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三卷:琉璃碎 第64章 已成昨日

所属目录:第三卷:琉璃碎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欢笑地不堪举目,回首处景物萧疏。

星前月下谁共语?谩嗟吁,何如?

卢杨飞雪难得的大清早上出现,想是一夜未眠的缘故,推开房门未见琉璃,连忙急往一旁的罗玄房里奔去。却只见罗玄晕倒在门边的地上,衣襟上点点的殷红,如梅花绽雪。想是最后挣扎的爬到门边最后还是晕了过去。一探脉门,大惊失色的发现他一身惊天绝世的武功竟然废了七七八八。

“怎么可能?怎么会?!”心急如焚的源源不断的往罗玄身体里输入内力,过了约一柱香的时刻罗玄才悠悠转醒。

睁开眼首先看到的便是卢杨飞雪冰冷的面具,看不到他面具后急切的脸。

“琉璃……快去找琉璃……”

卢杨飞雪从未在这个男人脸上看过那么惊恐又慌张的表情。略一沉思,把他扶到床上,甩袖急奔出去。

“公子,什么事这么……”

“何昔,你现在去房内看一下罗叔叔,他走火入魔,内伤不轻。今昔,你带北冥天他们还有庄内所有人跟我一起在庄内庄外四处搜寻琉璃的踪影,她不认得路,走不出千年的梅林古阵。”

“是,公子。”

庄内上上下下乱成一团。还好雪不是很大,琉璃半截身子露在外面,很快便被空中搜寻的鹰雕发现。卢杨飞雪心急如焚的把琉璃抱在怀里,庆幸她随身带着辟尘珠,只是晕睡过去。

看着她苍白到几近透明的小脸心疼的不行,对罗玄恨意又多了几分。

一把横抱在怀里,飞也似的往回赶,而回去正看到罗玄硬撑着已经扶在门边,紧皱的眉头,憔悴而沧桑。

看到躺在卢杨飞雪怀里的琉璃,身体里的血液都瞬间凝固了。

“她……怎么样了?”颤抖的似乎都不是他自己的声音。不会死的,不会有事的,她答应过就绝对不会再做傻事,她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

卢杨飞雪没有理他,径直进了屋子。

“把热水毛巾还有暖晶石什么的通通拿上来,还有叫何昔赶快过来。”

手忙脚乱的把琉璃放在床上,把她被冰雪浸湿衣物换掉,不断输入内力温热她的身体。

“我来……”手刚扣在琉璃脉上便被卢杨飞雪毫不客气的抬手一掌。

硬生生的挨了,踉跄的退了两步,听到卢杨飞雪从未有过的冰冷怒气的声音说道。

“再也不许碰她一个指头!”

就那么彷徨的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围着她转来转去,而他仿佛被隔绝在红尘之外,离她那么遥远那么遥远。脑海中都是琉璃离去时流着血泪的大笑,和万念俱灰的背影。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一日一夜了,琉璃还未醒,卢杨飞雪始终在床边守着,照顾着她,而罗玄就始终在一旁看着,虽不能靠近,却一步也不肯离开。

他一身堪比天人的修为,一夜之间几乎毁于一旦。琉璃一刻未平安,他也无心自疗,任凭何昔说什么,只是神情恍惚的一直呆呆望着床上面色苍白的人儿。

何昔只是觉得不对,哪儿不对他又说不上来,琉璃昏迷的时间似乎是长了一点。待到第三日还是决定用金针刺穴让琉璃醒过来。他不明白公子在这节骨眼上发什么脾气,让罗玄来医不是最好的么,非要逼他磨刀上阵。

罗玄已经一千一万遍的想过她醒来会已什么样的方式面对自己,也做好了一切心里准备来面对琉璃的一切反应。可是他再如何,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那样的结局。

“你是谁?”

就这么一句话,足够他唯一残存的一丝坚硬与理智的彻底毁灭,

琉璃惊愕的睁大着眼睛望着四周陌生的场景,陌生的人们,只觉得头痛欲裂,她明明刚刚跳进了她家的游泳池,怎么一眨眼跑这来了。在拍电影么?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群她自惭到都不敢正眼看的帅哥美女围在她身边??

“这到底是哪啊?拍电影吗?我被外星人绑架了吗?洋芋猪,滚出来,是不是你在捉弄我?”

一阵寒意顺着卢杨飞雪的脊椎往上爬,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的

罗玄惊惧之下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襟:“你说什么?”

琉璃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那个人,挖太太太帅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有味道的男人,不过脸色太苍白太难看了,还有胡渣好颓废哦!干吗那么凶的瞪着自己啊!好可怕!

“你……你是谁?”

罗玄头脑一阵晕眩,身子虚晃两下,仿佛想起什么最恐怖的事物一般握起她的左手手腕。

没了,果然没了。

“你吃了一夜果?你竟然吃了一夜果?!!”问脉的大手陡然紧握,罗玄扭曲的面容惘若厉鬼。这一生从未如此惊惧恐慌过。

“啊!好疼!你放开我!好疼啊……”琉璃被他浑身的气焰吓到了,使劲往后退着躲着,她何曾见过如此惊人的气势,几欲喘不上气来。

卢杨飞雪一用力的把他推开了老远,温柔的把琉璃护在怀中,轻轻安抚。

罗玄依然未完全反应过来,早已震惊到头脑一片空白。一想到那么久以来相处的点点滴滴,她竟然顷刻间遗忘殆尽,世界整个都安静了下来,全成了一片虚空,然后,他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接下来,是从未有过的心如刀绞。

那瞬间涌来的莫大哀痛,顷刻间将他的整颗心席卷了去,仿佛被人一刀刀剐着,那种绝望与无力几乎将他魂魄也吞噬殆尽。

只是那么一刹那,他的所有防卫与伪装,他的所有原则与坚持,尽数崩塌。

那一直在心里潜滋暗长的爱,那其实他早已洞悉却从来不肯面对和揭开的爱,已无可挽回的姿态排山倒海而来。

只是,他杀死了……包括那些他们在一起的炽烈温情或者残酷的回忆,罗玄嘴角边的凉薄与清冷,琉璃眼角的温柔与笑意。双唇颤抖着,那是一种纠结了孤独,隐忍,愧疚,绝望于一体,经由岁月之轮一再碾压敲打之后的无力的惊恐。惊恐之下,是刻骨的疼痛。

他失去的,不光她的人,她的爱,她的记忆,还有自己的心。

不知道谁比谁残忍,不知道是谁比谁伤心。过往的一切,犹如镜花水月般在那一句“你是谁”之下便得丝毫都不真实,犹如梦一场,除了一阵唏嘘感叹之余一点也没留下。

释迦二字,译能仁;牟尼二字,译寂默。他曾经一直以为,自己真的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和佛陀一般可以丝毫不受世间一切情爱的牵绊与束缚。

“释迦牟尼成佛万众瞩目,可是谁又看到他妻子耶轮陀罗的泪水和辛苦?爱与不爱,留下或者离开,什么时候又轮到过我选?我只是不明白,若你真是未曾有丝毫爱过我,那为何上天何苦要以这样的方式来与你遇见……如果再来一次,我宁愿这一生从未爱过你;如果有来生,我只愿生生世世皆不再相见……”

昨日她在耳边的话再一次在耳边回响着。罗玄凄楚的仰天大笑起来,踉跄的倒退几步,兀的喷出一口血来。

相寻已觅,相濡以沫,又相忘于江湖,最后的最后,徒留下一声笑。笑罢,泪水却簌簌而下。

问世间,情为何物?

北冥天,赵祥吉等人只是大致上猜出发生了些什么事,却不明白。七嘴八舌和琉璃说着,她却只是头痛欲裂又一脸茫然。

卢杨飞雪简洁明了给她讲了一下大概。

琉璃不可置信的抬头望着这个戴着面具,温柔而又美丽似仙的男子:“你的意思是我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穿越了?撞到头然后又刚好失去了这一年的记忆?”

“对,不过你放心,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哥?”众人皆大惊,飞花奇怪自己怎么不知道琉璃要和大哥结婚的?赵祥吉,北冥天还有今昔何昔等人顿时都脸色铁青,到底昨天都发生了什么了。

“恩,琉璃不会离开飞雪山庄,她昨日已经答应了我的提亲,从今往后,她就是卢杨山庄的女主人。”

罗玄微微颤抖着,紧皱的眉头没有说话。

“怎么可能!琉璃不可能答应嫁给你的!她明明……”赵祥吉对发生的太迅速的一切根本无法接受。

“昨晚罗叔叔也再场,这点他可以作证,我还应该好好感谢他,还是他给我俩做的媒牵的线呢,是吧,罗叔叔?”

罗玄扶住墙,用力支撑住身子。

周遭一片静默,是人都知道琉璃爱罗玄爱的要死要活,而以罗玄的性格,发生那样的事的确也有可能,只是真想不出来他会有那样的狠心。北冥天以为,他那次失去琉璃后的痴狂,已经让他明白自己的心了。没想到,还是发生那样的事。

那么为什么琉璃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就可以解释了。四周一根针掉下的声音都可以听见,每个人心里都跟针扎一样的难受。不明白同样是人,为什么罗玄的心,竟然可以坚硬到那样一种程度?

“啊,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做我老公么?”琉璃兴奋的仰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好奇死了他面具后面是怎样的一张脸。看周围人的脸色,他应该没有骗她吧,自己失忆前看上的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恩,你身体没事实在是太好了,以前的事情想得起想不起来都没关系,只要你每日开开心心的便行了。”

琉璃感受到那如丝般柔软晶莹的手抚过自己的面庞,如此温柔舒适,淡淡的清香若有似无的环绕在她鼻尖,心里是莫名的感动和柔软。

“你,你叫什么名字?”微微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去,老天啊,不要刺激她啊,一睁开眼睛就受如此刺激,难道自己还在做梦么?天堂也不应该是长这个样子啊!!看来自己是灵魂穿了,或许是这个人爱的女子出意外死了,自己借尸还魂穿到这个人身体里面了吧?一般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么?可是,不对,那他怎么知道自己是穿来的呢?还是真的自己一年前就穿来了,然后后来又失忆了,哎呀,好复杂,她想不懂啦!!!不过只要能陪在这么帅这么帅的大帅哥身边,就满足死她了,哇哈哈哈哈!

“你叫我雪哥哥就是了,另外这边的是飞絮和飞花,是我的两个妹妹;还有北冥天和娃娃,赵祥吉和梦宝贝,是你的好朋友;这个是今昔和何昔,庄里的管家;那两个是丫鬟软玉和温香;这个是我爹爹的朋友,你跟着我叫罗叔叔便好了。”

琉璃有些惧意的往卢杨飞雪怀里躲了躲,刚才那个人好可怕。看着倒是有一点点眼熟就是了,真的没有见过么?为什么脑海里一片空白呢?

“罗叔叔……?”她怯生生的看着罗玄。然后看见他阴森的一步步朝自己走了过来,那表情太可怕仿佛要把自己吃了一样。的

“你、再说一遍……”她叫自己叔叔,她叫自己叔叔,她就那样害怕的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自己,她叫自己叔叔!!!!怒火和痛意快将他的整颗心都撕碎了!

卢杨飞雪挡在琉璃身前:“不好意思,琉璃要休息了,大家先出去吧!今昔,送罗叔叔出去。琉璃,乖,躺下,再好好休息一下。”卢杨飞雪点了琉璃的睡穴,琉璃本来还想多看几眼帅哥的,结果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众人陆续离开,知道事情要留给他们自己解决。今昔做出逐客的架势,罗玄仍冷冷的站在那里。

“我要立刻带琉璃回哀牢山!”

卢杨飞雪冷哼一声:“貌似是你让琉璃留下来的吧!现在她留下来了,平安无事,而且日后会在我的关爱下过的快快乐乐,这难道不是你最想看到的结果么?”

罗玄握拳的手颤抖的厉害。一遍一遍的问自己,这难道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么?为什么会如此难受,难受到几乎活不下去?

“不对……不是这样的……不可以,琉璃不可以忘了我!不可以……”

“凭什么不可以,她既然都要如你所愿的嫁给我了,忘记你对她而言不是更好么?凭什么就一定要记得你,你又凭什么总是自私,武断的替她决定好一切?”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琉璃我一定要带走!”罗玄双目赤红的向卢杨飞雪飞起一掌欲夺过琉璃,却被卢杨飞雪火焰掌毫不客气的震断两根筋脉,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罗玄!事到如今,你以为你还有能力跟我争么?你功力都废得差不多了。况且你也没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讲话,这是我卢杨山庄的地盘,琉璃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以为你又是她什么人?我限你三日之内立马离开!”

我是她什么人?我是她什么人?罗玄怔怔的看着床上安静沉睡的女子,那容颜如此熟悉,此刻却又如此陌生。

“她是我罗玄的女人……”

罗玄散发狂乱的在空中飞舞,血红的眸子邪意而霸狂,犹若鬼魅,丝毫再没有半分道骨仙风。卢杨飞雪微微打了个寒战,冷冷的看着罗玄,轻笑一声。世人便是如此,或许文韬武略,或许旷世奇葩,或许清华自守,或许超凡绝世,可是哪怕修为阅历如罗玄,当他开始爱了,当他开始看清自己的爱了,便与其他世间所有男人,再无分别。

罗玄,再不是当初那个心如止水,无懈可击的罗玄了。

“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不说这样的话呢?你不要忘了,琉璃是你亲手推给我的!!你以为琉璃是什么,是你说不要便不要,说要便要的东西么?就算现在琉璃醒着,你以为她肯心甘情愿跟你回去?罗玄,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罗玄怔怔的站在那里,感觉自己力量再度被一点点抽离,那种混乱与无力感已经将他逼到退无可退之地,虚晃着转过身子往外走去。

“我就不信,这世上有我罗玄配不出的解药。”无论如何,他爱她也罢,不爱也罢,他只知道,他不许她忘记他,他不允许!!

卢杨飞雪第一次看到罗玄如此绝望落寞的背影。

“自作自受罢了。我早就说过了罗玄,你总有一天要后悔的,现在只不过刚刚开始!”

摘下面具,亲亲吻了吻琉璃的面颊。

昨日种种忧,已成今日死……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