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39章 天山仙境

所属目录:第一卷:般若梦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39章 天山仙境TXT下载-笔下文学

浩浩西来,水面云山,山上楼台,山水相辉,楼台相映,天与安排。

柔情就云山动色,酒杯倾天地忘怀。

醉眼睁开,遥望蓬莱,一半烟遮,一半云埋。

……

罗玄醒时,琉璃仍然没有醒过来。要是她知道自己曾经错过了在罗玄怀里温暖一宿的一刻,肯定郁闷的想撞墙死。

罗玄见她呼吸平稳,没什么大碍,这才起身去煎药。他的毒已经恶化到每天一次了。热毒快要发作,他需要早些做好准备,到外面冰天雪地去降降火是正好,他不由苦笑。

离八月十五只剩三天。以琉璃的身体是定然不能带她上山。自己目前的功力,仅相当于一个平常的练武之人,能不能取到蛟龙血,也全凭侥幸了。

是福是祸倒也无关紧要,生死他也并不是说有多在乎,只是生为医者,自然是把生命看得颇为珍贵的。大道无为,他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但求尽本分就是了,又何苦连累他人?

在外面熬过热毒,因为上次自伤太过严重,加速了毒的恶化,心肺皆损,现在抵抗力更弱了,难受较过去也更为强烈。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迷迷糊糊就到晚上了。风雪已经停止,满山银装素裹,接近玉盘的月儿高高挂在宽广浩淼的夜空。

罗玄躺在雪地里,因为刚刚热毒的余温未散,一点也不觉得寒冷。天地之间都好安静好安静,万物似乎都寂灭了,世界只剩下一个人,这样的清冷。以前,他也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只会觉得内心很安宁,从来不如此刻这般,竟然会觉得孤独。

是和人相处,太久了点吗?是牵涉这俗世是非之中,太多了点吗?

或许,等过了这个八月十五,不管结局是什么,自己是该回到哀牢山,继续潜心修身,避世而居了。想这万丈红尘中奔走那么多年,竟然也没有一件能够让他挂心和留念的事物了。

虽然武功是差不多废了,还好耳力没废,也是山中太过寂静,大老远便听到琉璃惊慌失措的喊声。罗玄连忙起身赶了回去。

却见琉璃站在门外的雪地里,跌跌撞撞的在雪夜中无助的四望奔跑,哭喊着他的名字,刚涂上药不久的伤口有几处又绽裂开,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绽放在积雪之上,分外醒目。琉璃就那么一身单薄的纱衣,赤着双脚在雪地里迷茫的跑着,一步一朵莲花。

月夜之下的她就那么硬生生的在罗玄心里拉开了一道口子,他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这凄然的氛围,只是很久之后的很多时候每当他想到琉璃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到此刻的情景,然后心疼得微微颤抖。

罗玄就那么一直站着,好半天都移不动步子,琉璃看到他终于静下来,然后擦掉脸上的泪水,破涕为笑。她真的有一刻以为玄哥哥不要她了,好象整个世界都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好害怕好害怕。

努力的想给罗玄一个笑脸,让他看到自己那么失态的样子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他一定以为自己很没用吧!可是,泪水,怎么止都止不住。心里还是在空中悬挂着,半天下不来。她好后怕,好后怕,要是玄哥哥真的扔下她……

无力的蹲下去,平抚自己的呼吸。夜空晴朗,天地之间被夜雪还有月光映照得亮堂堂的。而罗玄就远远的站在月光里,身子四周隐隐有一圈光晕,太虚幻和飘渺了,这样神一样的一个男子,真的就是自己跨越千年来寻的良人么?是不是有点太痴心妄想了?还是或许,自己宁愿什么也不要,也不求他爱自己,心甘情愿守他一世,只求他一辈子平平安安呢?

罗玄慢慢走到她的身边,把她抱了起来,抚去她冰凉脚上的积雪,在足底的穴位上轻轻用指腹按压了几下。然后向屋内走去。

“小心不要着凉……”也不多说什么,就这么淡淡的一句话。

把琉璃安置在房内的卧榻上,然后把温着的粥端给她喝了。罗玄开始想或许自己是一直以来都在自欺欺人,把琉璃对他的感情看得太孩子气了。如果他早知道琉璃会对他陷得那么深,当初他就决计不会把她带在身边的。

“玄哥哥……”

罗玄自顾帮她把裂开的伤口又重新包扎了一下。

琉璃心里害怕,他什么都不问自己么?难道是又生气了?可是平时胡闹的她现在却是被刚才一惊弄得一阵胆寒,也再不敢向以前一样做错事跟他撒娇了要他原谅了。

“你再好好睡一觉吧,我到偏屋去休息。”罗玄帮火又加大了点,然后进了里面放杂物的房间去了。

琉璃仍是脸色苍白,虚弱无力。强打起精神抬头望着虽简陋却异常坚固的屋顶,一路行来,她真的好累啊!彷徨过,害怕过也质疑过,可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想放弃啊!不管玄哥哥接受她也好,不接受也好。她都发誓要守护他的!谁叫你被这么一个狗皮膏药给缠上了呢?想甩也甩不掉。她费力的笑了笑。

半夜罗玄起身,轻轻推门竟然被什么抵住了,稍稍用力,听得砰一声响。打开门来一看,却是琉璃坐在门边,靠在门上,如今失去知觉倒在地上。他轻叹一口气,是怕自己深夜扔下她独自上山么?坐在这守了一整夜,却也不想想自己的身子怎么经受得住,还不是昏过去了。

心疼的抱她起来,替她搓揉着僵硬的身子。不过自己的确是有此意的,留书一封让她在这等自己五日,五日不归,便自己回去罢了。

琉璃不一会儿便幽幽转醒,扯着罗玄衣襟,死咬着下唇瞪着他。都走到这了,他敢不让自己去?信不信她现在就死给他看?

气愤的咬的牙都抖了,唇上的鲜血流了下来。罗玄连忙掰开她的嘴。她这一生气就咬下唇的烂习惯怎么总是改不过来。

“别咬!”低声喝道。

琉璃张开嘴巴一口把罗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咬在嘴里,气鼓鼓的看着他。罗玄的手指被她温暖湿溽的口腔包围着,柔软绵滑的舌间轻触着,尖尖的小虎牙啃咬着,顿时莫名的慌乱起来。想用力抽出,琉璃更加使劲的咬下去,就是不让他离开。

“荒唐!”罗玄低声喝止,她却死咬着不放。眼里噙着泪,心里恨恨的想咬死他算了,省得白白拿去喂了蛟龙。

罗玄看她那模样,再狠不下心来,便也随他咬着。只是一脸无奈的瞪视着她。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鲜血滴滴的从琉璃嘴角渗出。等到已经满嘴咸腥了,她才恍然大悟的连忙放开,手忙脚乱的擦拭着罗玄指上的鲜血,然后心疼的把手指上虎牙咬出的两个小洞上轻轻舔了一舔。罗玄心里一震,连忙把手抽了回来。烫手山芋一般想把怀中的她给丢到塌上去。

琉璃使劲勾住他的脖子,完全恢复成小孩模样的耍脾气大声威胁道:“你不带我去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反正这个世界上我什么也没有!你不管我了,我就赶紧自杀了好投胎,说不定还可以赶回到原来那个世界去!”说着哇哇的大哭出声来,拜娃娃所赐,她现在的哭功可以说是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

罗玄无奈的笑笑。他倒愿意看琉璃如此孩子一样跟他赖皮或者胡闹,也受不了她那样无声的凄然的望着他哭泣。前者他总是宠溺的不由得依了她的耍性子,后者却总是让他心疼而不知所措。对待琉璃不知道为何他总是无法向对待其他女子一样的狠下心去,他见不得她受伤,也见不得她掉眼泪。

心里不由哀叹,罢了吧,罢了吧,让她去就是了。这孩子性子太倔,又有何时好好听过自己的话来着,自己走了必然也是会偷偷上山,到时候偌大一个天山山脉,自己到哪寻她去,反而更容易出事了。还不如把她放在自己眼前,大不了死在一起。只有我罗玄一口气在,定然尽全力护她周全就是了。至于其他的事,想到琉璃的泥足深陷,罗玄的心不由沉重几分,何苦对他动情呢?他其实是怜她无家可归,有心收她为徒带她回哀牢山的,现在……唉,一切还是等过了八月十五之后再说吧!

“我们明日启程。”

“哈?虾米?”琉璃以为自己听错了。

罗玄轻轻的甩甩手,努力想挥去指间那一环阵阵的灼热。

……

天与地都是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仰望接连起伏的巍巍群山,皆如一片幻海,半烟遮,半云埋,空灵而又寂寥的在这世间屹立了亿万年。

积雪高到小腿肚,翻山越岭的马儿已经不便代步,便拴在了那木屋里。二人就那么艰难的跋涉在寂寞的山中,从高空遥望不过是群山之间的两个小点。到处都是冰封雪埋,还好琉璃有辟尘珠不惧寒暑,因为和罗玄和好了的事而高兴又得意的兴冲冲的在前面跑跑跳跳的。

由于路程仍然还是十分遥远,罗玄挟着她用仙人走行了好些路程。琉璃见他行的路都诡异非常,越过几座山头之后,竟然似乎进入到了一个峡谷之中,地上没有雪,全是冰,她一路滑行着前进。前路也越行越窄,可是两边的冰壁透亮异常,光线折射到谷底,四周白亮得犹如仙境。最奇异的是一些角落里居然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植物生长。虽然半年来罗玄一路上也教给她认识了许多的药草和植物,这里却没有一种她叫得出名或是见过的。

偶尔罗玄也会采摘一两片植物叶子放进怀里。琉璃想那肯定也是极珍贵的药物吧!玄哥哥曾说是无意之中采药寻到蛟龙升天之处。大概就是指这些吧!

琉璃一边忘我的陶醉在这冰晶璀璨的世界里,一边抚摩着两边光滑屹立的冰壁,竟然最窄之处相隔仅仅不到一米,他们还要侧身才能过去。天工造物真是变化难料,如这山鬼斧神工般便被硬生生的劈开一道缝隙。

而这狭长的谷缝竟是没个尽头的么?他们都行了整整8个小时了,其间好几段路程还是玄哥哥用仙人走走的,途间他们还因毒发长时间休息过一次。琉璃郁闷的看了看表,对周遭相同的景色有点厌烦起来,眼睛也因长久的处在强烈的反射光芒之下而变得疲惫而且晕晕花花的。

天!不对啊!难道这里没有夜晚不会天黑的吗?她抬起头来,却发现根本就看不见那一线的天空。

“还没到么?”

“快了。”罗玄扶住她有些踉跄的身子,扯下袍上的布条把她眼睛蒙了起来,怕长时间太亮她双目失明,然后握住她微凉的小手在掌心中暖着,牵着她快速向前。

琉璃闭上眼睛,眼前仍是一片圣洁的光亮。任罗玄牵着往前走,满心的信赖和喜悦,那样温暖和安心的感觉啊,若能一辈子如此走下去,也甘愿了。

过了也不知多久,琉璃在罗玄的牵引下根本一点时间概念也没有。

罗玄解开她眼睛上的布条,周围的光线似乎比先前要暗了一点,他们不知何时进入了山体内,可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冰封的水晶洞,上面还结着犹如钟乳石一般倒挂的巨大的冰柱。琉璃心惊胆战的不敢出声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它们给震下来,把她从头顶插死,那样的死法也太凄惨了。

洞很长,却越来越低矮,不一会儿他们就只能弯腰通过了,之后进入了一个大厅,大老远的琉璃就见到壁上映照得五光十色,进了大厅一看,却原来是一根直径三米多的锥形冰柱从顶上直插到地面,离地只有不到一尺。上面很久会有细小的水珠滑下,浇灌着长在地上正中央处的一株杂草一样的植物,植物上还有细细的绿色藤蔓,妖娆的缠上冰柱向上奋力攀爬生长着,许多已经深陷入冰里去,仿佛正在拼命吸收着冰中的汁液。草上开了一朵花,花洁白而淡雅,没什么奇特的地方,花蕊处却是一颗通体光幻琉璃的珠子,那流光华彩不断闪动了,倾泻了整整一冰室。倒映在四周更是显得五彩流溢,妖冶绮丽,仿佛要将人带进幻境一般。琉璃站在那里整个人都看呆了。世间,竟然有如此美丽的珠子么?仿佛自己有生命般的的不断产生和流逝。明明那么美,却仿佛那么难以拥有和脆弱容易破碎。生命,也是如此么?那这样艰难的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罗玄轻上点她颈上穴位,她陡然清醒。呜呜,好可怕的珠子,好象意识都被它吃掉了。

“玄哥哥,这是什么东西?”

“一夜草,蓬莱山上六十年一次而且只有承冰露灌溉盛开的幻之花,据说能使那个人忘记他最无法忘记的重要的记忆。没想到,竟然在这看到了,居然,还开花了。上次来还没见着的。可能和这的地理条件有关系吧?”

“地理条件?”

“对,这的环境十分特殊,地底貌似有滚烫的岩浆。这整座山方圆百里,却全部是寒冰砌成,淹没在天山众多的山脉中。一般人很难找到入口,就算碰巧找到的人,也不会傻傻的穿行了十几天的路程不见头还不退出去。”

“我们这两天竟行了十多天的路程?”

“对。另外,你有没有发现,周围根本一点都不冷了。”

琉璃这才恍然发现,原来真的,虽然身处冰洞之中,却让她感觉不出来任何的寒冷,这温度,很怪异,怕是没穿衣服也不会觉得丝毫寒冷吧!不过因为穿着冰蚕衣又带着辟尘珠她都半天没有发现。

“可是居然这些冰一点也不融呢!呵呵,真有趣!”

琉璃看着那颗珠子,开始眼馋起来,哇,这可是宝贝啊!拿回去导卖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呢!

“那个珠子咱们可不可以摘了带回去啊?好诡异!”

“植物都有保护自己的天性,那珠子生得这分魅惑也只是为了防止自己被采摘,但你摘了下来,它便也就失了灵性只是一颗普通的彩色透明珠子了。不过,有了它,就算是人工的,我也可以种出一夜草来!这一夜草珠子虽说没什么用,叶子却对止痛有奇效。虽只是暂时麻痹人的神经让人感觉不到。却也已经对治疗外伤有极大的功用了。你带上吧!”

“好耶!”琉璃得到批准,高兴的走过去采了珠子,那珠子果然一旦脱离花瓣便没有了极盛的光华,可是,却仍然是十分好看的。小小的一颗,犹如相思红豆,握在手里,温润如玉一般。

罗玄走过来,右手轻轻一挥,从冰柱里抽出一根藤蔓,竟然是如此柔韧的,断了开来,用内力穿进了珠子里,串了起来,做成手链一样的套在琉璃手腕上,然后结口处相接,那藤蔓竟然自动愈合生长在一块,连接的天衣无缝。

“哇……”琉璃大大的惊叹。

“不要弄丢了……”

“恩!”琉璃用力的点头,脸上笑开了花,五光十色的映衬下却也有几分出尘和飘渺。

又往包袱里带了好些一夜草,她想或许和蛟龙打起来万一受伤的时候用得着。他们二人继续往前行进着。

琉璃好喜欢周围这个晶莹透亮的世界,心想要是可以一辈子和罗玄隐居在这山中就好了。

却只见罗玄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琉璃一把托住他的身子,急道:

“毒那么快又犯了吗?这……这次是热毒啊……”说着连忙侧开身子,离罗玄远一点,免得加速他所中之毒。罗玄靠在墙上,身子慢慢滑了下去。紧皱着双眉,脸色苍白。

“冷……好冷……”

“冷?”琉璃大惊,“可是这次明明该是轮到热毒发作的啊?”连忙上前去摸他额头,却被滚烫的温度吓退了一步。

“为……为什么会这样子?怎么……怎么还会说冷呢?”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