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四卷:番外 销魂殿 离燕双飞

所属目录:第四卷:番外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怎么了?”罗玄看北冥天慌慌张张的样子,不急不缓的落下手中的白子。

“啊啊啊!我不信我不信!继续继续,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一局!”梦银子气急败坏的抖着两撇小白胡子,在房间里郁闷得双脚跳。

“琉璃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天都黑了,娃娃该睡觉了!”

罗玄忍不住扬起嘴角,优雅的端起茶慢慢品着,还说他父爱,那他岂不更甚?

“放心,在谷里能出什么事。肯定是琉璃那孩子太贪玩了,太久没见,玩得忘了时间。”

“我周围都找过了,没瞧见人。不行,我再去看看。”北冥天又转身出去,太久以来都一直和娃娃在一块,只要她一刻不在他身边他就变得坐立不安的。

“琉璃,我们回去吧,天晚了,少爷和罗大侠该担心我们了。”娃娃看着枕在自己腿上望天沉默的琉璃一脸的欲哭无泪。腿好麻啊,谁来救救她!

“恩,好吧。”琉璃点点头,笑着坐起身来。捏捏娃娃小脸,捧着亲了一口。

“谢谢你陪我!”

娃娃握住她的手,知道她因为什么事不开心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

“笛声!是少爷在找我了!”娃娃开心的笑着,从腰间抽出玉笛也吹了起来。

不一会儿北冥天就到了廊下。

“我说你们去哪了,竟然在屋顶上呆着,摔下来怎么办?”

正说着,娃娃飞身便从高高的檐上跳到了北冥天怀里,咯吱咯吱的笑着。

琉璃羡慕的看着,好幸福啊!

幸福有很多种,有的是感动的幸福,有的是满足的幸福,有的是回报的幸福,有的是洒脱的幸福,有的是甜蜜的幸福。

可是她和罗玄之间,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甜蜜过吧,总是她努力的去将两人拉得更近,而他就尽量迁就自己。

北冥天看着她突然间憔悴不少的脸,关切的摸摸她的头。

琉璃抬起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她多想玄哥哥也常常这样摸摸她的头,主动抱抱她啊。他知道不知道有时候光是一个人努力好累好累。

回房去的时候罗玄还被梦银子缠着一面下棋一面讨论武学没有回来。琉璃躺在床上滚来滚去,等到半夜罗玄还没回,终于忍不住还是睡着了。

罗玄回来看到她外衣也没脱的大字型的躺在床上,不由摇头无奈的笑。温柔的给她把衣服脱掉,盖好被子,摸摸她可爱的小脸然后也安然睡去。

有她在身边的日子,人生也变得如此丰富。以前从来无所贪恋,如今却早已习惯她的依偎和笑容,努力的珍惜有她的一点一滴。

离开百花谷,还和北冥天,娃娃等一道去卢杨山庄看了今昔何昔还有飞花飞絮,何昔和飞絮已经成亲,今昔因为打理各地的生意太忙,常常不在庄上。飞花比往日勤奋懂事了许多。

虽是相见欢,之间却总是有股悲伤挥之不去,而关于卢杨飞雪,谁都闭口不提。斯人已逝,可是留给身边的人的伤痛却是永久性的。琉璃虽表面上笑的最开心,伪装得最坚强,可是罗玄一日,却见她在卢杨飞雪房里抱着被子哭。一年来几乎就没再见她哭过,那样悲痛欲绝的样子让他都忍不住心疼。

住了一段日子之后,从卢杨山庄出来,琉璃又嚷着不放心要去婉庄看看弱柳和扶风。于是北冥天和娃娃也跟着一道去了。

一切跟预想中一样,扶风已经做上家主,而那个狠心的二娘已经送办官府。琉璃打趣的问弱柳什么时候跟她的心上人成亲,弱柳脸红着笑而不答。

一切都很完美,是的,一切都很完美。

有冤的冤已昭雪,有恨的大仇以报,相爱的都终成眷属……可是,为什么只有她还不快乐呢?

人总是这么不知足,以前只想着好好爱一个人,后来又想能够陪在他身边,再之后还想他也跟自己爱他一样爱着自己。

能够就这么陪在玄哥哥身边已经是自己生之所望,她还有什么好不开心呢?

“琉璃?”罗玄转过头来看着慢慢落在身后的她。她在发什么呆呢?

琉璃连忙吆喝一声骑着马儿赶了上来,和罗玄齐头并肩而行。

“还没玩够,不想回山么?要不我们再去哪儿转转?”他并不是个敏感的人,可是琉璃最近举止太反常,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爱粘着自己。笑起来很夸张,可是转过头去就开始默不作声。虽然自己喜欢安静而规律的生活,可是琉璃可能始终没办法习惯哀牢山的清冷吧!多陪她去些热闹的地方她会不会开心一点?

“没有,我们都出来一个多月了,还是早点回去吧,丫丫肯定很想我了。”

两人不紧不慢的骑着马儿走着,陷入一阵沉默。罗玄才突然发现,好像一直以来都是琉璃不停的在耳旁聒噪,而自己有一答没一答的说着。而一旦当琉璃不说话,两人竟是相对无言只有大眼瞪小眼。

罗玄绞尽脑汁的想找点什么话题,可是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想想又觉得自己有点好笑。是心有愧疚么?最近是不是太过关心琉璃的一颦一笑和情绪如何?可是又在愧疚些什么呢?

终于回到山上,只是出了一次门,两人的生活好像都和以前不一样了。而罗玄始终未变,不对劲的是琉璃。

……

“玄哥哥!”琉璃把刚做好的饭菜端出来,“哈哈,快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罗玄尝了一点皱起眉头,不好太打击她的点点头:“还行吧……”

……

“玄哥哥!快看我写的字有没有进步!”琉璃把满纸毛笔鬼画符放到罗玄面前。

“呃,写的是什么?”

“……思君朝与暮”

“我觉得你还是先从永字练起比较好。”

……

“玄哥哥!这个药配对了么?”

“玄哥哥!这一招是不是这样?”

“玄哥哥……”

“玄哥哥……”

……

罗玄极度无语,一向懒散迷糊的琉璃突然变得好勤快好努力,以前总是偷懒不愿意学的东西也突然之间好认真,虽然最后的结果常常事与愿违,但好歹态度是好的。可是就是这种态度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静室里罗玄盘腿而坐,可是总是静不下心来。突然听见琉璃偷偷摸摸的脚步声,知道那家伙又来给自己捣乱来了。

琉璃尽量安静的钻进静室里,放下刚熬好的汤正准备出去,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停住了脚步,只是远远的看着罗玄闭目凝神,仿佛端坐紫金莲的神仙一样。明明知道他静坐的时候最不喜人打扰的,却忍不住想要去惊动他,不喜欢看他飘渺又远离尘世的样子。她既靠近不了他的身体,也触摸不到他的心。

慢慢的走了过去,跪在地上,面对面的看着他,忍不住的倾身过去,想要吻他,却就在心跳得快要裂开,唇只差一毫米就要碰到的那一刹那。

“冬日埋的那些雪素红应该可以开封了,一会你去挖了来。”

罗玄语,眼未睁。

琉璃慌忙退开,只觉得脸烧得火辣辣的。

“好。”飞速退了出去,倒有点像是在逃。

……

“酒么?”花锄下去,泥土和着酒香迎面扑来。

一枕黄粱一枕梦,琉璃坐在树下,抱起酒坛,大醉酩酊。

罗玄睁开眼来,望着琉璃消失的门口,呆呆坐在那里,默念清心咒,却始终悬而不安。推门出去已是黄昏。

寻得琉璃时,不由叹息。不能再这样下去,自己必须得尽快解了心结。

待得琉璃睁眼之时,已是翌日午后。罗玄又不见踪迹,迷糊起来吃了已经准备好的午饭,不断给自己打气!不能再总是让玄哥哥照顾自己!要努力做个贤妻良母!

今天从哪做起了?恩,大扫除好了。

于是每个每个房间的开始整理。

罗玄回来还没进门远远的便听见楼上突然巨大的一阵倒塌声。飞快的奔了上去,却看见琉璃狼狈不堪的从书堆里爬了出来。两人高的书柜轰然倒塌,书全散落到地上,琉璃摇摇晃晃拍拍一身的尘土飞扬,看着罗玄心里慌张的不得了,知道书柜的架子上大多都是罗玄心爱的珍贵而易损的古籍。

“对,对不起……”七手八脚的把想把柜子扶起来,无奈太重搬不动又只好连忙的去拾书。

“你怎么总是这么迷糊大意不小心!”罗玄眉毛纠结在一块,只要他一不在就要出状况,要是不小心被柜子压到怎么办!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想整理一下,扫扫顶上的灰尘,可是椅子架太高,突然倒了,我……”一看他板着脸她就心惊胆战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要总是毛手毛脚的,也那么大了,做事稳重一点。昨天居然还一个人喝了那么多酒醉倒在野地里,早就跟你说过不准酗酒的!”

罗玄心惊的扯过她的手臂,被刮下好大一块皮。

“你看你!”眉头紧皱的拉过她便要去隔壁上药。

琉璃看着他和满屋狼藉突然很想哭,自己就总是做不好一件事么?在他眼中自己就只能是个一天给他添乱的孩子么?

奋力的挣开他的手,那么久以来的委屈和心酸铺天盖地而来。手里的书一股脑的往他脚底下砸去。

“你又不是我爸!我不要你管!”说完一转身气急败坏的从书房里跑了出去。

罗玄僵立当场。

虽然一直以来琉璃都爱撒娇也会任性,可是从来都没发过半点脾气。

心里微微揪痛起来。什么叫不要他管,她是他最爱的人,他不管谁管!心里隐隐也有了怒火,袖袍一挥,书桌上的笔墨纸砚全部散落在地。

书房更乱了……

琉璃一口气跑到瀑布边上,一个猛子跳了下去。冰冷的水浸泡着她,可是还是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如果,如果他不爱自己,如果,如果他对自己有的只是责任。

那当自己只能给他带来麻烦,扰乱他应有的安静的生活,那自己还有什么理由留在他的身边?

天很晚了,罗玄一直坐在书房里生闷气,居然这时候了还不回来!!实在是坐不住了,刚准备起身突然听到琉璃回来的声音又继续坐在那里怄气。

“你……”看她浑身**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刚想出口教训,想起刚刚又把话忍了回去。

“快去洗一下,不要着凉。”尽量平心静气的说道,然后起身进了卧室。

琉璃慢慢跟着他走到卧室门口看着他,眼睛里有哀怨有生气有伤心,披散着头发,跟水鬼一样。

罗玄无奈的抓起枕巾替她擦起头发来,硬着头皮道:“刚是我声音太大了,以后不会这么凶了……”

琉璃抬头看他,阖了阖嘴唇没有说话。伸手把衣服裤子脱了下来,只剩内衣内裤站在了罗玄面前。

罗玄愣在了那里,怔怔的看着她深邃而漆黑的眼睛,突然看不懂她想说些什么。

琉璃慢慢向他走了过去,行动有些呆滞的伸手开始解他的外衣。身体在夜风中微微抖着。

“玄哥哥,我们生个宝宝好不好?”

罗玄瞬间僵硬了身体。任那她紧紧环住了自己的腰。这次,逃不掉了……

衣衫一件接一件滑落满地,罗玄逼着自己不要往后退,可是仍然有些站不稳。

“为什么你一直不肯抱我?”

罗玄感觉她冰凉的小手滑进衣服里,在背部风般抚过,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没有。”他尽量想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颤抖。“琉璃你伤太重,身子还没养好。”

“我早就好了,甚至没有在吃药。”

罗玄不敢低头看她的眼睛,只是故作镇定的盯着对面墙上。他最怕的便是这样的琉璃,亦曾一次次的把他逼入绝境。

“是玄哥哥武功才恢复没有多久,不能行房事么?”琉璃的舌尖滑过他的胸前,他抽搐一下。

“不是。”退了两步靠在墙上,琉璃咄咄逼近。

“那为什么?总要逃?夫妻间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罗玄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是感觉琉璃舌尖从胸口正中心画下一道冰冷的线,在腹间绕着一个又一个的圈。

“抱我……”吻陡然猛烈起来。一路顺着小腹向上爬,感觉乳首被琉璃吻住,罗玄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无力的靠在墙上。

琉璃仰起头慢慢吻上他的脖颈,手在罗玄腰间一阵撩拨,然后继续往下探去。

感觉到罗玄双手刚一用劲想要推开自己,却又勉强忍了下去。只是站在那里任凭自己胡作非为。

你爱我么?还爱我么?

疯狂的吻过他的眉眼,泪水顺流而下,刚要吻上他的唇天山那一暮却滑过脑海。

琉璃,不要再错一次了。

唇停在他唇边,彼此却没有交接。

正当罗玄放弃挣扎,伸出手环抱她的那一刹那她慢慢退了开来。

望着罗玄淡淡一笑。

“好冷,我去洗澡去了……”

琉璃转身,罗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仿佛又回到当初失去她的那个时候,伸出手臂却突然又僵硬在半空中。

想流泪,可是哭不出来。

连呼吸都不乱。我能确定的就是,罗玄,你对我根本没有一点**。

沐浴回来,罗玄依然坐在床边。看着她,琉璃太平静,每次这样的平静都让他害怕。

“睡吧。”琉璃没再说什么的睡下。

突然又叫:“玄哥哥!”

“什么?”罗玄无措。

“晚安吻。”琉璃一脸无害的笑。

罗玄呆了半晌,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两人一人一床,夜很深了,罗玄依然没睡着,转头看琉璃。很规正的仰面睡着,若是平时总是朝向自己,夜夜看着自己入眠,若是闹别扭就会背朝着自己。可此刻就这么安静的躺着。反叫罗玄不安。

第二日,早上一睁眼,床上已不见琉璃,疯了似的冲出去,却见琉璃在厨房做早餐。淡淡的笑,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松下一口气,怪自己太胡思乱想。

难得琉璃做出像样的早餐,可是自己却一口没尝,一直呆呆的看着罗玄吃东西的模样。

“我去采药,你和我一道去吧?”罗玄不放心的看着她。

琉璃微笑摇头,向他挥手告别。

罗玄归来,人去楼空,只有留书一封。

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几个字:

“我出去走走,别担心。”

药草和心,散落一地……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