉强移动了一下还能移动的右手小臂,把断得只剩一半的双引剑用尽所有力量的扎向自己的右腿,直直的穿透了过去,然后扎进了蛟龙的尾端。虽是自伤,可是因为没有多少痛楚,手法又干脆又残忍。罗玄整个被惊呆在那里。

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她疯了吗?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到那种地步?

蛟龙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尾端本就神经缜密过细,而且蜕皮未完全,还十分敏感。疼痛难忍的它立马松开对琉璃的禁锢,剑身从龙尾里滑出,可是依然如利箭一般穿透过琉璃的右腿股骨,琉璃身子重重的摔在冰晶上。耳朵受不住蛟龙如此大吼声的震鸣也慢慢流出血来。

强逼着自己不要昏死过去,琉璃用尽全力向蛟龙身下流出的那滩血迹爬了过去。

蛟龙虽不是要害被伤却如梗在喉,疼痛难忍,再顾不上报仇血恨之事,身子沉下血池底,通过地下的暗河,回到东海疗伤去了。等待明年的八月十五再重新来过。他们千年之身,倒也是不在乎这一点时间就是了。

琉璃捧起冰上的龙血含了一口在嘴里,又继续向罗玄爬去,剑还刺穿在腿上,一路在冰上拖出长长的血痕,那景象又凄惨又恐怖又诡异。

琉璃一点都不疼,罗玄却疼的双唇颤抖的闭上眼睛不忍看。生为医者,他这一生,什么样的修罗地狱没有见过。却再没有任何一次,让他的心疼痛颤抖到这个样子。

琉璃慢慢爬到罗玄跟前,又得意的笑着比出一个V,脸上都是血,分外妖异!

冰凉的小嘴贴上罗玄的唇,嘿嘿,这一次,他再也没办法推开自己,任自己欺负了吧!哈哈!

大口的龙血尽数灌到罗玄嘴里,如此腥涩,里面有一半怕都是琉璃自己流的血。寒冰已经凝结到自己胸腹处了。却在喝了龙血之后瞬间奇迹般的融化了开去,下半身从透明逐渐又有了颜色。

唇离开,琉璃拼命的笑着望着他,笑得那么灿烂,她怕那是她一生中最后的绽放了。只想让玄哥哥记住她微笑的样子。

只要他能够平安,无论要她做什么都可以。这下,终于好了。

只是,玄哥哥曾经答应说要带她去看哀牢山思过涯上的雪花飘的,她再也看不到了……

仿佛做最后一点绝望的挣扎似的开口问道:“玄哥哥,你心里,可有一点喜欢过我?”

罗玄一动也不能动的躺在那里,体会着此生最大的心痛与无力,几乎无法再拿出任何勇气来看她那苍白而又满是血泪到惨不可睹的一张小脸。却依然硬下千百万个心肠,实话说道:“对不起,琉璃……”

琉璃忍不住笑了起来。俯下身子,继续去寻他凉薄的唇,吻了上去。

对不起哟!这是最后一次了,就让她再占点便宜,强吻一次吧!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唇轻轻的吻着,贴着,那是最后无力而绝望的缠绵。终于,越来越慢越来越轻柔,最后化做天边的一片云,四野的一阵风,慢慢顺着罗玄的唇瓣滑下,滑过嘴角,然后永离了那一丁点的温热。小小的脑袋靠在罗玄肩上,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

谁说一夜草止痛有奇效来着?骗人!不然,为什么心会疼成这个样子?

罗玄也凄凉的苦笑着闭上眼睛……你若死了,要解药来何用?

整个冰洞空旷而安静,只有最后一滴泪滑落的声音……

不知落的是谁?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