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四卷:番外 销魂殿 饕餮香艳

所属目录:第四卷:番外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二八娇娆冰月精,道旁不吝好风情。

花心柔软春含露,柳骨藏蕤夜宿莺。

枕上云收又困倦,梦中蝶锁几纵横。

倚缘天借人方便,玉露为凉六七更。

……

被封了内力,她只能用仙人走飞速的往前走,不管逃不逃的下山,她都要搏一搏!她没时间去想其他的了,若再晚一点越子甫就真的救不回来了!这都是她的罪过,都是因为她玄哥哥才会迁怒于他的。

不管不顾的径直从瀑布上方跳下来,落到中间凸起的那块巨石上。

“你要往哪去?”

那声音明明熟悉,琉璃却似乎从未听过一样。不似平常的理智稳重,更不似先前的疯狂暴怒。

隐忍的情绪一触即发,一向神一样的他,太过极端的怒火烧作一片邪魅和残忍的神色,竟像是入了魔一般。琉璃一根根寒毛直立了起来,周身被巨大的恐慌与寒气笼罩着。

不对,这不是玄哥哥!

“你,想去哪?”

罗玄一步步逼近,银白的长发在半空中疯狂的无风自舞,还有血红透亮的眸子,透露出主人貌似平静的面孔下汹涌澎湃的情绪。

“还想再回到他身边?还想再离开我一次么?”罗玄负手而立,神一般俯视她,嘴角扯出一丝琉璃从未见过的残忍微笑,慢慢倾身到琉璃耳边低声又略带神秘的道:“你若去了,我保证,连尸体都见不到,只有一堆烂肉哦!”

琉璃猛的打了一个寒战,害怕的一步步退后着。

“你不要再难为他了!我离开又不是因为他!”

罗玄低下头轻叹一声。

“竟然,如此在意那个人么?看来,不管怎样,都不能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他不会,他再也不会,留下任何她可能会离开他的理由或者机会!!

没有任何人可以从他那夺走她,没有任何人!

“你不可理喻!”琉璃吓得脸色苍白,这真的是罗玄么?真的是罗玄么?

“放我走,放我走,他没有武功,被你打那一掌,再不去救他,他真的会死的!!”

“那正好,省得我亲自动手。”罗玄满意的点头。

琉璃不可置信的继续往后退着,想着如何才可能在他手里跑掉。

“玄哥哥!你是神医啊!”不要这样,不要突然变成这样。

“神医?”罗玄讪笑,伸手揽住她颤抖的身体,“只要你在,就是要我杀了全天下人我也无所谓。”

琉璃心一阵绞痛,玄哥哥疯了,玄哥哥真的疯了!使劲挣扎着用力就想往外冲,却被罗玄又拉回来圈在怀里,一手掐住了脖子。

“我说过了,不许。”声音冰冷得好像金属一般,击打得琉璃整个身体都在抽搐。艰难的呼吸,奋力的挣扎。

“让我走!我不要留在这里!”

从后面环过的手在脖子上逐渐勒紧,罗玄青筋凸起,脸上神色诡异而恐怖。

“这儿,才是你的家!”

“我不要!我不要!你不是玄哥哥!你不是!咳咳……我再也不要呆在这里,我再也不要回来了!救我……咳咳……救我,玄哥哥……”琉璃浑身发抖,脸色越来越白,罗玄如今分明就是比当初的一剑莲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叫……雪哥哥?”太过含糊的话语传到罗玄的耳朵里,无疑狠狠的一重锤。

“再也不要回来了是吧?说什么出去散散心,你早就打算了再也不回来了是吧?和那个像卢杨飞雪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和他双宿双飞,再也不要见到我了对么?”罗玄的声音虚无缥缈得太过可怕,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琉璃惊恐的努力想摇头,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琉璃,你不爱玄哥哥了么?”

她听见一声迷茫的低喃,瞳孔瞬间放大,随即眼前的景象整个翻转过来,晚霞漫天和残阳如血跃至眼前,后脑重重的撞在石头上,引起一阵晕眩。一张明明最最熟悉却又万分陌生,此刻犹若鬼魅的脸顷刻之间占满视线,在下一秒,迫至最贴近的距离。

“不要!”琉璃吓得张口大喊,可是已经来不急了,粗暴的大手扯住她的衣服瞬间撕了个粉碎。

“玄哥哥!”泪水吓得狂飙,使劲挣扎哭喊着却半点换不回他的理智。

双手被他牢牢箝制住举过头顶,浑身被死死的压住,他的唇直落下来,却略过她的唇,直接吻向脖颈。用力的挣扎着,却半点用都没有。身子被他牢牢得压住又痛又热,几乎不能呼吸。罗玄埋首在项间用力的啃咬,吸吮,伴随而来的疼痛和一阵酥麻让她蹙眉闷吟。

好怕,好怕,玄哥哥,救救琉璃……

身上陡然一凉,才发现身上唯一残存的一点破布也被扒下撕开,修长温暖的手开始在身上各处流连,所到之处,无不阵阵惊恐与战栗。

“呜……不要,玄哥哥!”琉璃感受到他的手在自己身侧用力的擦过,然后是小腹,一路向下。用力并住的腿被大力分开,衣物尽数被扒下,身体全裸的在留有夕阳残照余温的大石上依然瑟瑟的抖着。

“你离开,不就是因为我不肯碰你么,所以……”罗玄低声呢喃着,一面反复的舔吻着琉璃的脖子,连这都是如此的敏感,琉璃几乎挣扎的力气都快没了。

突然被两指捏住**,琉璃倒吸一口凉气,无力的弓起身子。

“不要……”

是他么?是那个总是严父一般管教她的罗玄么?那个如神祗般总是俯视她的罗玄么?

罗玄貌似很喜欢她的反应,扬嘴一笑,中指在乳上压了压,指尖轻轻搔刮搓揉,琉璃泪流不止,却只能任他摆布。那……那是玄哥哥的手啊……

一阵阵麻痒流至全身,颤抖个不停的身子左右闪躲着却反而承受更多折磨。

罗玄却猛一使劲,大力揉弄起来。

“啊……”

身体何曾这样被他肆意玩弄过,琉璃偏转头去大声喘息。

本来也最敏感的脖子上被他啃舐得一片湿润,清凉一片。他的吻却慢慢下滑,含住另一边的乳首,挑拨啃咬。

“啊……唔……”琉璃紧咬下唇,拼命的不发出声音。

随着电流传遍周身,意识也在慢慢抽离,已不受制的手却不听使唤的放弃了挣扎,改作无力的紧抓住他的衣服。

从这边,又到那边,粗鲁的吮舐,噬咬,暴雨般压下的侵袭让她的脑里几乎抽离成一片空白。

而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慢慢像下身探了去。琉璃惊恐的扭动挣扎,**却被罗玄牙尖狠狠一咬。

“啊!”疼得她浑身战栗,泪水直流。

罗玄趁机单腿跪在了她两腿之间。

“玄哥哥,不要!不要!”

琉璃拼命摇头,这不是玄哥哥!这不是他!她不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他在一起!她不要!!

罗玄继续品尝着她的胸,两根手指却代替舌头塞进了她的嘴里,**的来回进退拨动,纠缠着她的舌。

“唔……”随着手指的进出,琉璃嘴角边透明的唾液一丝丝的垂下。只能用鼻子艰难的呼吸着,好不容易待到他放开来。却带着指间的湿润,探到了因为紧张依旧干燥的下体,尝试进入。

琉璃倒抽一口凉气。

“啊……”猛的进入了一指。异物感和微微的撕裂感让她万分的恐惧,虽然天山上曾经有过一次,可是那时候的玄哥哥,明明那么温柔。可是现在……他分明就在故意惩罚自己!

感觉到罗玄的手微微动作,琉璃全身颤栗不止,连指尖都开始颤抖。

喉咙里发出幼猫一样的悲鸣,双颊驼红,眼泪断续如珠。

直接的,便又要进入第二指。

“不要,不要!我求你!玄哥哥!不要这样!!”

琉璃哭着求饶。罗玄这才笑着把手退了出来,说**,他几乎没有,可是若能时时看到琉璃这个样子,倒是有趣。

“说!再也不离开我半步!再也不去见那个人!”

琉璃下唇都咬出血来,感觉到罗玄的手,有技巧的在下面揉弄摩擦,手腕暧昧而隐晦的缓缓移动。

琉璃无力的弓起身体,剧烈的癫狂和颤抖,唇中终于流泻出几声嘶哑的呻吟。

“对,没关系,大声点,这里没有人。”罗玄满意的笑,声音蛊惑人心,却提醒着琉璃,这里是野外啊!怎么可以!!

“玄……恩……恩……啊……”

感觉到罗玄的唇从乳沟一路滑下,在肚脐边画了个圈,然后直往小腹埋首于两腿之间。

啊……不要吻那里!

琉璃惊恐的想要蜷缩起来,罗玄却死死的扣住她的双手分开来她的双腿,舌尖和唇齿尽情的挑逗着她最脆弱的地方。

湿润而温暖,快感排山倒海而来,无与伦比的强烈,冲击得她几乎失去了理智。难受的扭动着身子,心脏一阵猛缩,涌出无数的满足与渴望。

玄哥哥,不要这样,放了我吧,我快死了……

琉璃顾不得的大声呻吟起来,快感越来越强烈,有什么正从全身向下身处流去,所有的注意力都注意在那一点上。琉璃努力忍着,最后连呻吟也再呻吟不出,只能咬紧了嘴唇又急又快的喘气。罗玄舌尖灵巧的翻云覆雨手,操控着琉璃的感官。琉璃双手握拳,像是要把骨头都捏碎了般。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身体中的血,流得也越来越快,像火热灼烧的太阳,像奔腾咆哮的大河,像流动跳跃的岩浆,像岌岌可危的火山……

突然,罗玄用力一咬花蕾,再闪电般一吸。那让魂魄都战栗的奇怪的麻痒从心底深处从亘古洪荒洪水般涌来,占据了琉璃身体所有地方。琉璃再也看不见眼前的景像。

“啊”的一声尖叫,然后瘫软成一团,身体被抽去了所有力气,明明累得不行,却又舒服的像泡在温暖的水里。

“上次离家出走还不够!竟然还想再跑!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轻易饶过你。既然你精力那么充沛,我非让你下地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不要!”琉璃还来不急哭喊,罗玄身子一挺已狠狠插入。

琉璃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双颊驼红,眼泪断续如珠哭着挣扎,无奈两只手都被他紧紧的扣着。

罗玄长叹一声,用力将她拥入怀里。她可知,他忍这一刻,忍了多久!偏偏她还总是想着法儿的勾引他挑逗他。

琉璃呜呜的哭着,怎么可以这么对她,怎么可以!

罗玄低头,终于吻在了她的唇上。

虚无的身体,从黑暗中,被某样不知名的东西拖了出来。她的心明明前一刻还在啼哭,可是这一刻已经开始融化。就象在深得没有底的黑暗海中,被牵扯着拉出海面。

琉璃做梦也没想过那张凉薄的唇,也有如此热烈的一天。虽然带着野蛮,带着粗鲁,带着满腔愤慨,带着浓浓惩罚的意味。毫不细腻,也不温柔缠绵。舔舐、吞噬、占据着她湿润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疯狂纠缠着她的舌,她快发疯了,却忘记了扭动和挣扎。

这一刻,真叫她等得地老天荒。

可是,为什么却是这样的情景。她严肃却体贴的玄哥哥,到哪里去了?

自己不过是离开一下,竟会惹得他如此生气么?连一个吻,都如此狠,如此……**?

突然感觉他的身子在微微开始挺动,呼吸更是急促到续乱无章。

一吻结束,罗玄抬起头来俯身看着琉璃。眼角都是泪水,张大眼睛,满是惧意的看着自己。埋下头去,伸出舌尖一点点舔舐掉她的泪水,说不出的深敛的宠溺和深情。

琉璃努力去忽略他还在自己的身体里,看着罗玄在夕阳残照里的面孔,五官是她所熟悉的,但那眉梢眼角的眼神,却如此邪魅,如此张狂,更被夕阳的红晕抹上了一丝血腥。

不敢凝视他深邃的眼睛,原本是漆黑如墨,如今却带上了极暗极深的血红色,变作深不见底的漩涡,晕眩更让人窒息。

咽了下口水,激烈深吻的强烈感还残存在唇齿之间。却不知这样的动作给罗玄带来怎样的刺激。

早已**高涨的他挑着嘴角,静静的看着她绯红的脸笑,伸出舌尖描着她的唇画了一个圈。琉璃微微转动过头,却被他强硬的捏住下巴扳转过来。

“一旦我爱上了,你便早已没有任何可以离开我的理由!”

琉璃身子一震,泪水又要落下,如此霸道而又蛊惑人心的话语真的是从他口里说出来的么?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更多的是**的沙哑和感性。

身下的结合让琉璃的神经绷到了尽头,罗玄的随便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让她断裂。她痛苦的微微喘息,眉头紧蹙,感觉到他埋下头,时而轻柔的,时而残忍的吻着自己的脖子。身子不自禁的向后仰去,想躲开这种难堪欲死,又舒服欲死的折磨。

罗玄身子猛然一挺。

“啊……哈……”琉璃一声喘息。

要开始了么?

身上的的血液燃烧到沸腾,罗玄钳制住她的两只手,放在头上。她连半点抗拒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力的挺起腰身,却又不敢大幅度的挣扎和扭动。

疼痛,疼痛,说不出的疼痛,可是只要光一想到在她身体里的这个人是谁,就足以使她浑身颤抖到**迭起。

视线里一片摇曳,看不清实物,那熟悉的脸此刻也模糊起来。身体像是在波涛汹涌狂风暴雨的大海上一样被上下推动着。进入,再进入,仿佛没有终止,没有尽头。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那胀痛都变成了被烫伤般的颤栗和快感,琉璃只听见自己不断发出连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大声呻吟。

“玄哥哥,求求你,不要了,我不要了……”琉璃哭着求饶,身体像要散了架似的。

“你,知错了没有?”

“知错了,我知错了……”感觉罗玄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行,她不行了。

“说,再也不离开我!”罗玄在她耳边低语,炽热的气息刺激着她敏感的耳膜。在脑中剧烈的回荡着,暧昧夹杂着他拖长的喘息声,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而迅速。

“我……我再也不离开玄哥哥,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啊……”琉璃哭着感觉眼前炸开一朵绚丽的烟火,耳膜开始嗡鸣起来,眼睛失去焦距,大脑一片空白,攀着他升上了**的尖端。

死了,死了就好了……

连哭都忘了怎么哭,只是抱住罗玄急促的抽泣。本以为总算完了的松了一口气,却不待第二口气接上来,罗玄又开始了另一波的冲击。这次根本连抽送都不带了,只是进入,一个劲的进入,深入,持续,强有力的,没有终点,没有结束,没有分离,持续的,漫长的,折磨的……

我要死了,混沌中,琉璃好像看着万花筒,在眼前不断旋转变幻成各种形状的花朵。

“啊……啊……不要……不要了……”琉璃哭着求饶,高亢的呻吟声,一声接一声,渐渐嘶哑而狂乱。

我真的,撑不住了……

终于还是晕了过去,似乎沉睡了很久,似乎又只有一刹那。却又被罗玄猛烈的进入给弄醒,甚至半点都不让她有合眼的机会。

“不许睡,玄哥哥要你好生记得。以后不论发生什么都绝不许离开我!这是这次对你的惩罚!”

知错了,我知错了,玄哥哥,你饶了我吧,真的受不了了。

“绝对,绝对不准质疑我对你的爱!任何情况下!”罗玄的每一个进入,每一句话,都直达她内心深处。她想对他说,可是除了呻吟和喘息,什么也说不出来。

“永远不许离开我!只许爱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玄哥哥只要你,只爱你……我爱你,你听见了没有!”

“啊……”琉璃感觉整个灵魂都在战栗高呼。一股温暖流入她体内,散了开来,每个毛细孔都在发抖。她听到罗玄满足的,空荡的,快乐的,悲怆的,沙哑的低吼声。痛苦又甘美,浸得整个心整个身体都支离破碎。

这就是天堂么?

眼前一片银白色的圣洁的光亮—

可是,夜还很长……

琉璃几乎快要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痛苦的闭着眼睛。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转换着姿势,千百个方式,颠来覆去,持续着侵犯,持续着惩罚。

身下再不是天山上他温柔细心为她种下的白草,而是坚硬的大石。浑身都是青紫,还有磨破的血痕,发丝和着汗水缠在一起。

两年前的那个夜晚,痛苦而甜美,如今,这一切却像一场巨大的梦魇。她却依然义无反顾,魂不守舍的在这样的堕落和折磨里沉醉,只愿永生不醒。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