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19章 相濡以沫

所属目录:第一卷:般若梦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19章 相濡以沫TXT下载-笔下文学

花村外,草店西,晚霞明雨收天霁。

四围山一竿残照里,锦屏风又添铺翠。

……

月黑风高,夜深人静,只见一个黑影风一般迅疾的闪上了松和县县衙围墙,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层层掩映的房屋庭院中。

不一会儿,县衙各处都突然失起火来,到处乱成一团。

“宋大人,会不会是赵祥吉来偷夜明珠来了?赶快叫人加强防守吧!”县令衣冠不整心急如焚的在大厅里来回踱步。

宋青宫悠哉悠哉的品一口茶:“急什么,县衙那么大,他就是找不到明珠在哪才造那么大声势,然后往防卫森严的地方钻的。”

“那,那咱们赶快多派点人去抓住他啊!”

“哼,你以为,那赵祥吉的轻功是你多派几个没用的小喽喽去就抓得到的?”

“那,那……那宋大人以为怎么办才好啊?”

“放心,我已经部署好了。”

“那,那夜明珠在哪?”

“夜明珠?当然在我身上了。他有本事就来取本官的脑袋吧!”

县令总算松口气的擦了擦额边的汗。

“玄哥哥,外面怎么这么吵啊?出什么事了么?”

罗玄侧耳听了一下:“没事,好象是县衙失火了,应该是赵祥吉在闹事,要偷夜明珠。”

“呵呵。”每次琉璃一听到说这个名字就想笑,“要是我们可以趁乱逃出去就好了。可惜宋青宫太狡猾了,连送饭什么的都不肯打开门,逃也没办法逃。”琉璃烦躁的在房间里蹦来跳去,踢踢板凳又踢踢桌子。

“会有办法的,不要着急,越是身处险境越是要沉着冷静知道吗?”

“哦……”琉璃无力的坐在桌子上双手撑着下巴,心想那还是做点有意义的事吧,于是又开始盯着闭眼打坐罗玄发起呆来,花痴的样子像朵向日葵。

“靠,他爷爷的,吓死老子了!”赵祥吉充分之充分的发挥了他脚底抹油的功夫,好不容易算是从那

个鬼地方逃出来了。想不到啊,县令卧房的密室里竟然还有那么多机关陷阱,他一时轻敌,差点就栽了。他爷爷的,没听说那县令有那么聪明啊,竟然设了那么复杂的阵,连身经百战的自己都差点被摆了一道。本来还从密室里顺手摸鱼了一袋珠宝,也手忙脚乱的丢掉了,真是狼狈啊,简直就是他赵祥吉的奇耻大辱。莫非,是那个从京城来的宋青宫?只听以前师傅说过他是青城派的大弟子,剑法了得,没听说过他还精通机关术啊?这会可是有点棘手了。不过,嘿嘿,这点小手段就难得到你小爷吗?

他游龙般在县衙类四处搜寻,眼睛在黑夜里贼亮贼亮的。

摸索到花园中,一眼便看出那假山有问题。围着转了一圈,果然在洞里发现了一处暗门,随手掏出工具打开,下面是一节暗道,他顺着楼梯走下去,面前竟然又是一道玄铁铸造的大铁门。嘿嘿,藏那么好,里面肯定有宝贝。他兴奋的拿出家伙认真的开起锁来,嘿,以为上了两次繁枷你小爷我就打不开啦!

罗玄从外面的人进入花园的脚步声判断应该是有极高的轻功,不是宋青宫也不是县衙里的人,这样

偷偷摸摸混乱进来的,应该就是赵祥吉了。来的正好。他应该是把这当成藏宝的地方了。罗玄熄了蜡烛,携琉璃站在门的一边,打手势示意她等会紧紧抓住自己不要放手。

赵祥吉得意洋洋的打开了门,这次他可不敢那么大意了,小心翼翼的往黑漆漆的里面走,凝神注意观察机关陷阱。走了两步突然感觉到身边一股风刮过,一个白影,不对,还有一个绿影从眼前刹那闪过。他可不怕什么妖魔鬼怪,反射性的出招,没想到明明就打到的,却扑了个空,那个影子竟突然就从自己眼前消失移到了自己的左边,等他再飞快出招的时候又抓了个空,那个影子就凭空消失了,哪都找不到了。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

不是自己眼花了吧?他死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是,他真的碰到鬼了?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凝神睁大眼睛看了看漆黑的四周,却只是很普通的一间房子,桌子,凳子,甚至还有床。摸摸,床居然还是热的。唉,又失算了,这里好象没什么宝贝啊,应该是县衙用来囚禁特殊犯人的地方。那刚刚应该是被囚禁在这里的人,被自己傻傻的打开门不小心放了出去。他万分好奇起来,这两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了?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他都看不透的轻功和步法?

罗玄一手挟着琉璃,此时已是身在县衙外老远的街上。琉璃吓傻了似的晕忽忽的半天才放开罗玄的臂膀。

“哇,玄哥哥你的仙云凌踪步简直是出神入化啊!嘿嘿,神出鬼没跟瞬间移动似的。”

“我用不上内力只能这样了。你好好练习,哪怕只是那简单的5步,熟能生巧,也已经可以应付万全了。”

“哦……我知道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连夜赶出城去吗?宋青宫看到我们不见了肯定要到处找我们。”琉璃心里咕隆着,那剑都还没到手呢,可不能这么就走了。

“恐怕不行,现在城门都已经关了,而且宋青宫现在肯定更加严加把守,我又没有功力,很难出的去。更何况明天是我毒发之日,药和包袱什么的都还在县衙之内,我们先找个地方藏身,等明天毒性过了再想办法。”

“你说福顺大哥他怎么样了?”

“放心,他应该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真的?”

“恩。”

“玄哥哥你为什么还这么相信宋青宫呢?他都这么对你了。”

“我和他相交十余年,我知道他的为人脾性。或许他有他的苦衷吧,但他绝对不愧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罗玄忆起当年宋青宫意气风发,笑谈自若,仗剑江湖是何等儒雅风采,心下不禁一阵感慨。

“恩,恩……玄哥哥,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琉璃实在是憋在心里憋了很久了。

“什么?”

“你,你多少岁了啊?”罗玄镝仙人一般,根本叫人看不出他确切的年龄。外表还甚是年轻,也就二

十五六,可是老听他一口一个十多年的,眉目之间也满是沧桑和淡泊豁达,好象已经活了很久很久,把这世上的事全看透了似的。引的琉璃百般揣度,猜他会不会已经五六十了,只是身为神医驻颜有术,看起来才依然如此风采绝世的。

罗玄看着她静默不语。

“那个,那个,要是你不想说就算了。”靠,原来古代男子也问不得年龄的吗?

“不是,不是你问起,我的年龄连我自己都快淡忘了,算下来,应该已过而立之年了吧!”罗玄回顾自己这一生,真是,太长太长了啊,可是原来,却只过了这些年而已。

“而立?三十啊?嘿,比我刚好大了一倍。”恩,8错,8错,琉璃暗地里松口气,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哦哈哈。正是男人的黄金年龄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玄哥哥?先找个客栈休息吗?”

“宋青宫肯定会派人搜查客栈和民宅的,咱们到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寺庙或祠堂可以落脚。”

“恩,好。”

破破烂烂的寺庙里罗玄生了一堆火。琉璃很自然的联想到电视剧里的那些在破庙里避雨,然后**,噼里啪啦的那些情节,然后一脸花痴的淫笑。

夜里很冷,寒气又重,琉璃尽量的靠近火堆和罗玄坐着,一边玩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掏出手机来,手机虽然质量很好电力持久,她也很节省着用,一般情况下都不开机,但终于还是没电了。尽管如此她还是一直随身带着,她跟自己说主要是因为手机太名贵怕不小心弄丢,才不是因为是那个人特意在国外给她买的呢,也不是因为那上面贴着她们一家人的大头照。况且屏幕上有镜面薄膜,不开机正好专门用来做镜子,带在身边多方便啊,在玄哥哥面前怎么能够不注意仪容呢?

她望着屏幕中的自己日渐消瘦下去的脸,不再像以前那样胖乎乎圆滚滚的,而是开始有了一点轮廓,眉目也要清朗一些了。这些日子,还是吃了一点苦啊,不过很值得,她比什么时候都要快乐。她掐掐自己肉肉的小脸,的确是手感不错啊,怪不得那个人老爱拧来拧去的。她不知觉中把手机翻到背面,看着那张有四个脑袋的贴纸出神。

……

“怎么?想家了?”罗玄的声音突然传来。

“没……没有啊……”琉璃慌忙把头一偏在肩头上擦掉眼睛里不小心溢出来的泪。

“是啊,你失踪那么久,家里人应该非常担心了。”

“他们才不会担心呢!”

“不会的,天下父母心。”

琉璃半天不说话:“玄哥哥,我有点冷。”

罗玄把外衫脱下来给她披上,琉璃静静的抱着腿坐着,难得那么安静的不说话想着事情,不一会就睡着了,小脑袋偏来偏去的,最后靠在罗玄身上也就安定了,还拱了拱,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呼吸慢慢均匀的沉沉睡去了。罗玄有点不适的动了一下,最后还是任她去了,看孩子一样的眼神打量她,圆圆的脸,俏皮的小鼻子,嘴角上弯,睡的似乎很香甜。帮她盖好衣衫,一边打坐调息,一边也慢慢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琉璃是被冷醒的,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枕到罗玄腿上睡来了,好舒服啊,罗玄身上总是有一股很好闻很宁神的淡淡药草的香味,她陶醉的呼吸着,腻着半天不肯起来。而此时罗玄闭着眼仍然保持着打坐的姿势静静的睡着,今天的脸色似乎特别苍白。琉璃伸出手去碰了碰罗玄的手,发现他竟然一点体温都没有。

“糟糕,毒快要发作了。”

琉璃起身到周遭拾了些干柴,连忙把几乎已经燃完的火重新生起来。

“玄哥哥,你还好吗?”

“没事,只是毒可能快要发作了。”

“这次是寒毒对吧?你把药方写给我,我去帮你抓药。”那些药名太多太复杂,她记不住,而且为了

避人耳目一般都是福顺上街去买这些东西,琉璃还从来没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过了。她走到神龛前,用力从上面扯下来一块布,然后从身上掏出钢笔递给罗玄。还好像自己的这些小物品她一向都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

“这些药材都很名贵,我们身上好象没有那么多银子。”罗玄握毛笔的姿势提着钢笔一时间有点茫然不知道怎么用。

“没关系,我随便当些小东西应该也值些钱。那个眼镜什么的,反正我现在看的很清楚也用不着了。”琉璃呵呵的笑着,握住罗玄的大手,拿着笔在布上轻轻画了一笔。

罗玄看着手中这么细的笔觉得有点好笑,她身上尽是一些稀奇东西。很快速的写完,把布递给她。琉璃拿在手里一看,嘴巴张成O型,一阵狂倒。特细钢笔他怎么写出字来都那么刚劲豪迈,又飘逸似浮云,这笔锋啊,天啦。

罗玄看着她紧皱眉头叮嘱道:“宋青宫知道我急着要药解化功散,可能会对城内大小医药馆进行封锁,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别担心,我的凌踪步虽然学艺不精不能对敌,但逃跑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啦!玄哥哥你等我回来。”说着风一样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