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21章 不打不识

所属目录:第一卷:般若梦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21章 不打不识TXT下载-笔下文学

断云含雨峰千朵,钓艇披烟玉一蓑,藕花香气小亭乡。

凉意可,开宴款姮娥。

月将花影移帘幕,风怒松声卷翠涛,呼童涤器煮茶苗。

惊睡鹤,长啸仰天高。

……

琉璃气息喘喘的总算跑回庙里来。却发现罗玄竟然不见了,神龛上东西洒了一地,吓得她三魂七魄都没了。

“玄哥哥,玄哥哥……”焦急的喊着,话里带着哭音。

突然听到后面一阵翻倒的声音,连忙冲到庙后面去看,却见罗玄面色苍白无力双唇青紫的靠在神像后面,一手捂在胸前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手用力纠扯着神像上搭拉下来的布。

琉璃总算喘口气,焦急的跑过去扶他起来:“你怎么样了,玄哥哥?”

罗玄无力的抬眼望着她轻轻松了口气:“回来了吗?没事就好……”说着身子又是一震,痛苦的皱起眉头。琉璃一摸他的脸,天啦,跟冰块一样。

“药呢,药呢,我把药买回来了,得赶快煎药!得赶快煎药!”琉璃手忙脚乱的跳出去拿药。

“不用煎了,你药放在一块捣烂了拿给我就好……”罗玄的声音游丝一般。

“哦,好,马上,马上,玄哥哥你再撑一下下,马上就好。”琉璃什么也顾不得的找了根木棍把药在

药罐里捣烂了拿到罗玄面前,又端了点水来给给他一起服下。

“怎么样,好点了吗?还是很冷吗?冷吗?”琉璃干脆在罗玄前后周围都生了一堆火,把火烧的旺旺的,可是还是看得见罗玄的额头上冒出的一股股寒气。

她跪下来从罗玄身后用力抱住他,一只小手绕到前面覆盖住他冰冷的大手,拼命摩擦着。另外一只小手抚摩着他冰冷的面颊,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心直往上窜,每根汗毛都好象被冻直了似的,感觉像抱住一个大冰块,自己也冻得不行了。

“放开我……你会中毒的……”

“不会不会,不会的。玄哥哥,你挺挺,挺挺就过去了。我一直陪着你,我一直在这陪着你……”

罗玄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宁神调息,他身上没了内力,毒性好象更加难以抑制了。琉璃那一点点体温对他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她在身后,他感到异常的平静和安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毒性才过去,罗玄一脸苍白疲惫的睡着了。琉璃扶他平躺在地上,头枕在自己腿上。看平时严肃谨慎的他,现在苍白虚弱毫无防备的睡着像一个小孩,琉璃心里微微的疼痛着。小手轻轻抚过他的眉他的眼他坚挺的鼻子他薄薄的唇,心里暗暗发誓哪怕豁出性命也要好好保护他。

罗玄醒过来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琉璃低下来的脸,眼闭着还在轻轻打着酣,长长的睫毛不时很细微的抖动,头无力的耷拉着。

意识到自己正枕在她腿上,罗玄一坐而起。琉璃惊醒了过来:“什么事,什么事?”揉了揉朦胧的眼,“玄哥哥,你好点了么?”

“恩,已经没事了,放心。”

“那就好,我把恢复你内力的药也找来了,我去拿来,你也赶快吃了吧!”琉璃开心望着罗玄,刚一站起来,却摇摇晃晃几步又往前倒了下去,罗玄及时的扶住她。

“腿麻了?”

“恩,没事。”说着弯下腰去捶捶腿,

罗玄眼神一厉:“这是怎么回事?”他这才发现琉璃胸前的衣服被撕破了。漏出脖子周围和胸前的大

片白嫩的肌肤。

琉璃连忙抓住合上,低下头脸红的说:“没……没事,不小心被树枝划破的。”

罗玄紧皱着眉头盯着琉璃不说话,那几秒间琉璃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突然间身子被往前一拉,罗玄一只手就那么搂住了自己,手掌顺势覆在了自己的左后腰三分之一处用力一掐。

“啊!”仿佛一阵电流通过,琉璃忍不住呻吟了一下,连忙捂住了嘴巴,抬起头吃惊的瞪大眼睛望着罗玄。罗玄这才若有所思的放开她,说:“没事了,你去把药拿给我吧!”

“哦,哦……”琉璃涨的小脸通红,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一副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把药拿来给罗玄。

“一路上没有碰到官兵吗?”

“没,没有……”

“药很容易就买到了?”

“也,也不是,辟黄买不到,官府不让卖。”

罗玄点点头,他知道宋青宫不会做太劳民伤财的事,他会用别的方法再抓到自己的。

“那后来是怎么找到的?”

琉璃支支吾吾,她总不能说是自己扛着块板砖从别人那抢来的啊!

“一个药店老板,好心,好心给的。”她怕罗玄再追问下去,连忙把话题茬开,“现在怎么样,内力恢

复了吗?“

“别说话,有人来了。”

“啊!那怎么办?快躲起来吧!”

罗玄侧耳听了一下,轻功极高,步法和那天晚上一样,应该是赵祥吉。这庙里到处扔着药什么的,

几堆火也没熄。干脆,不用避他了吧。

“没事的,是赵祥吉,就是那天晚上放我们出来那个人。”

正说着,赵祥吉已经闻着火星味飞快的闯了进来,一眼看见站在前面的琉璃就像彗星撞地球一样两只眼睛冒出火光,丫的,总算找着你了!

“挖哈哈!臭丫头!这次我看你怎么逃!”

琉璃也是一看到他就一肚子火,这家伙居然还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这臭淫贼!”琉璃伸手取出枪来就对着赵祥吉就射出几十根细针,赵祥吉不屑的笑了笑:“你以为我还可能着你这么简单的道吗?”右脚一蹬,飞快的高高跃起,离弦的箭一般一个擒拿手往琉璃脖子抓来。琉璃望着他却不避不闪一脸有持无恐的得意的对他笑着。

突然只见旁边白影一闪,自己的手竟然被轻轻拨了开去,往旁边一斜,脚下一软,身上力道被卸掉一半。

赵祥吉大惊失色的站稳,一抬头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白衣人。身材修长挺拔,仙风道骨,气质超凡绝世,淡定从容。眉目清越,仿佛沉静幽深的古潭水,似乎早已洞悉世间一切凡尘俗事,就在那静静的站着,衣袂飘飘不履尘,恍如仙人。

而此时琉璃已被那人护在身后,冲着自己不停的做着鬼脸。

“阁下可是梦银子老先生的徒弟?千手郎君赵祥吉?”罗玄儒雅有礼的问道。

嘿嘿,原来自己现在已经那么出名了啊,赵祥吉心里得意着。

“是啊?哈哈,我就是鼎鼎大名的赵祥吉!你是?”

“在下罗玄,这位琉璃姑娘是我的朋友,不知道和阁下有什么过节,如果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的,请大

人有大量,不要再追究了吧!“

“玄哥哥,才不是,是他……”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只能一个人在那嘟嘟囔囔。

仿佛晴天里的一个惊雷,赵祥吉大愕大喜,一手指着罗玄半天说不出话来:“罗……罗玄……?”

转念一想,如此功夫,如此风度,也必是罗玄无疑了。当下面漏喜色,腿一弯跪在了罗玄面前:“原来是神医罗大侠,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刚刚得罪了。家师曾多次在晚辈面前提您,对您的医术武功人品都甚为折服,嘱咐晚辈要是有机会见到您,一定要向您多多讨教一番,并且三扣以谢您当年越王庙中不计前嫌救命之恩。”说着乒乒乓乓磕了三个响头。

这下把琉璃给吓傻了。

罗玄仍是那招牌似的淡淡的微笑:“不用了,你快起来。你师傅近来还可好?我也有好几年没见过他了。听说他已经携罗刹女退隐江湖?”

赵祥吉一脸拘束的站在罗玄面前:“是的,师傅两年前传我衣钵、金盆洗手,和师娘退隐百花山了。”

罗玄回想起来一脸感叹:“你师傅和师娘打打吵吵那么多年,总算可以和好静下来过过安稳日子了。”

“是啊,呵呵,所以我才有机会出来一个人闯荡江湖。”

“那天晚上在县衙多谢你了。”

“果然是你们么?对了,罗大侠,你们怎么会被关在那里的?你那时使的可是仙云凌踪步?”

罗玄愣了一下:“好眼力啊,当时那么黑你都能看的出来。”

赵祥吉一阵心虚,看了琉璃一眼,嘿嘿,其实他也是刚刚才乱猜出来的啦。

“不瞒罗大侠,我天生视力过人,左眼是荧目,哪怕再黑的地方,也能看的很清楚。”

“原来是天赋异秉,看你筋骨奇秀,又资质上佳,定是青出于蓝了。”

赵祥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随便客气客气夸夸你,你脸红什么啊!”琉璃非常不满的大声嘟囔道。

“琉璃……”罗玄无奈。

“咳咳。”赵祥吉忍住心中的怨气,心想待会看怎么找你算帐,“罗大侠,那仙云凌踪步不是传说从上

古的伏羲十六卦中演变而来,已经失传很久了吗?“赵祥吉一向自诩轻功绝世,对这方面的武功特别感兴趣,也颇有钻研。

“恩,对,我使的那个也不全是上古流传的仙云凌踪步,上古十六卦流传至今只剩八卦,传说中可瞬间达天地至千里的仙云凌踪步也就是仙人走,也就此失传。据说上古时期,神农氏,黄帝等诸多神人,都是靠了这仙人走上天下地无所不能,可惜当世已无人可窥见其中之奥义。我五年前于洛阳一古墓中无意中得见石壁上所刻的仙人走,可惜也是残卷,我演八卦推之,结合阴阳五行另外创了一套步法,虽然原理相同,可是比起真正的仙人走却是相差的太远了。”

赵祥吉一脸崇拜的目视着罗玄,又一下子跪了下去:“恕晚辈冒昧,晚辈一直对这仙人走颇多兴趣,却憾其失传,能不能请罗大侠能传授或略微指点晚辈一下!”

“去死吧!想的美呢!玄哥哥不要教他!”琉璃连忙蹦出来大声说。她心里感叹着,不知道这简单的这些步法竟然有那么多的名堂。靠,要是真让他学成了,自己不就怎么都打不过他了,她才不要呢!

赵祥吉恨的牙痒痒,却苦于无奈。这小妮子,到底是罗玄的谁啊!一口一个玄哥哥,叫的这么亲热又这么肉麻,偏偏又不敢得罪!真气死他了!想想他美丽的脸,到现在都还挂着两个黑眼圈呢!

罗玄却只是微笑:“要传你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步法奇妙精巧,不是一时三刻能学会的,还需要懂得各种五行易理进行计算推导,才能演化出无穷的变化。我只能像教琉璃一样教授你一些基础的和固定的步法,你背下来,然后进行练习和推演。如若还有机会,我会继续传授你一些更深一步的。”

“多谢罗大侠!”赵祥吉一脸的感激不胜。

怎么办?真是讨厌!她就知道玄哥哥心好,肯定会教他的。真是便宜这小子了。不行,再怎么要从他身上捞点好处,嘿嘿。对了,断龙双引剑。玄哥哥不让,正好让这小子去偷。他不是神偷吗?妈

妈的连自己的内衣都偷的走,一定可以安全的把那把剑给偷出来。

“玄哥哥,你饿了吗?我去帮你弄点吃的吧,你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我从街上买了很多好吃的。那个,那个,照相机啊,麻烦你过来帮我到庙后面井里打点水好吗?”

说着向赵祥吉使了个眼色,向寺庙后面走去。赵祥吉莫名其妙的跟着她出去,两个人蹲在井后边开始小声的咬起耳朵来。

“喂,你小子,看在玄哥哥面子上,以前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哼,你不跟我计较,我还跟你计较呢!我一代花样美男就这样惨遭你的毒手。”赵祥吉指指自己的黑眼圈。

“切,你男子汉大丈夫,那点小伤算什么啊!再说,是你先不对的类!谁让你自己神偷不做,做采花大盗的!我刚刚是在玄哥哥面前不好揭穿你!哼……你再敢跟我过不去我就去跟玄哥哥讲你变态一天专门偷女人内衣,看他还教不教你仙人走!”

“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你千万别跟罗大侠说。我才不是采花大盗!”

“切,对哦,你不是,你只是有点变态加内分泌失调!”

“我跟你说,那只是我的个人收藏爱好!”

“我靠,有那么变态的兴趣爱好的吗?你不是色狼是什么!?”

“哎我不跟你说了,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赵祥吉风流倜傥,劫富济贫,声明远播,我的英雄事迹才不是你这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够理解。”

“哟,看来我还该尊称你一声大侠喽!”

“那是……”

“那赵大侠眼下有一件天大的大事要求助于你你帮不帮忙啊?”

“哼,我才不帮你呢!”

“不是我的事,是玄哥哥的。”

“那好说,罗大侠的事就是我的事,刀山火海再所不惜!

“哼,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知道你偷东西很厉害,麻烦你帮忙从县衙里偷一样东西出来吧!”

“什么东西?你们就是因为偷那个东西才被抓关起来的吗?”赵祥吉凝神沉思一下,“难道,你们也是为夜明珠而来?”

“不是啦!不是夜明珠,谁像你那么无聊,吃饱了没事干,去偷个烂珠子。”

“那是什么?”

“偷宋青宫身上佩带的那把剑!”

“剑吗?为什么?”

“不瞒你说,玄哥哥现在身中剧毒,可是解药非要用宋青宫身上那把锋利无比的剑才取得到!但是玄

哥哥这个人,你知道,太死板了,所以我们只能背着他把那个剑给偷过来。“

“哦,这样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原来江湖上最近的传说都是真的!”

“不是!那十二章机不是玄哥哥偷的!”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罗大侠是什么人,怎么会去偷那个图。我师傅说过,罗大侠的修为已入化

境,武功放眼天下几乎没有任何人比的上。可是一向清心寡欲,不过问江湖中事,只是游历漂泊,一心救死扶伤。怎么可能冒险去偷半张对他根本没什么用的破图了。“

“啊?”琉璃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感动的望着赵祥吉,赵祥吉被她看的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去。

“想不到你居然还有点脑子啊!能够明辨是非。你答应了就不能反悔啊!可是,宋青宫武功那么厉害,你行不行啊?”琉璃没想到他那么爽快的答应了,她后面还有一大断威胁他的台词没有说呢!

“放心!我赵祥吉这辈子偷东西就从来没有失手过!”赵祥吉大言不惭的拍着胸口保证。

琉璃用鼻子使劲的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是哦,只是差点没被自己一板砖拍死!

赵祥吉想起白天的丑事,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好,就这么定了啊!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偷剑啊!”

“就今天晚上,顺便把夜明珠也偷出来!再趁睡着时候给那县官大人剃个光头,嘿嘿!”

琉璃在心里暗骂一句白痴:“那到时候你准备怎么偷啊?我和你一块去,咱们里应外合怎么样?”

“干吗啊?”赵祥吉防范的侧目盯着她。

“我怕你把事情搞砸啊,去帮你嘛,不然在外面帮你把把风也行!”

“算了吧!有你才怕把事情搞砸类!”

“别嘛,带我去嘛!”琉璃撒起娇来,使劲的扯着他的衣袖。

“不行啦,我都习惯了独来独往了,多个你多累赘啊!”

“不要!你不带我去,我就告诉玄哥哥今天就是你企图非礼还把我衣服扯烂的!”说着挺起胸,示意自己刚刚围上披肩遮住的破掉的衣服。

“别别别,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了。女人啊,真是不讲道理!到时候你可千万别扯我后腿啊,一切行

动都要听我的!“

“好的,遵命!但是你千万不要告诉玄哥哥哦,他知道了怕出危险就肯定不让我们去了!”她太想去见识一下了,好不容易来到古代类!神偷偷东西类,呵呵,虽然不是盗帅楚留香之流的但是也够刺激了啊!她说什么也不可以错过啊!

“恩,好好好!女人就是麻烦!”

“麻烦什么啊,还有啊!赶快把那个东西还给我!”

“什么啊?”

“那个啊!”

“哪个啊?”

“就是那个啊?”

“到底是哪个?”

“就是你今天偷走的我的那个!”琉璃气愤的使劲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赵祥吉挠了挠头,眼睛望着周围,支支吾吾的说:“恩,那个,那个,我没带在身上,下次吧,下才再还你!”

琉璃郁闷死了,又死劲敲了下他的头:“你小子记住啦,别给忘了!”

“知道了!”

“哦对了,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啊?”

“我猜你就是那天从县衙里跑出来的那个人,应该不会在客栈什么的地方,只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身。于是就往你走的这条路上这一带偏僻的地方找,这附近什么破烂的庙和房子我都找遍了,哼哼,总算被我找到了!”本来是想找到你之后扒光了,然后倒吊在树上用羽毛使劲挠,把你给笑死的!哼哼,现在看在罗大侠的面子上就算了。后面的话他没敢说出来。

“你小子还蛮机灵嘛!晚上偷剑的事情一定要成功啊!”

“放心啦!也不看看我是谁!”

“恩,快点打水了,照相机,交给你了啊!我进去帮玄哥哥吃东西,不对,是帮他弄东西吃。”

“不要叫我赵像鸡,我不像鸡!是赵祥吉!另外,你到底是谁啊,跟罗大侠是什么关系?”

琉璃抱着肚子咯吱咯吱笑着:“我们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啊,呵呵,我们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呵呵,晚上一块行动啊,像鸡的照相机,哦哈哈哈……”

看着琉璃笑的东倒西歪的背影,赵祥吉摇摇头:“我想的那种关系?那是什么关系啊?唉,女人啊,莫名其妙……”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