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三卷:琉璃碎 第79章 流光飞舞

所属目录:第三卷:琉璃碎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乔木查对景海棠初雨歇,

杨柳轻烟惹,碧草茸茸铺四野。

俄然回首处,乱红堆雪。

……

正当一切都乱成一团之时,听力敏锐到常人无法比拟,而又不若罗玄和一剑莲此时枉顾周围一切的北冥天反而首先发现了四周的异动。

“大家小心!”

因为面前的一切发生和转折的都太快太戏剧,根本没人留心提防周围。

突然一个什么东西从空中掉了下来,落在草地上,然后炸了开来,飘出一阵蓝雾。

飞花,何昔,娃娃等一些没有武功底子的当场就晕了过去。

罗玄一剑莲等人大惊失色,这香味,好厉害的毒!

“大家屏住呼吸!”

琉璃只觉得辟尘珠烫得很厉害,虽然她没事,但是卢杨飞雪和北冥天还有今昔飞絮他们都面色发青。

赵祥吉飞快的封了梦宝贝和飞絮等人的穴位让毒气不至于攻心,望着四周大喊:“哪个王八蛋暗中下毒害你大爷,给我滚出来!”

就听外面传来一阵雷霆般猖狂的大笑。

“轩辕战!”一剑莲紧皱起眉头,这下大事不妙了。

院门大开,一个锦袍高冠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个蒙着面纱的女人。

罗玄颤抖着身子,退了两步。

“还是神仙府主厉害啊,竟然先我那么早就来闹场子了。我昨日听见我放进你府里的探子回报说你武功尽废我还不相信,所以今日特意大老远来瞧瞧。心里还捉摸着呢,这卢杨公子大婚也不给我发个帖子实在太不够意思了。可是冒然登门拜贺有失提统,就在一旁远观着,没想到不但看了场抢婚的好戏。竟然发现连罗玄的武功也废掉了,哈哈哈。我要是还不露面的话,就太浪费了老天给我的这个大好的机会了!你说是不是啊,若花?”

旁边的女子不说话,只是惊艳的眸子满是恨意的一动不动的盯着罗玄。对周遭的一切都置若罔闻。

罗玄慌忙的掏出百解丹给今昔让拿众人吃了。知道看来是要有一场硬仗要打。而武功本来最强的自己还有一剑莲都废了。现在余下最厉害的应该是卢杨飞雪,然后就是北冥天,今昔还有赵祥吉。

“废话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天机图你不是都已经拿到了!”卢杨飞雪心里隐隐颤抖的把琉璃护到身后。他看得懂轩辕战太阳穴和额头上那突出的三条红色血线。他已经把天机图上的武功练到第二重了!如果罗玄和一剑莲没有失去武功的话自然是不怕他,只是现在……

“哈哈哈,想不到今天,罗玄,我终于有机会报仇了,卢杨公子还有府主大人你们放心,看到你们拿给我天机图的份上,我会给你们留个全尸的!”

说着衣袂翻飞,身后一片血气红光冲天,面容瞬间狰狞可怖,犹若魔鬼一般疯狂大笑着就向罗玄等人攻了过来。罗玄仙人走匆忙回避躲闪,没想到他速度和力量居然增长了这么多。

卢杨飞雪和今昔,北冥天还有赵祥吉等人都围了上去,四人打他一个竟然不占半点优势。罗玄怕伤及中毒昏迷的众人,飞快的向墙外掠去,轩辕战也一边打一边追了过去。般若花和琉璃还有一剑莲也随后跟上。

一剑莲武功皆废帮不上忙,只在一旁心惊肉战的看着,时刻担心卢杨飞雪和罗玄的安危。

轩辕战招招直逼罗玄,无奈被另外四人缠住,罗玄刚停在半空中喘了口气,般若花又毒掌劈了过来。每招每式都是无尽的恨与不甘。

“若花……”

般若花不说话,之前毒气攻心,筋脉尽断,她被轩辕战冰冻在悬棺之内,活死人一样每一分每一秒的数着,数着何时才能再见罗玄再报仇。好不容易轩辕战拿到了完整的天机图,练习上面随时可能导人疯癫的魔功,然后替自己硬用内力接脉,没日没夜的疗伤。虽然总算能够行动,可是容貌尽毁听力尽失而且不能说话。如今的自己,需要轩辕战魔功相辅每日饮血续命,不过是个又丑又聋又哑又疯的怪物罢了!!而心中唯一支持她活下去的就是:

罗玄,你要跟我一起死!

罗玄看她第一眼便知她身上剧毒直到现在都根本未除,心肺都几乎腐蚀坏了,虽然有轩辕战给她强制续命,却也拖不了多久了。为什么?他本以为轩辕战早已替她解了毒的。

原来如此,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轩辕战会变成这样,又会如此恨他了。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心痛愧疚充斥着他,却不知道欠她的一切又该怎样还。突然停下闪避的步伐,静静的站在那里。如果一死能消他心头之恨的话……

却突然一人出现挡开了般若花的掌风,和她缠打在一起,扭头对自己怒目而视。

罗玄身子一怔,恍然大悟,苦笑一声。是啊,明明自己刚刚才用这话训斥过琉璃。自己却又……

这世上,有些债,可能真只能等到下辈子了吧。

琉璃虽不是般若花的对手,但是因为有仙人走,所以左躲右闪,倒也勉强能拼个平手。

罗玄犹豫再三,不知道帮哪边才好,可是轩辕战太过厉害,那边四个人几乎都已经支持不下去了。轩辕战血掌掌风席卷之处,草木皆灰。仰天大笑,犹如修罗。众人皆是胆战心惊,一剑莲更是身子发抖,仿佛看见再世的卢杨梵音!

犹疑片刻,终于还是加入对战轩辕战一边,让轩辕战的攻击都放自己身上,尽力牵制他。知道今日若是不除去他的话,等他魔功大成,武林又是一场浩劫。

可是轩辕战今时不同往日,越战越勇,掌风也越来越狠,赵祥吉一个不慎右后肩被击中,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照相机!”琉璃瞥见,心急如焚的想要摆脱般若花过去,刚腾起的身子,却被她一掌扣落,剑气削掉了自己几缕头发。

摇摇晃晃站稳了,紧咬下唇瞪视着她。

“你就是般若花?一开始就是你下毒害玄哥哥的?”

般若花不答,读唇语知道她在说什么,虽然一开始就从轩辕战那大概得知罗玄和她的事,可是那声玄哥哥,还是深深的刺痛着她!

为什么!为什么她都使出那样手段依然做不到的事,她却可以!还让罗玄在整个天下人面前恍若癫狂的寻她!为什么!

琉璃左右分心,受不住她那样疯狂狠毒的打法,而且她经验老道,下手毒辣。琉璃只能靠着仙人走拼命的闪躲,然后往轩辕战他们那里靠近。

以前总是不停追问玄哥哥是谁下毒害他的,口口声声说要帮他报仇报仇,但是现在,这个人就站在面前,她却是只有同情和怜悯,半点都恨不起来了。

因着爱了他,也就懂了她……

眼见那边逐渐不敌,赵祥吉和今昔都已经身受重伤,只有北冥天和卢杨飞雪和轩辕战尽力僵持着,而轩辕战却始终一心攻向左顾右闪的罗玄。而且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功力,下定决心要跟罗玄拼个鱼死网破!而这几个缠人的角色必须要先解决。

眼看轩辕战一掌直取北冥天要害,罗玄仙人走幻化到北冥天身前,妄图化去他的力,右胸却仍被打到。北冥天趁此天诛剑霎时光长,硬生生砍去了轩辕战伸出的右手。

琉璃看到罗玄中掌,心惊下一个分神,被般若花的长剑砍在肩上,却听见哐的一身,太大力,剑身竟然崩断了。外面喜服裂了开来,露出里面完好无损的冰蚕纱衣,琉璃惊魂未定,还好自己穿着冰蚕纱衣,不然这臂也废了。可是还是被大力震得肩失去了知觉,手几乎连剑都端不稳,只好换到另外一边。

两边都打得天昏地暗,轩辕战力求速战,不要命的强制将功力提升了一倍,太阳穴上的血脉都快要突爆出来!

罗玄受伤不轻,看着琉璃和般若花的缠打也是心惊肉跳,不断分心。

轩辕战魔性大发,双眼赤红,犹若野兽。速度更是快到不可思议。北冥天为了掩护罗玄身中数掌。一剑莲从一旁射出的毒针,也被他尽数反弹回来。轩辕战拖着残臂,厉鬼一般的一招招击向罗玄。

卢杨飞雪好像又看到了当初走火入魔的父亲。知道这一死战,就算拼个你死我活,他们也不可能胜得了轩辕战。

一剑莲,若我死了,你可会为我哭?

琉璃大惊失色的回头,不明白那边为何会突然红光冲天。

罗玄和一剑莲拼着命的却根本没办法靠近卢杨飞雪。看着卢杨飞雪长及脚踝的发更加疯狂的生长弥漫,而周身更是无数透明丝线一样的气流四处飞窜,轩辕战被看不见的线和力量牢牢缠裹住,而一把把锋利的气刀迅速的在他身上割出一道道的口子,鲜血流了一地。

轩辕战大吼一声,罗玄和一剑莲被翻飞喷涌的气焰震开两米开外。却见卢杨飞雪静止在半空只,红衣胜雪,缎发翻飞,花一样的向四面八方绽放射出。

轩辕战一掌又一掌的击在他的身上,他却一动不动。长发,光带,气流,陡然收紧,把轩辕战紧缚其中。

轩辕战惊恐的大吼着:“你竟然也习了天机图上的武功!!”

卢杨飞雪淡淡的笑,虽然脸上有巨大的伤疤,依然倾国倾城。

“很小的时候就记在脑子里了。只是我们拿到的,都是残卷。只要练到第三重,最后,就只能是走火入魔的结局了……”

说着双手结印,红色如花朵一般的火焰慢慢升腾了起来。

“红莲之火!??飞雪!不要!”一剑莲飞身扑上去,却又被巨大的红色光罩反弹了回来。

“天有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寂寞涅槃……”卢杨飞雪轻声哀叹,那样圣洁而安静的笑容,恍若观世音菩萨。

火焰蔓延开来,摆脱不开的轩辕战发出痛苦而愤怒的嘶吼,然后身体一点点在火中融化。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连般若花和琉璃都愣在那里。看着上空几乎毁天灭地的红莲之火。

“飞雪!飞雪!”一剑莲满脸是泪,面容扭曲。

般若花看着轩辕战始终望着自己的眼睛,嘴唇颤抖着,却始终说不出话来。那眼睛里有痛苦有执着有坚定,可是写满了无悔。看着那向自己伸出的手终于还是焚化在火焰中消失殆尽,般若花终于发出了尖锐而奇怪的哭叫。

琉璃无力的跪在地上。看着卢杨飞雪对她像往常一样那样温柔的笑着。

……虽然以前说过一遍了,但是还要再说一遍,雪哥哥也喜欢琉璃,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什么状况下,你都要记得我今天说过的话。雪哥哥喜欢你,是真的喜欢,现在只想放下一切跟你每天无忧无虑的生活,照顾你,呵护你,雪哥哥只希望你能幸福,知道么?

泪水拼命的滑落。她知道,她知道!她知道啊!

本来一切都很好的,都已经想好了的!一剑莲也已经明白了,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

他们都会得到幸福,他们都会幸福!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不要离开!不要离开她啊!!

“雪哥哥……”琉璃大声的哭喊着。

一剑莲转身看着怔怔愣在那里有如雕像般的罗玄跪了下去静静磕了一个头。

“师傅,一直以来,你都是我最敬爱的人……”

罗玄颤抖着嘴唇没有说话,双拳紧握。眼睁睁看着他用劲力气飞蛾一般扑向那团耀眼的火焰,向卢杨飞雪伸出手去。

“黄泉路上,也想有你陪……”

卢杨飞雪笑着落泪,握住他的手把他拉进了火焰之中。

“不要啊!雪哥哥!”琉璃眼睁睁看着那红莲一样的火焰光华越盛,有如太阳一般让人无法直视。而那双紧拥的身影瞬间化作碎片一样的风中微尘,随着逐渐湮灭的火焰,消失在日光之下,只留下无数银光闪闪的碎屑在空气中悬浮,流光飞舞。

琉璃奋力的爬起,追逐,想要将那些碎片握在手里,声声哭喊,气血倒流,满脸血泪。

罗玄迎风伫立,满目苍凉,生命从来都恍如烟火,脆若流痕,而爱,更是交织出全部的眷念与沧桑。

“公子……”今昔泣不成声。或许这样,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归宿吧,那样幸福笑,他从未在他脸上见过。

可是……

“琉璃!”罗玄的哀伤,几乎瞬间化为变了声调的惊呼,惊醒都各自沉浸在悲痛之中的今昔他们。

琉璃泪眼模糊的望着天,妄图抓住更多空中飞舞的碎片。

仓促转身,却只看到般若花疯狂而血红的眼睛,用劲全身功力的一掌,正中心口之上。周遭很安静,琉璃能听见自己心脉一处处断裂的声音。

鲜血喷出,溅红了般若花一身白衣。

罢了,他欠下的债,我替他还了就是了……

“琉璃……”她听见山崩地裂的一声吼叫,仿佛野兽的哀鸣。

琉璃苦笑,对不起啊玄哥哥,这次如果离开,真的不是我故意的。

身子高高的飞起,流星一样滑过一道弧线又重重的落下。

罗玄飞速上前,接住她无力的身体。强烈的恐惧几乎将他整个吞噬。

“不要!不要!不要啊!!!!”大声的吼叫着,面上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仿佛疯了一样,悲伤的气浪一波又一波,四周的草瞬间焦黑。

琉璃努力的想要开口说话,可是不停的吐血。罗玄疯了一般的为她擦去,却仍然不断的往外涌着。罗玄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软了,生命也正迅速的从自己身体里抽离。

“没,没事……”琉璃很拼命的想对他笑,想要说话,不停的和他说话,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他们彼此之间,还有什么话需要说么?她对罗玄,早就言尽了,也没有必要像在天山上最后一刻那样,问他爱不爱她这种傻问题了。他只需要知道,自己一直是爱他的,始终都是爱他的,哪怕失去记忆,也从来都没有变过。

“玄哥哥……”她哭着喊,努力伸出手去,罗玄匆忙的握住。琉璃一面笑一边哭,痴了一般,握着罗玄的手在嘴边轻轻吻着,咬着。罗玄满手都是血,怒目圆睁,有若厉鬼。

“琉璃!琉璃!不要!不要!”

琉璃望着他泪水不停的掉,身体里好像有一把火正在熊熊灼烧着,大脑里一片混沌。恍惚之中,仿佛又回到天山的时候,他一边低喘一边低声叫着自己的名字。

那时的月光,好美……

玄哥哥,爱上你,我从来都没后悔过。

“琉璃!”

罗玄看着她慢慢闭上眼睛,嘴角含着笑。小手仍紧紧的与他十指相扣。

惊天的怒嚎,连失聪的般若花,也仿佛听见了他的悲鸣。不可置信的看着已是满头银发的那个她似乎从来都不认识的罗玄,竟然哭喊着落下了泪来。

那是怎样的景象,般若花一面退一面摇头。为何?为何?是什么,竟然让罗玄变成了这个样子?

一向寡情的他,竟然会对那女子用情如此至深么?

为什么!为什么!

她看着罗玄抱着她的身子疯狂的喊着:“不要!不要!不要再离开我!”

那凉薄的唇,一面颤抖一面褪去最后一丝红色。那清凉的泪,一颗一颗又一颗的滑落在琉璃的脸上,似要将他这一生累的欠的,全部还尽。

为什么,最爱他的,明明就是自己啊!

般若花一掌直向罗玄头顶劈去,他却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一般,不闪不躲。

至始至终,他的眼里,就没有过自己的存在吧?

手停在半空中。我不会,我不会就让你这么死的!我不会就这么成全你们让你们俩一起死的!!!

反手一击,改向直扣自己咽喉。手指硬生生刺穿整个颈部,又狠又准。倒在地上时,身体仍在不断抽搐,鲜血汩汩的流出,直到咽气,眼睛依然圆睁着看着罗玄。

只是罗玄完全沉浸在悲伤和绝望之中,万物都寂灭了,至始至终,望着琉璃,头都没有抬过一下。

“求你了!醒来啊琉璃!不要!不要再离开我了!”

北冥天,赵祥吉,今昔,还有被何昔救醒的众人都赶了过来。却都只远远的站着流泪哭泣,半点不敢惊动。看着那曾恍若天人的男子,那样疯癫的几乎完全丧失了理智。一直抱着琉璃不肯死心的往她身体里又是输内力,又是拼命乞求。

“醒来啊,醒来啊琉璃!玄哥哥一定会把你治好的!那么多次,玄哥哥都把你治好了是不是?有玄哥哥在,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一定不会的!你快醒来啊!”

往事一幕又一幕的在脑海中回放着,是自己,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甚至,甚至直到最后一刻……

“睁开眼啊!琉璃!”罗玄的声音几近沙哑了,“玄哥哥还有话没来得及跟你说……玄哥哥是爱你的啊!你知道么?你醒过来啊!”

为什么当着面的时候,始终没有勇气告诉她呢?是因为过去自己,错了太多?

事到如今,终于晚了,来不急了。她甚至不知道,不知道自己至始至终,是爱着她的啊!她那么久以来的努力!那么久以来的坚持!都是值得的啊!

“醒来啊,琉璃,玄哥哥是爱你的啊!醒来啊!是玄哥哥错了!你不要离开我!我们一起回哀牢山,我们再也不分开了!!琉璃!”

若是没了你,要我如何活下去?

伸出手去,摸了地上的那把残剑。

“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面上微笑着,用力往心口刺去。

琉璃,若有来生,定好好守着你,爱着你,不再如今日这般追悔莫及……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