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36章 不留影踪

所属目录:第一卷:般若梦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36章 不留影踪TXT下载-笔下文学

兴为绿裙败,欢因送酒来。

酒酣时兴依然在,黄花又开,朱颜未衰,正好忘怀。

……

罗玄千算万算也没算到热毒发作的时间会刚好提前,那时候飘飘正给他送早点来,他毒发突然,立马叫飘飘出去。飘飘大惊失色,知是罗玄身中巨毒,却是更加不肯离开。

因为毒发异变,比以前来势凶猛数倍,而罗玄又功力大减,没有防范,顷刻间便被掠了神志。使劲全力的推开飘飘,却恍然间发现,飘飘的脸竟慢慢和琉璃的重叠起来,变作琉璃一脸委屈的望着自己。心里一疼,竟忘乎所以,顺着心中的热浪,将她拥入怀里,轻吻起来。飘飘大惊,却丝毫没有闪躲的迎了上去。

可毕竟是罗玄,唇刚触及不过三秒,立马惊醒弹了开来。心里大骂自己糊涂,竟一错再错。反手便将飘飘推出门外,把门牢牢扣了起来,叫她赶快去叫琉璃把他的药煎来。

飘飘小鹿乱撞,心急如焚的去找琉璃,哪儿找得到。找北冥天,竟然也不见踪影。只见得娃娃满府乱窜的找少爷少爷,便把她给提了来。娃娃只好停止寻找跑去给罗玄煎药。心里奇怪从昨天晚上少爷神色慌张的出了房门就再没瞧见他到底跑哪去了。明天就可以拆绷带了他可不要自己瞎胡来才好,昨天真是把她吓坏了。不过说起来,少爷的亲亲真的好舒服好舒服哦!今天晚上一定要再多要两个来。

罗玄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也不让飘飘进去,这次毒,竟然发作了三个时辰才停止,几次罗玄都是难受的昏了过去,然后不到一刻钟又难受的醒了过来。毒越发的难以控制,他甚至把自己的身子捆在了床柱上。照这个发展速度,也真不知道自己还撑不撑得到天山。让琉璃跟着自己,实在,实在是太危险了。先别说其他,最有可能伤害到她的,其实是自己。

一直到接近黄昏的时候他才从房间里出来。飘飘心急如焚的守在门口左右度着步子,见他出来,连忙迎了上去,颊上绯红,却也顾不上提今早之事。只是道:“罗大哥你快哄哄娃娃,她都已经哭了两个时辰了。”

“怎么了?”

“月无名还有琉璃都不见了。”

“不见了?”罗玄快步在走廊上穿行,长袖一甩,一阵清风。

“恩,我和娃娃里里外外都没找见。也想不出刚到齐陵城,到处都不熟悉,他们两个能到哪去……娃娃一直哭一直哭,一会说少爷不要她了,一会说少爷被什么什么人抓走了。我怎么哄也哄不住。”

“你最晚什么时候见过琉璃的?”

“昨……昨天晚上……”她其实是想说今天早上罗玄吻她的时候她闭上眼睛之前,似乎是有见琉璃的身影在门外闪过一下。不过当时候大脑里早已经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而且,说出来怪难为情的。

能去哪了呢?不可能是被青信楼抓走了,不然这么一天了也应该有动静了。而且北冥天也在。

罗玄有些心烦意乱起来,他一向心里都没多少挂碍,甚少为谁而担忧。突然紧张的情绪让他有点失去自我的感觉。努力冷静下来,却竟然一时间也没什么主意。

“再四处找找吧!可能是琉璃那孩子一时贪玩。”

走到娃娃房里,娃娃正哭得昏天暗地,罗玄也不知道该怎样上前哄她安慰她,他和娃娃是不大亲近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娃娃比琉璃更多层疏离,明明看起来,娃娃更加孩子更加无害一点的。

三人一起,又把周围的茶楼饭馆什么的找了一圈,天很快黑了,二人还没有消息。娃娃哭累了,躺在飘飘怀里睡着了。罗玄把他们两个送回去,然后一个人又到处寻了个遍,整整一个通宵,仍是一点踪迹也没有。他本来毒发身子就弱,心又一直悬在半空中,越找越着急,脸色苍白得跟纸一样。心道是若真是被青信楼抓了去来要挟自己,那轩辕战要如何便从了他就是了。如果是被北冥阁追杀北冥天顺便给抓了去,危险反而大些,拼了命也要把她给救出来。若明日还不见人,就只能一切另做打算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罗玄突然警醒,问娃娃道:“我们来的途中,离这不远的地方是不是有家飘香居?”

飘香居是卢杨山庄旗下产业,分店遍布全国各地。盛产各类酒水和饮品,还有果脯和甜点。琉璃一直很爱吃那的栀黄脆和桃花酥,还有喝一种她说尝起来像什么可乐东西的饮品。每到一处必然去买一大堆吃的喝的带走。而且还总是非要人家把每半块桃花酥和每半块栀黄脆拼合的包在一块,说什么要让香气和味道混合沉淀。一口下去,半酥半脆,才是人间极品美味,为此每次还得多付人家一笔费用。

是不是,跑那去了?

琉璃看到罗玄吻楚飘飘的那一幕,好半天回不过神来。如果是楚飘飘主动吻罗玄的话,她还能够理解。本来飘飘眼中就难掩对罗玄的情意。

可是她没看错,她真的没看错,她一点都没看错!是罗玄主动去吻飘飘的。虽然背对着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可是一看他的动作就知道肯定比那天吻她要温柔。原来,原来,原来玄哥哥是喜欢飘飘的。

呜呜呜,她好伤心,心都要疼得炸裂了。可是,她又算什么呢?别说上前去分开阻止他们,她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她又没人家漂亮,又没人家认识玄哥哥早,又没人家知情达理,又没人家和玄哥哥有感情积淀。她就是凭空从河里冒出来然后就一路缠上罗玄的古怪丫头,凭什么去和人家争啊!

本来还以为一路上生死相随,朝夕相伴下来玄哥哥可能会对自己慢慢产生感情,可是他却一天比一天冷淡,明明就是越来越讨厌自己了。被他偷偷扔下还不算,难道真的要等到他有一天,亲口赶自己走吗?

她把给罗玄准备的饭菜什么的全部都一古脑的扔进了池塘里面(也不知道毒死了几条鱼儿),然后就哭哭啼啼,气冲冲的往门口冲了出去。正好碰到因为昨日吻了娃娃宿不能眠在外散步散心的北冥天,就把他给抓了去当救命稻草,拖到近处的酒家,也就是飘香居喝酒去了。

北冥天看她伤心得厉害,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由着她性子胡闹。琉璃一口气要了好几坛子最好的女儿红,学着电视上的大侠借酒浇愁的样,抱着坛子就喝了起来。偏偏酒量又差,不一会儿就醉醺醺的了。北冥天一向也自律甚严,滴酒不沾,突然喝了那么多,也晕晕忽忽起来。

二人本都是心事重重,一喝酒醉了起来便开始变得口无遮拦。

“天哥哥,哈哈,你老实交代吧!你恋童吧!嘿嘿,昨天晚上被我抓个正着哦看你还怎么抵赖。”

“我……没有……我一直把娃娃当作妹妹,不,是当作女儿来照顾的。我疼她,又依赖她,想一辈子陪着她,仅此而已……”

“呵呵,傻啊你,女儿怎么可能陪着你一辈子,总有一天是会要嫁人的。等娃娃的病好了,长大了。总得结婚生子啊!会有爱人陪着她,才不要你照顾呢!”

“是这样么?”北冥天着急起来。

“是啊!所以你一定赶快让娃娃成为你的人,不能让别人把她抢走了。”

“我……我的人?”

“对啊……你心里是喜欢娃娃的吧……不然你也不会那么心疼她在意她还吻她……”

“我……”意识到自己对还那么小的娃娃有着**让北冥天觉得自己很龌龊很肮脏。

“什么啊……最讨厌你没这种人了……明明吻了别人……还非说自己一点都不喜欢……呜呜……”说着哭了起来。抱起酒坛子,摇摇晃晃的喝着,酒全洒了在了身上。酒香溢得到处都是。

“琉璃,我跟你说过的,别爱上罗玄,你会受伤……会伤的很厉害,别说他不会爱上你……你以为,你以为像他那种人,就算爱上了你,难道会与你在一起么?罗玄师从哀牢山一派,古清风门下,传说修的是先天罡经和清心寡欲的神仙道法,几代都是羽化而登仙,虽然或许言过其实,但罗玄追求的是大道和自然,几乎就是无欲之人……他是神……不是我们这些世俗之人能够染指的。你清醒一点吧……他是医者……看似有情……心怀万物……其实却是最无情之人啊……”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琉璃握着胸前挂的那块琉璃吊坠,“谁叫……谁叫他是我的命!如果这一切都错了!那也是老天错了!!不是我的错!!!我穿越千年,舍弃一切,只是为他而来……爱我也罢,不爱我也罢,不到最后一口气,我死都不会认输的……”

北冥天已经开始逐渐失去意识了:“执念啊执念……我只要一生守着娃娃,她爱我也罢,不爱我也罢,绝对……绝对不让她离开……”

“你明天就可以看得见了……嘿嘿……要是你发现娃娃长得很丑怎么办?”

“呵呵,外表有那么重要吗?就算她容颜尽毁……终身不能长大……她也是我的娃娃。”

“是啊是啊……就属你痴情,千古第一大情圣!那你和娃娃明天就走了以后会经常想我们吗?”

“……会的……”

“那你明天可要好好看看,记住我的脸啊……想念的时候也才有个挂念。不过我的易容术现在越来越厉害了,到时候你可不一定认得出我来……希望到时候再见面的时候,玄哥哥的毒已经解了。”

“放心……会没事的……”

“告诉你个秘密哟!”琉璃附上北冥天的耳朵悄悄说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醉得快要不醒人世了。

“我是从星星上来的仙女……所以……就算玄哥哥是神仙我也配得上他……”

“呵呵……还,还仙女呢……我看你……就一小魔女……看你的衣服都被酒湿透了……小心你玄哥哥怎么教训你……他严肃起来……可厉害了……”

“嘿嘿……难道他还打我掌心不成……你的还不是湿透了……还没我酒量好了……呵呵……不要感冒了哦……我帮你把外套脱掉……我的……我的也脱掉……”

琉璃歪东倒西的扯着北冥天和自己身上的衣服,随地扔了,北冥天已经坚持不住,倒在了榻上,琉璃摇摇晃晃的捏捏他的脸。

“挖哈哈……不会吧……你就这样就不行了啊……快……起来啊……咱们继续喝……喝……”

“咚”的一下,也一头栽倒在了北冥天的旁边。

“玄哥哥……”琉璃把头在北冥天身上拱拱。

“娃娃……”北冥天习惯性的把身边的人儿一把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二人醉得不醒人世,哪里知道楚府为了寻他二人闹得昏天暗地。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