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三卷:琉璃碎 第78章 西子红妆

所属目录:第三卷:琉璃碎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凉夜厌厌露华冷,天淡淡银河耿耿。

秋月浸闲亭,雨过新凉,梧叶雕金井。

柳花风微荡香埃,梨花雪乱点苍苔。

锦绣云红窗缥缈,麝兰烟翠帘叆叇。

……

和上一次北冥天的不同,这次的典礼婚宴虽然排场极大,极尽奢华,但是来宾却为数甚少,甚至不让卢杨产下各分店掌柜到场拜贺。不然以卢杨家的势力和气魄,怕是到场祝贺的整个山庄都装不下。但是鲜花和贺礼依然堆满了庭院和长廊。

仪式也很简单,会会宾客,拜了天地,第二天一早两人便启程顺江东下。

踩着一地的红色炮竹烟花纸屑,听着锣鼓的吹拉弹唱。庄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的摆出笑脸,可是都笑得跟哭一样。

吉时马上要到了,可是高堂不见了,高堂还没来。

“要继续等下去么?”今昔低下头问卢杨飞雪,不敢看他的脸。卢杨飞雪再不戴面具,再不遮遮掩掩,美丽绝伦的脸,连同脸上的巨大伤疤,就这么坦然而又怵目惊心的露在外面。看得在场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要落泪。也不知是为他而伤心,还是为那破碎的美丽而哀悼。

卢杨飞雪却那样安静而肃穆的坐在那里,不复当初半点慵懒的姿态。下人们都在想,这个摘去面具的男人,真的是他们的公子么?

“再等一会,迟点没关系。”

他在等什么?在等罗玄来么?等他来做高堂,还是等他来抢走新娘子?卢杨飞雪眯起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太阳和蓝天。现在一切都与他无什么关碍了,他早丧失了权力,只需要安静的等,等他们做出选择。

“我去房间里看看琉璃准备的怎么样了。”今昔望望热闹非凡到处张灯结彩的花园里,明明盛夏光景,为何却隐见一副颓败迹象呢?

敲开房门,看琉璃被飞花飞絮还有一大堆人围着,也是叽叽喳喳乱哄哄一团。

“都穿戴好了?”悄悄塞给琉璃一封信,琉璃飞快的藏进了袖子里。

“当然啦!什么时候开始啊?”飞花开心的扑到他身上,握住他的手,一个劲的跟他暗示说那嫁衣有多多多漂亮,她也好想穿。

今昔无奈的笑道:“快了。”然后摸摸飞花的头转身出去。做个管家,真是不容易啊。

一夜宿醉,这是罗玄凭生第一次喝那么多酒,也是第一次喝醉。

而所处之地,竟然是烟花柳巷。

如此荒唐,如此荒唐!

可是,这么久以来,自己又有哪一件事做得不荒唐?

辛辣而劣质的酒穿肠而过,罗玄躺在香艳而洒满玫瑰花的大床上,银白的发却依旧柔而不乱的铺开来,犹如绽放的雪花一般。

情深寿不永,红极相思泪。

蕴茏楼的花魁凄凄的唱着小曲,古琴竟然被她撩得跟琵琶一样婉转哀鸣。

是不是世人心里都有一段苦放不下,都有一个结解不开?

情是腐心之毒,哪怕自己回春圣手也医治不了。早知碰不得,却还是身不由己的陷了下去。现如今,他到底该如何是好?

来这烟花之地,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无处可去,只是突然想好好闻闻这脂粉香味,只是想看看这烟花柳巷之中,这些风流浪荡,爱美贪杯,只图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们,是怎样醉生梦死的快乐活着的……

是爱一个人累?还是努力不去爱比较累?

“你下去罢……”突然间,厌极了那靡靡的琴音,像极了琉璃在他耳边笑闹聒噪。

那女子在这惊为天人的银发男子目光下吓得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撞翻了桌子上的茶盏,连连道歉的收拾完毕退了出去。

一壶又一壶的酒浇灌着,周遭并不安静,不时有楼下纸醉金迷的吹拉弹唱和隔壁的女子呻吟声传来。

这个尘世,从来都是如此肮脏。

翌日醒来,已是日上的光景。隐隐约约听到哪里炮竹在响。

头痛欲裂,梦里全是往昔和琉璃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却听见外面有人在喊着:“卢杨公子大婚,今日城里所有卢杨家的店铺分号都在大肆庆祝,全部免费,大家快去光顾啊!”

狠狠的一闷锤打在心上,空气开始稀薄起来,大脑开始逐渐清醒。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吧,可是,自己难道就只能在这肝肠寸断的等着?还是到现场坐在最高处眼睁睁的看着?还是……自私的不管不顾,哪怕绑了她也要带她走?

罗玄没有决定,可是双脚不等他头脑做出判断已经踏出了蕴茏楼。仙人走,急速向前奔驰而去。这一生都没有如此的快过,可是前方,不知道是极乐还是地狱。

并不是戏剧化到赶到时刚好是叫夫妻对拜的时候,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幸运,或者巧合,或者晚一点点,就永远的错过了。

而对于罗玄老天给过他太多机会,甚至在此时还给了他时间和机会去思考,去选择。

琉璃披着盖头走了出来,明亮的阳光被她身上的流纱反射回来,光彩夺目的不敢让人直视。和卢杨飞雪站在那里,却怎么看都不像一对。

四周的人看到罗玄,自动的打开一条道来。

今昔在旁边说:“罗大侠你终于来了,请上坐。”

每个人都看着他,目光里有谴责有同情也有对他一夜白头的惊诧。

隔着盖头他看不清琉璃脸上的表情,只是见她身子轻轻晃了两下,然后手被卢杨飞雪小心的握住。

银白的长发被激得上下翻飞,不要看他,为什么每个人都在看他。如果真是,只要他的一个选择,就能改变一切的话。可是,他有什么权力去做这个选择呢?

……事到如今,你有什么资格?

……罗玄,不要让我,瞧不起你!

……

他到底应该怎么办?

“算了,就这样吧,我们继续,别逼他了,他如果来只是想看就这样看着吧。”

琉璃心在滴血,人世间什么怵目惊心的景象能比得过他的满头银发?他不阻拦,也不主婚,就这样吧,等到拜了天地,成了亲,两人的心都死净了,没气了,那也就行了。老天都给了他们俩选择的机会,是他们俩自己都放弃了。

“一拜天地……”满堂宾客,不是应该都欢天喜地,是谁触了霉头在低声啜泣?是谁死去的魂灵?还是被洒落满地的曾经?

“二拜高堂……”罗玄此刻眼睛直直的盯着琉璃的身影,已经几乎没有了呼吸。他知道,因为太过爱她,所以想至少不自私一次,尊重她的选择。如果这就是她的报复,这就是她选择的幸福,那么,他成全她。再不逼她,只在一旁好好看着。

如果自己从一开始就能明白,尊重她的一切选择,不逼她不爱自己,不逼她离开,不逼她嫁给别人,不逼她忘记,不逼她恢复记忆。一切,一切都只按她的意愿自然的发生进行。那么还会不会有这么多的纠结苦果,那么至少现在,她会不会还陪自己在路上,陪自己看雪花看夕阳?

爱她的一切,所以,也爱了她的选择。只是,他知道,这最终的失去和绝望,婚礼之后,他也再也活不下去了……

“夫妻对拜……”

随着罗玄硬生生咽下的那口血,还有一个坚决而铿锵的声音。

“慢着!”

众人皆朝罗玄望去,可是罗玄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门口,风卷起的发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

众人皆惊呼了起来:“一剑莲!”

没有玉辇,没有美婢,没有花瓣,没有华服,他就那样缓慢而沉稳的一步步从门那端走了进来。姿态奇怪而扭曲,卢杨飞雪知道那是他强制用药的结果,虽暂时能够行走自如,却撑不了多少时刻。

卢杨飞雪转过身不去看他,他又来干什么呢?难道昨日说的还不够清楚么?一张脸还不够的话,把命还他便是了。

“不要成亲,跟我走!”一剑莲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艰难的向他伸出了手。

卢杨飞雪睁大双眼惶恐的退了两步,撞倒台上大红的喜蜡,点点烛泪洒落一地。

周围一片哗然,乱成一团。

一剑莲依然坚定没有丝毫退缩的向他伸出手去:“跟我走,飞雪,我直到现在才明白,我真正爱的,始终爱的,一直都是你!”

四目相接,卢杨飞雪知道自己心里一直努力去堆建的什么东西坍塌成一片废墟。那双眼睛,熟悉的眼睛,和五年前在尸窟里一样明亮并且温暖他的眼睛。

为什么,他们一直以来要相互折磨,相互猜忌?为什么,有些爱有些事永远都深藏在心里,从不言明?

罗玄颤抖的扶住一旁的桌子,不明白一剑莲怎么可以做到如此义无反顾,坦然无畏?

琉璃低着头,看着地上卢杨飞雪脚边落下一滴滴水迹,看着身边这个马上就要成为自己丈夫的人一脸不信的拼命摇着头,往后退后着又退后着,终于竟然还是忍不住上前几步握住了那个人的手,然后和他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众人皆有晕眩的感觉。没有人看到琉璃喜帕下的表情,她只是安静的随便从身边一人那里拿来佩剑,然后轻轻斩断了身上和卢杨飞雪依然连在一起的红绸。

一剑莲看了琉璃一眼,拉住卢杨飞雪的手:“我们走……”

卢杨飞雪这才陡然清醒自己身在何处,又做了些什么。明明是和琉璃大婚,自己却在一剑莲如雷霆般响彻八荒的告白下情不自禁乱了手脚。

“不可以!”他拼命的摇头。

满是愧疚的甩开一剑莲的手,转身慌乱的看着琉璃。却见琉璃手中拖着长剑,一步步慢慢的向他们走来,剑在地上划出长长的深深的刻印。

一阵风吹来,琉璃扬手扯去了盖头,露出冰冷而面无表情的一张脸来,映衬着大红的喜服,美艳而惊心。

长剑举起,直指一剑莲。

“一剑莲!你昨日辱我在先!如今居然还胆大包天到跑来抢婚。反正我什么也没有了,大不了玉石俱焚,我琉璃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说着仙人走上前,用尽毕生所学的向一剑莲攻了去。竟是招招搏命,只攻不守,宁肯自伤七分也要伤敌三分。每每出手都带着狠毒与怨恨,下定了决心似的势必要与一剑莲同归于尽。

她真的觉得很可笑,连一剑莲都可以在看清自己感情之后,抛开一切仇恨,冲破世俗的阻碍和目光,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卢杨飞雪表白了真心。而罗玄,便只能永远在一旁对爱冷眼旁观么?

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才站在这里?

一剑莲武功全废,筋脉尽断,身体全靠药物才能勉强活动,幸好同样从罗玄那习得的仙人走始终是胜了琉璃许多层,才能一次次侥幸躲过琉璃凌厉而拼命的招数,可是几乎连举剑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不用提反击。

在场的人都吓呆了,不明白明明是大好的婚宴,怎么会突然演变到有人出来抢新郎,然后新娘和情人互砍的荒唐闹剧出来呢?今昔和北冥天等迅速的把他们疏散了出去,在场的没剩下几个人。

卢杨飞雪在一旁手足无措,琉璃下手太狠根本不留回路,他怕冒然阻止她招数发不出去只会反弹伤了她自身。

可是再这样下去,真的是玉石俱焚。

有什么怨恨,都朝他来好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在琉璃一剑劈下的时候飞快的挡在一剑莲面前,双手抓住了剑身。

琉璃剑僵硬在半空中,看着他一手的血,慢慢收回了力:“你要帮他么?你爱的也始终只有他么?我对你,到底算个什么?”

卢杨飞雪的泪忍不住滴落了下来:“我永远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你若非要消心头之恨,就杀了我好了……”

“飞雪!”一剑莲握住他的手。

琉璃哈哈大笑起来,泪水飞溅:“好一对伉俪情深啊!这喜服应该脱下来给你们穿才对!雪哥哥,我不恨你,可是一剑莲,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撇开剑柄绕开卢杨飞雪琉璃全力使出一掌向一剑莲打去。离的太近,卢杨飞雪根本阻拦不及。一剑莲冷笑一声,同样举起血红色的手掌,掌心里竟全是毒。

眼看两人毫无防守就要同时对上,琉璃却竟在最后一秒撤了掌,身子却仍直往毒掌扑去,竟是一意求死。

你们想在一起么,好的,那我就成全你们!!

“不要!琉璃!”卢杨飞雪速度再快却也只是扯下了她身上的红绸。他们两人谁都不能死,该死的是他!

可是最后只差那么一点点,琉璃静止在了半空中。

没有人能比罗玄快,也没有人能比罗玄更了解她。从她拔出剑开始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她意不在报仇而是根本就不打算活下去。

从后面抱住她微微颤抖的身子,不明白是什么给了她这么巨大的力量。为什么,总要逼自己,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又为什么总不懂,不懂得爱自己呢?

拥她在怀里,从空中旋转而下,琉璃猛的推开他,愤怒而绝望的眼睛瞪视着他。

罗玄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拿起掉在地上的剑,突然使劲往自己的左手上斩去,又快又狠。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每一个人都吓呆了。

琉璃面无血色的扑上去用力抱住他的左手:“你疯了吗?!”疯了疯了,所有人都疯了!连罗玄也疯了!又或许,他是最先疯还有疯得最厉害的那一个!!

“你到现在还不懂么?”

琉璃睁大眼睛望着他,懂什么?他要她懂什么!她懂,她都懂,她懂他死都不肯接受她,她懂雪哥哥和一剑莲有多深爱对方,她懂给周围人造成痛苦的,应该离开的,始终都是她!

罗玄冷漠却又悲伤的眼睛望着她,臂一挥,剑深深的飞插入后面的墙里。

“你的生命,对于你而言,就是如此轻鄙的东西么?以为没人需要你了,便不想活了?你到底是为什么才活着?爱别人,却不自爱,你的生命在你眼中,就如此不值钱么?

周围在场的每一个人,谁不在担心你,你对于他们来说,哪个不是拼了命也要去保护的。而你却从来都不考虑一下他们的心情,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厌恶伤害他人,却要伤害自己。而看到你受到伤害,看到你自我伤害,那些珍视你的人又会有多难过,会受到多大伤害,你却丝毫不理解。你永远便只能像个孩子一样自私又任性的去做每一件事情么?“

罗玄看着她,差点失去她的惶恐使得他的心还在微微打颤。最怕的便是每每看到她枉顾生死,丧失活下去的意志时候的样子。那死去而呆滞的目光神情,总是让他恐惧到极致,心痛到极致。

你的生命对于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是拼了命也要去守护的东西。就如同你对我一般。一次次不惜做到那样的地步,也要保护我,为什么对于自己,却总是那样毫不在意的放弃?

琉璃傻傻的愣在那里,转过头,看着满脸泪水的卢杨飞雪,看着大惊失色纷纷冲到自己身边的北冥天,赵祥吉,今昔何昔,飞花飞絮……

难道,自己眼中就只有罗玄只有爱?只为了自己深爱的人活下去?一旦不被爱了,便不想活了?

那这些以命换命的朋友们呢?自己可曾想过会让他们多难过多伤心?可曾想过自己这样,雪哥哥还要以何面目面对一剑莲,以何面目活下去?

你并不是只属于你自己的,

这世上,并没有只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以为擅自不经意的一个举动,说不定就时时牵动着别人的心,你看似自我的一句话,说不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大家总是会和某人相关,共有着某种东西

所以,无法随意。

随意生,随意死,随意爱,随意恨。

……

她终于真正意义上的明白了一个词,名字叫珍惜……

可是罗玄,你又真的懂了么?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