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四卷:番外 销魂殿 百花山谷

所属目录:第四卷:番外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常记得离筵饮泣饯行时,折尽青青杨柳枝。

欲拈斑管书心事,无那可乾坤天样般纸。

意悬悬诉不尽相思,谩写下鸳鸯字,空吟就花月词,凭何人付与娇姿。

……

我恨,我恨,我恨恨恨!

“昨天怎么样?”弱柳小脸彤红的问琉璃,都是她瞎说,害得她一晚上没睡着,脑海里都是些惊心动魄的画面。一想到那样仙人一样的罗大侠,可能会对琉璃怎么怎么样,她的鼻血就快喷出来。

“唉……”琉璃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跟只八脚章鱼似的。而乌黑的两个大眼圈,美曰可爱的大熊猫。

丫丫把小翅膀放在琉璃脸上拍拍,以表安慰。琉璃一面扯开手中的白色花瓣,一片一片喂到它的小嘴里。高兴得它嘎嘎直叫。

“还是没用么?”弱柳一看就知道琉璃又失败了,“别难过,或许是罗大侠觉得你现在年龄还太小了,希望再等你长大一点。”

琉璃翻个身,骨碌碌滚到地上,四脚朝天的躺着大声吼道:“我年纪不小啦!还差一年就成人了,难道他是害羞么?又不是没做过!真是的!”

弱柳已经听她惊世骇俗的语言听到麻木了,无奈摇头:“你不如坐下来,好好和罗大侠谈一下,问问他为什么那么久了还要跟你分床睡啊。老这样猜来猜去又百般勾引的也没用。”

琉璃皱起眉头:“我也不是说害羞问不出口,但是就是不敢问,因为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我。如果……如果他直接说不想,不能,不喜欢……我不知道我还如何用一个妻子的身份面对他,还能不能每天对着他开心的微笑。或许是现在生活已经太美好,连我也学会了自欺欺人。当初我已经冲动又任性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他逼到了那样的境地。结果一次比一次惨痛,不是分离便是失忆,不是武功尽失便是另嫁他人。我清楚他的性格,所以不敢再冒一次险了。如果我一次又一次的暗示他还要假装不明白,那我就更加不敢问了。”

弱柳身子震了一下,以前觉得琉璃只是天真淘气,却不知道她竟有如此多的思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或者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只有他们自己能解决吧。

“我和哥再过两日便要回去了,到时候你要继续努力啊!如果下山的话,便来婉庄找我们。”

“你们两个人能应付么?”

“放心,肯定没问题,庄里没什么高手,都是一些一般的护卫,以前我和哥一点武功都不懂,才会被欺负,现在我和哥对付他们已经绰绰有余了。”

“弱柳你有喜欢的人么?”

“呃……”

“你脸红什么?看来是有咯?是谁啊?长什么样子?”

“是爹再世的时候给我订的亲,就一个一般人家的书生。我只见过他一次。”

“挖,这样就喜欢上啦?长得很好看么?”

“恩,也不是说很好看,就是给人的感觉很舒服。不似一般书生的清高傲岸和慷慨激昂。也不热衷于考取功名,就很闲适慵懒的样子,笑容很温暖,像阳光一样。”

“很不错啊!你们家出事他知道么?”

“不知道,他一个人在离城很远的竹林里住着。没什么亲戚朋友,也没什么财势,我当时腿又断了,不想让他看见我那个样子,所以就没让他知道。”

“哦,那等你们把家里的事情料理完,就应该可以成亲了,到时候一定要请我去喝喜酒哦!”

“那是当然。”

丫丫突然拍拍翅膀嘎嘎叫了起来,在桌子上跳来跳去转圈圈。

“啊,信鸽来了么?貌似有信来了,等我一下。”琉璃光着脚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大笑着开心的跑了进来。

“哦耶!弱柳,我们可以和你们一起下山了耶!”

“啊?真的!”弱柳兴奋的拉住她的手。

“真的真的!有个好朋友要生宝宝啦!照相机要有宝宝咯!我去给玄哥哥说去!”

说着又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罗玄此时正在瀑布前那块凸起的巨石上静坐。突然琉璃大老远的便叫着他飞扑了过来。

直觉性的想要闪开,却又停住了。一是因为已经有昨天那些事了不想做的太明显,二是怕她掉下瀑布去。任她埋头在自己怀里,孩子一样亲昵的撒娇,手舞足蹈,却完全没留心她都说了些什么。

“玄哥哥!玄哥哥!我们明日便和弱柳他们一起下山吧?”

“什么?为什么?”

“啊!我说了啊,照相机和宝贝有小宝宝了,再过半个月就要生了,他不是很放心,希望我们去,顺便还有小宝宝出生了要设酒宴啊,到时候还可以看到天哥哥和娃娃呢!太好了!哈哈哈!他们动作好快啊!”

罗玄一脸无奈,他又不是产婆,生孩子这种事……

“终于可以下山玩了!我都有三个月没下过山了!都快憋出病来了!哦耶!反正还有时间,我们顺路再到处游玩一下吧!好不好啊!玄哥哥!”

“好。”罗玄点点头。

“啊!我最爱你了,玄哥哥!”琉璃伸出手环住他,大大的在他脸上啵了一个。

罗玄不自在的推开她:“好了好了,快回去,我说过静坐的时候不要打扰我!”

“恩恩!我现在就回去收拾行李!”

第二日一早他们四人便下了山去。因为方向不同,很快便分道扬镳。并交代弱柳他们家中若是有任何事不妥,便到赵祥吉他们住的百花谷来找他们。

途中,琉璃乐不思蜀的游山玩水,看尽湖光山色。能和罗玄这样在一起,一直都是她最大的愿望。

夜泊江中,无边水际中只漂着他们的一叶扁舟,琉璃仰卧在甲板上,看着苍穹中的明月和星子。凉风习习,神清气爽的她只觉得自己是在银河中飘荡。

罗玄躺在她身边,神思还是无法清净下来。但觉得天上的星座都幻化成琉璃各种表情的脸。

琉璃不厌其烦的在那数星星,很有催眠效用的突然叫他很想睡。

“冷……”人儿突然滚进他怀里。

“进舱里去休息了吧,很晚了。”

“不要,你很久没这样陪着我看星星了。”琉璃伸出手环住他的腰,罗玄不自在的把她小手拉着放上去一点。

琉璃努力的靠近他,把他的脸扳过来正对着自己,有点发痴的对望着。像这样安静又美丽的晚上,和他这样近这样近的躺在一起,过去的她想都不敢想。他们历经多少磨难才在一起啊,怎么能不好好珍惜。

琉璃望着他依然堪为天人的一张脸,可是此刻是可以触摸的,而那满头的银发,却又让她微微的心疼着。小手顺着罗玄的额头,再到眉眼,鼻梁,然后是薄唇。罗玄看着她慢慢迎上前的脸,知道一个正常的丈夫在此刻应该做些什么,却突然慌张起来。飞快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不让她动弹,轻声道:“睡吧!”

那带着魅惑的声音填补了琉璃对一个仅仅是晚安吻的亲密的不满,也幸福的闭上眼睛安然睡去。

到百花谷看见赵祥吉的时候,琉璃差点没乐翻过去,两个人打闹成一团。而挺着大肚子的梦宝贝嘟着嘴巴不敢乱动的眼巴巴在一旁看着。

琉璃也见到了赵祥吉传说中的师傅和师娘,真是一对冤家,三句话不和就开始吵架,吵到最后不是翻脸走人,就是打作一团。

北冥天和娃娃是他们后两天才到。娃娃半点也没有长高,琉璃继续开心的欺负她当玩具一样捏来捏去。娃娃还是那么爱哭鼻子,总是跟着北冥天寸步不离。

看来每个人,都生活的挺幸福的啊!琉璃咧嘴笑,眉间却有一丝阴霾。

夜里悄悄把娃娃拐来调戏,威逼加利诱。

“娃娃,天哥哥对你好不好啊?”

“当然好啊!”娃娃开心的吃着琉璃做的糕点。她也就做这些最拿手了。

“你们每天都干什么啊?形影不离的,看着对方久了会不会很无聊?”

“不会!我喜欢到处走到处看到处玩,少爷他就一直陪着我,碰到喜欢的地方就多住些日子。只要有少爷在,我每天都过的很开心!”

“那,那个你们那个什么了没有?”

“什么什么了没有啊?”

哎呀,她怎么也婆妈了起来,是因为娃娃太像小孩,不想荼毒她纯洁的心灵么?

“就是那个在床上啊,那个,那个夫妻间的事,你知道吧,就是那个亲亲,然后还有OOXX……”琉璃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也脸红。

娃娃像是明白了的甜甜的低下头去点了点。

琉璃晕倒状,虽然早有预料娃娃会惨遭天哥哥毒手,可是还是有点心情郁闷啊!

“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啊?快跟我说说,快快快!”

娃娃完全无视琉璃的一脸邪恶,单纯的回忆道:“半年前吧,本来每夜我都非要少爷跟我亲亲啊,那夜少爷和我洗澡,我缠着他不放,后来就……”

琉璃欲哭无泪,为什么相同的人,娃娃的诱惑就有用,自己的勾引就无效呢?是自己太缺乏魅力么?

“疼么?”

娃娃脸红红的低下头,不肯说。

“拜托啦娃娃,说吧,多说点让我参考一下,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这可是关系到我和玄哥哥的性福生活啊!”

“你们没有么?少爷说每个夫妻间都会这样,然后才会有宝宝,娃娃想要一个少爷的宝宝,所以虽然每次都会觉得很疼但还是缠着少爷要。”

琉璃堵住自己的鼻子不要流出血来:“娃娃你好强悍!你们都强悍!照相机动作更快,宝宝都已经制造出来了。呜呜呜,我怎么办啊……”

“少爷说两个相爱的人之间都会想要更亲密一点的。你和罗大侠那么好,应该什么问题吧?”

“有问题!问题大了!”琉璃眼中冒出熊熊火焰!

“娃娃!快跟我说每次你都是怎么顺利让和天哥哥那个啥的!哭么?亲他么?”

“我就是……”娃娃刚要开口,突然被一只手捞了起来抱在怀里。

“你在问她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北冥天有些脸红的无奈看着她俩。

“呜呜呜,天哥哥,玄哥哥他不肯碰我……”琉璃眼泪啪嗒的一股脑跟北冥天说了出来。北冥天脸更红了,这个家伙有没有搞错,这些事能拿到外人面前乱说么。

“快帮我想想办法啊!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我也不知道,我下次试探着帮你问问,你别再跟娃娃聊这些问题了。”北冥天抱着娃娃飞快溜掉,怀里的这个小妖精每天跟他呼喊着要制造宝宝已经够缠人的了。

琉璃无语望明月,再这么下去她就成怨妇了。

气鼓鼓的回房,哼,在百花谷里一间房里住着,这下玄哥哥没办法和她分床睡了吧!

没想到一推门回去,罗玄已经靠里面睡着了。

轻手轻脚的爬上床,看着背朝着自己的罗玄轻轻叫了两声:“玄哥哥……”

从后面抱住他,不相信他真的睡着了,肯定又是装睡。

小手试探性的从他衣服下面伸了进去,贴着他温润的肌肤一点点向上抚摸,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呼吸都不敢呼吸,马上要摸到那一点了,却又不敢的绕了过去。

心里知道都这样了,罗玄不可能不醒,可是这次他干脆都不阻拦,任自己轻薄。呜呜呜,他到底要她怎么办。

琉璃收回手来,却不小心的触到那一点。吓得脸彤红的,乖乖躺好了再不敢动。

罗玄双眼一睁,轻轻的倒抽口凉气。再这样被她磨下去自己就疯了。

几天之后梦宝贝顺利诞下麟儿,娃娃和琉璃喜欢的不得了,不停的抢着要抱。

酒足饭饱,娃娃扯着北冥天袖子:“少爷,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有宝宝?”

北冥天连忙捂住她的嘴,抱她坐在怀里,尴尬无奈贴在她耳边轻声说:“快了,别急。”

周围笑倒一片,琉璃嘟着嘴巴,看着身边一对又一对毫不在乎旁人,亲亲我我,抱来抱去,心里老酸老酸。特别是赵祥吉对妻子体贴有佳,还真有几分做爸爸的样子。

看了罗玄一眼,还没等她有所动作,罗玄竟已然察觉的闪开离她三尺远。她知道他从不喜欢人前跟她有任何过密的举动,可是人后呢?也从没见他主动过啊!

哼,不准!

琉璃八脚章鱼一样贴了上去,环着罗玄脖子吊在半空中荡啊荡。

“不就是大树么,她也有。”神气活现的对娃娃做个鬼脸。

罗玄不习惯的把她拎下来:“别闹了,成何体统。”

琉璃心下一黯,他就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么?嘿嘿的笑了两声跑到门边:“娃娃我要去溪边抓鱼你去不去?”

“去!”娃娃挣扎着从北冥天怀里跳了下来。

“你吃饱了没?”北冥天拉住她的手。

“饱了饱了!”娃娃跑的摇摇晃晃。

“那小心一点!”

“知道知道!”琉璃回头笑,天哥哥还真会瞎操心啊。再看罗玄,和梦银子相谈甚欢的样子,根本就没看她。

琉璃嘟下嘴巴,很快便牵着娃娃的手跑远了。

过了一会儿。

“我们不是去溪边抓鱼么?怎么跑到屋顶上来躺着了?这上面有鱼么?”娃娃有些害怕的四处望望,害怕不小心掉下去。

琉璃仰卧在房顶上看着夕阳,嘴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

“不想去了,看落日吧,多好看。乖乖躺着,别动。”

“你和琉璃怎么了?”北冥天突然问道。

罗玄身子震了一下:“什么怎么了?我们很好啊!”

“琉璃说的可不是这样,她说你不肯碰她。”

罗玄眉头紧皱:“她把这个都给你说了……”

“距上次大战有一年多了吧?”

“恩。”罗玄点点头,两人步子不停的在花园里走着。

“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我会以为你……不行了。”北冥天打趣道。

罗玄停下脚步无语的瞪视着他。

“我一向清心寡欲惯了。”

“你还爱她么?”

“你这是问的什么话。我们俩已经成亲了。”

“我以为爱一个人应该是会很想占有对方的。”

罗玄不语。

“你如果心里有什么结解不开,应该好好跟琉璃说的,我相信她能理解。”

重要的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又该怎么和她说呢?

“我也不知道不懂怎么去爱一个人,但是我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着,珍惜她,努力对她好。”

“孩子么?笑话,难道你对她只有父爱么?”

罗玄不说话。

“你爱她的方式不对,你要好好反思一下。不然会为以后生活埋下隐患的。”

“我暂时还没想清楚,我需要一点时间。你和娃娃怎么样了?都还好吧?”

“我也头疼,她身子还是很弱。你肯定她如果怀孕的话不会有任何危险么?”

“这个不会,你放心……”

罗玄和北冥天延着长廊慢慢走远,消失不见。

琉璃拿下捂住娃娃嘴巴的手,娃娃开始大口的吸气,差点没憋死她。

“怎么了?”娃娃看着琉璃夕阳残照下苍白的脸。

“没什么……”

凉风习习,寒入骨底。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