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三卷:琉璃碎 第66章 紫檀香木

所属目录:第三卷:琉璃碎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雨儿飘,风儿扬,风吹回忧梦,雨滴损柔肠,

风萧萧梧叶中,雨点点芭蕉上,风雨相留添悲怆,

雨和风卷起凄凉,风雨儿怎当,风雨儿定当,风雨儿难当……

琉璃趴在塘心亭里小憩着,手里难得的抱一本书,只是想体会一下古代人看书的感觉,无奈看不惯从右到左的竖排的繁楷,很快便昏昏进入了梦乡,口水流了一桌子。醒来的时候已经午后了,身上披了件白衣,迷惘的摸摸脑袋,却想不出是谁给自己盖上的。难道雪哥哥从外面回来呢,也不叫醒自己,兴冲冲的往卢杨飞雪的房间跑去。

回庄之后,卢杨飞雪便将她的房间从软玉温香她们住的北苑,搬到了自己的流雨阁,而罗玄也在琉璃隔壁住下。

虽然一切似乎是重新开始,但是琉璃仍然很快的适应了穿越的生活。只是偶尔一夜果带来的头痛与咳血,会把她吓得不知所措。何昔的医术毕竟有限,很多时候还是得靠罗玄医治。事关琉璃的安危,卢杨飞雪倒也不再和罗玄赌气。反而出奇的和善温柔顺从的态度,让看在眼里的何昔直打冷战。

琉璃丝毫看不出暗地里的波涛汹涌,自以为脱离以前的痛苦生活,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穿越传说,并且如众多穿越平凡女一样,遇上了帅到爆胎的白马王子。

只是每次脉搏被罗玄冷若寒冰的手扣住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微微打哆嗦。

磕磕碰碰的跑到卢杨飞雪的房间,却发现他还没回,转过头却看见罗玄刚好推门出来。琉璃缩一下脖子,最不习惯的便是他的目光。除了醒来那天第一次见到他被吓着之外,她再没有在这个好看到惊世骇俗的男人脸上发现过任何其他的表情。永远都是那么冰冷阴森,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似的。

只是,嘿嘿,她歪着头坏坏的笑着,不知道她的雪哥哥有没有他那么帅呢!

突然瞄见他的一身雪白,再看看手中的衣料,原来是他的啊,慌忙不迭的塞给他,结结巴巴的道:“谢,谢谢啊……”

罗玄一言不凡,转身又回屋子去了。

琉璃郁闷的站在原地,这人有病是不是啊!都这么多天了,一句话都没跟自己说过,每次都是冷冷看自己一眼都走。给自己看病也是问什么都不说,怎么问都不理自己。又不是哑巴,结仇也不用结这么深吧!

哼哼,气鼓鼓的跑去找何昔,居然连他都不在,想出去玩,又烦无思老跟着。于是准备自己爬墙,忘了怎么飞了,只好一个个的垫砖头。好不容易伸出去了半个头,突然身子一下子就腾空了,被一个熟悉的温暖绕在怀里。

完了,撒娇为上。

“雪哥哥,你回来啦……”笑眯眯的便往来人肩上靠,猫儿一样蹭啊蹭的,故作亲昵状。卢杨飞雪捻去她头上的树枝杂草,孩子一样抱着她便往回走。

“想去哪啊?都不叫上我?”

“你不是不在吗,我正想出去找你呢?”

“我才出去多久功夫啊,你就爬墙了?”

“什么爬墙啊!你才背着我爬墙呢!飞絮说你跟今昔喝花酒谈生意去了!”琉璃气鼓足了腮帮子,瞪着卢杨飞雪。

“她逗你呢,小笨蛋!”卢杨飞雪无奈的笑道,心结一解飞絮这丫头又回复到以前爱捉弄人的淘气性子了。

“我知道啊,我才不是笨蛋,可是还是会忍不住胡思乱想嘛!”

“吃醋?”

“才不是,谁敢跟我抢!哼!”

“呵呵,我刚去找了个东西给你。”

“什么?”

卢杨飞雪把一个福袋一样的香囊挂在她脖子上。

“啊!你刚刚去庙里给我求签啦?”琉璃眼睛笑成月牙儿。

“傻瓜,里面装的又不是符,是一些有很好镇痛作用的药粉,不然你老是突然头痛,记得随时挂在身上,不要弄丢了。”

“呵呵,其实还好啊,疼的也不是很厉害,放心啦,我失忆了嘛,一般电影里都这样。我又不瞎想,也不是有多严重。而且罗叔叔给的药也有在吃。咦,雪哥哥,你这怎么了?受伤了么?”

卢杨飞雪掩住脖子上的一小块淤血:“有么?可能不小心刮到了。”

“呜……这么晶莹剔透的皮肤,碰下就有印记了,你不要为了抢药去跟别人打架啊!”

“瞎想什么呢!对了,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啊?教你的那些内功心法可有好好练?你若用功一点,也不至于要爬墙这么狼狈了。”

“有你保护我啊,不用那么急啦!对了,雪哥哥,为什么罗叔叔那么讨厌我啊?我看他对飞絮飞花都不这样。”

“你很在意他对你的态度么?”

“还好吧,反正我招人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觉得有时候有点压抑,背上凉嗖嗖的。他阴森恐怖得真不是一般的吓人。你确定他不是坏人?”

卢杨飞雪沉默了片刻:“那就不要想了,不喜欢就尽量避开吧。”

“知道,我才不想看到他呢,好吧,虽然有时候会偷偷瞄两眼,但是只是因为他好看,没有其他的哦!哦,跟你说个事哦!”琉璃兴奋得眼睛贼亮的。

“什么事啊?”

“再过几天就是我生日了,我可不可以要一个生日礼物?”

“生日了么?好啊,想要什么?”

“要什么都答应我?”

“天上的星星都给你摘下来。”

“哈哈哈哈,我还没那么刁钻任性啦,我只想看看雪哥哥长什么样子!答应不?答应不?”抓住飞雪衣服使劲摇,使劲摇!

“如果很丑很吓人你怎么办?说不定有条大刀疤什么的,或者是一脸的大麻子。”

“呵呵,我才不怕呢,不管雪哥哥什么样子我,我都……”琉璃一脸幸福的把头埋在他怀里嘟嘟囔囔的说,“稀饭你……”

这个世界上最优雅,最温柔,对她最好的男子啊!面对他的宠溺,她常常幸福感动到不知所措。或许是老天见她吃了太多的苦,才让这么好的一个人,来把她一生所缺的爱,一次性的还给她。

“稀饭……么?”

“喜欢……”琉璃脸红红的表白,“我喜欢雪哥哥,想,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卢杨飞雪揉揉她的头发,冰冷的面具碰碰她的鼻尖:“听到你这么说雪哥哥好开心,虽然以前说过一遍了,但是还要再说一遍,我也喜欢你,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什么状况下,你都要记得我今天说过的话。我喜欢你,真的喜欢,现在只想放下一切跟你每天无忧无虑的生活,照顾你,呵护你,你知道么?”

“知道!”琉璃圈着卢杨飞雪的脖子,开心得好像8岁那年抱着第一次收到的生日礼物大大的维尼熊。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人全心全意的爱她了……

罗玄仍是白天黑夜的在炼制一夜果的解药,这一生也从未如此急切和烦躁过,眼睁睁看着琉璃和飞雪的感情日益加深,越发亲密,他心如刀绞,却什么也不能做。唯一的挽回便是赶快把解药制出来,心浮气躁的他,却总是一回回的尝试,一回回的失败的更彻底。

突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谁?”低沉着声音。

“罗大侠,今天是琉璃小姐的生日,公子设宴庆祝,请你务必出席。”

罗玄怔了怔,已经整整一年了么……从自己遇见琉璃?

不知道在房里熬了多少个昼夜的罗玄推门而出,已经傍晚不算刺目的夕阳仍然让的身子显得有些摇晃。憔悴的面容,面上的胡渣,他觉得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体里飞快的流逝着,不光是内力和修为,还有那么多年来在他身边恍如静止的封存的岁月和时光。

琉璃坐在堂上正兴致盎然的看台下的傀儡戏。卢杨飞雪请来了最好的傀儡师和吹埙人。看着台下的数十个真人大小的木头人儿身着霓裳彩衣,在傀儡师双手飞快的舞动控制下翩翩起舞,琉璃瞠目结舌。

突然余光撇见罗玄进来,顿时觉得整个空气都多了几分寒气。

好不容易等到开饭了。琉璃把自己特意亲手在飘香居做的中式生日蛋糕,类似于披萨类的东西端到桌子上,然后再点上十六枝蜡烛,大声的给自己唱起了生日歌。闭上眼睛,悄悄许愿,雪哥哥永远只爱自己一个人,不会被罗叔叔还有别的女人抢走,哈哈哈!

然后就开始收取各家的礼物,飞絮的金镶玉的龙凤镯子,飞花亲手绣的荷边丝巾,何昔的据说是家传武功秘籍的小册子,而小气的今昔送的居然是一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绿色植物,不过后来听说貌似本来是他的宝贝的就放过他了,另外还有软玉温香,张牙他们……可是就是没有罗玄的,呜,果然是小气鬼,哼……

饭桌上风卷残云着,见平时和睦的氛围因为多了一个罗玄的存在显得微微僵硬奇怪起来,不由得有点郁闷。

“罗叔叔我的伤势什么的没大碍了吧?”

她突然一句问话,所有人都傻在那了。

何昔连忙道:“没大碍了,再观察段时间就完全没事了。”

“哦,罗叔叔是神医吧?是不是总是到处奔波给人看病啊?有没有固定的居所?”

罗玄静静夹着菜吃着,仍是不说话。

何昔赶忙道:“有啊,哀牢山可是人间仙境……”

琉璃瞪何昔一眼,不要跟她捣乱啊!她就不信逼不了他开口跟她说话。

“那罗叔叔准备什么时候回哀牢山啊?有机会倒很想跟你一块去看看。”

罗玄筷子在半空中僵了一秒,然后继续埋头的吃饭。

琉璃腮帮子一鼓真想发飙,就奇了怪了,自己做错什么了,他总是对自己这么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而自己为什么又那么在意他对自己的态度呢,郁闷死她了!

突然小手被卢杨飞雪握住,轻轻安抚:“琉璃不可以失礼哦,这不是催着罗叔叔回去嘛!罗叔叔要离开当然是得等着主持完我们婚礼后再走啊,我就只剩下这么一个长辈了。”

席间鸦雀无声,只有罗玄筷子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我吃好了先回房,你们慢慢吃。”罗玄,艰难的起身,然后尽力着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慢慢往外走。

何昔满是不忍的看着他憔悴的简直不成样子的背影,这真的是当初那个涤荡无尘的神医罗玄么?

琉璃恨恨的大口吃饭,她明明这么聪明伶俐,活波可爱,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那么讨厌她,不甩她呢!气死她了!

罗玄飞速的向前奔着,仙人走的步伐凌乱而无章法,耳边过的是呼啸的风声,快到他简直呼吸不到空气。这是怎样的疼痛和窒息,他还能坚持多久?他还得坚持多久?不想看,不想面对,可是更没办法离开。

他不信,他不信,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所有的结果他都可以承受。他不后悔,他也愿意看到琉璃像今天一样忘掉一切开心的笑。可是为什么痛?为什么痛?……

“玩尽兴了么?”卢杨飞雪宠溺的摸着她的小脑袋。

“恩恩,不行了,我撑的走不动了,抱……”琉璃习惯性的伸出双臂,帅哥当前,便宜当然是能占就占。

卢杨飞雪一把把她横抱起来,乐得她咯咯直笑,最喜欢的就是双脚离地腾空而起的感觉了,很幸福很幸福,幸福到转圈圈一样的晕眩。从做婴儿起妈妈就没抱过她,能让人这样搂在怀里,是多么温暖的事情啊。

“赶快回房,赶快回房!”琉璃兴奋的嚷嚷着。

“那么急干吗啊?”

“当然急啊,我要拆礼物啊,还有份大礼没拆呢!”琉璃色咪咪的望着卢杨飞雪面具后的秀色可餐。

卢杨飞雪轻笑一下,风一般优雅的飘进琉璃的房间。把琉璃放在床上站着,差不多和自己一般高。

琉璃深吸一口气,双手捧住卢杨飞雪的面具:“准备好了么?我要拆咯?”

“呵呵,拆吧,傻瓜,以前又不是没见过。你还真是把什么都忘了,连我都殃及池鱼。”

没去深究这句话什么意思,只是真到这关头反而有点不敢了,最后还是咬咬牙,伸手便把面具揭了下来。

眼前白光一闪,琉璃身子晃了晃,直直的向后栽倒。卢杨飞雪赶忙接住她,琉璃怔怔的望着离自己只有一公分的堪比天人,无与伦比的一张脸,大脑中一片空白。

“怎么了?哭什么啊?”卢杨飞雪好笑的替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居然还是连这点免疫力都没有么?

“哭?哭了么?”琉璃揉揉眼睛,吸一下鼻子,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就无知觉的掉下来。心里暗暗骂着,世上怎么会有人美到如此惨绝人寰?

惊叹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担心和慌张,自古红颜多薄命啊,何况以雪哥哥的天人之姿,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她得花多少时间精力应付一大堆人跟他抢老公啊!真是太没安全感了。怪不得那个什么罗叔叔视自己为大敌呢!唉,红颜祸水啊祸水……哈哈哈哈,想不到那么漂亮一个美人儿居然是自己的了,苍天有眼啊,哈哈哈哈哈……

正当她笑的得意的时候,卢杨飞雪眼角瞟了眼门外,嘴角轻轻扬起,微微低下头,吻住了琉璃正仰天大笑,张开得十分不雅观的小嘴巴。

笑声嘎然而止,琉璃只觉得漫天都是小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

卢杨飞雪的吻温柔而又浅淡,像极了和煦的微风,吹得人陶醉其中,蜻蜓点水般的一下又一下拨动着琉璃的唇还有琉璃的心。琉璃僵硬着身子,傻傻的睁大着眼睛,以为自己身在幻境。

“吸气。”卢杨飞雪笑着轻咬一下她的下唇。

琉璃这才大口的开始呼吸,嘴唇麻麻的,身子麻麻的,心也麻麻的,整个人都软了。卢杨飞雪顺势把她推到在了床上,俯视着两颊通红的她,恶作剧一般的露出媚人的微笑,迷得琉璃更加三魂去了七魄。

潮湿而温暖的呼吸喷在自己颈窝旁,引得琉璃一阵颤栗,耳垂突然被卢杨飞雪含在口中,忍不住惊讶的低吟出声:“雪哥哥……”

“别说话。”飞雪看着琉璃茫然又迷醉的表情笑意更浓,深深的吻下去,轻易的撬开琉璃的唇,刷过贝齿,勾着她的舌,翻云覆雨。琉璃在慌乱中喘不过气来,心里又害怕又紧张,眼睫逐渐湿润,手死死的拽住飞雪的衣襟。

“这个才是真正的生日礼物。”卢杨飞雪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眉梢眼角都是让她安心的暖意。

琉璃通红的颊上有长长的低垂的睫毛的阴影。翻转了身子把头埋进被子里不说话,老天啊,她的初吻没了!还没等她先出手狼吻雪哥哥,竟然自己先被吻了!啊啊啊!不行,不行!下回一定要压回来!!!!

“另外还有我特意让今昔从波斯人那给你带的小玩意哦,我去帮你拿过来。”

卢杨飞雪推开半掩的门,笑意更甚。看着门柱上的几个深深的指印,再慢慢弯腰从地上的鲜血中捡起了那个紫檀木雕刻的巧夺天工的小人儿,衣袂、彩带、纹理、连面部表情都栩栩如生,不是琉璃又是谁呢。

“生日礼物……么?”月色凄寒中,嘴角斜斜上挑。雪白的袖子拭去木人上的几滴异常鲜红的血迹,然后慢慢放入自己怀里,转身离去。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