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二卷:雪中仙 第59章 曾经沧海

所属目录:第二卷:雪中仙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二卷:雪中仙 第59章 曾经沧海TXT下载-笔下文学

一声捂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人留,枕上十年事,盟山几处忧,都到心头。

……

回到盟山脚下下榻处,安置好众人,罗玄周游着给几个人治伤,忙得分身乏术。飞絮已无生命之忧,脉象逐渐平稳。何昔只是有点失血过多无甚大碍。今昔的伤势反而要严重一点,罗玄再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一时情急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下那么重的手,心里内疚万分之外更多的几许寒意和恐慌,因为琉璃的一再失态,让他越发的不安起来。他已经越来越变得不像自己了。

怕罗玄给今昔他们疗伤分心,琉璃一直强忍着不哭出声来,终归只是个孩子而已,她从小连打针都怕疼的。飞雪点了她睡穴晕过去几次,可是又被疼着醒了过来。屠龙那次是因为吃了一夜草所以根本感觉不到,可是这次真的是疼到骨子里去了啊!她恨不得那右手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不敢咬唇,可是牙齿都快被她嗑得迸裂了,牙龈微微渗出血来。她不知道当初关公是怎么刮骨疗伤的,可是她知道再这么疼下去她就要被疼死了。罗玄给今昔输了许多内力,然后接续筋脉,一直到他完全没有丝毫大碍,才微微放下心来。

飞花一直在旁边哭,今昔从她很小的时候就一直照顾着她,她不记得父亲长什么样,今昔就相当于她的父亲。在她心目中,没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原来她心目中天神一样的今昔,也是会受伤也是会死的。“今昔……你快点好起来,我再也不淘气了,以后我都乖乖听你的话,好好读书,好好习武……”“罗叔叔,琉璃的伤……”卢杨飞雪一直按着琉璃背上的井喾穴帮她止疼。琉璃脸色苍白,血色全无,仰面想勉强笑一下又笑不出来。罗玄轻轻拆开她手上临时扎的绷带,流血太多,药粉全都冲走了,一定很疼吧。面色严肃的熟练的给她处理伤口,看着一片的血肉模糊,心里有微微的怒气,她是想废了自己的手么?为什么总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她以为她是人肉沙包么?琉璃那么近的看着罗玄的脸,仿佛又回到以前很好的样子。泪水啪嗒的落在伤口上,疼得她更是龇牙咧嘴。现在说再多都没有用,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不管自己再怎么跟罗玄闹脾气。到最后,自己还是会一切乖乖听他的吧!他要自己走就走,要自己留就留。终究,自己在他面前,永远都没办法忤逆。想到这,心里一阵凄楚无奈的笑意。傍晚时候,罗玄煎好了药给众人送去,进琉璃屋的时候飞雪也在。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逗得琉璃一直呵呵的笑。罗玄微微愣了愣神,他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琉璃的笑脸了。

“罗叔叔你来了,琉璃乖乖吃药哦,我去看一下今昔他们,顺便给你弄点晚饭过来,饿坏了吧?”说着望了望罗玄,起身出去,留了他俩在房内。

罗玄依旧是表情冰冷的一直沉默着,给她把药盛上。琉璃心思混乱,两人分别太久,太多的话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太多的尴尬也不知道怎么面对。琉璃微微有些笨拙的把托盘放在床上,然后左手拿着勺子费力的喂进嘴里。回忆起在天山上那一段,总是撒娇着要他喂吃的的时候的情景心下一阵酸涩。罗玄看不下去了,只得把碗拿在了手里,喂她喝。勺子举在半空中,却见琉璃一直低着头动也不动。“琉璃?”琉璃慢慢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来仰望着罗玄,悲伤又委屈。罗玄心里不由得一阵大痛,望着那个单薄的身子,冲动的想一把把她拥进怀里。“喝药。”就这么淡淡的出声却仿佛是让人不能抗拒的命令。此刻的他,又是一贯冷静又严肃的神医罗玄,丝毫不复武林大会上的失态与失魂落魄。琉璃小口的喝着,好多话想问,却说不出口。“待到飞絮她们的伤势痊愈了,你就跟我回哀牢山。再不能乱跑了。”看着他一副长者谆谆教导的模样琉璃就很无奈,心道难道是我想乱跑的吗?可是说来说去,天涯海角,她只想和他在一起罢了。而能够在哀牢山上长伴他的左右,不正是自己一直以来心中所盼么?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接受了自己,还是只是因为内疚或者要负起责任,终归,也只能这样了吧!一直如此努力的去拼命争取拼命说爱,可是面对那样坚硬的心,她还是累了坚持不下去了啊。就这样了吧,只要能够在一起,他爱不爱自己,都已经无所谓了。声音细小得跟蚊子似的。“好……”罗玄抬起头来望着她的眼睛,面上有几分喜色。虽然很清楚琉璃一定会随自己回去,但是因为飞雪的原因,还是有几分不安定。虽然已经不能完全的回到当初了,但是这样已经很好了。他需要的就是和琉璃这样相伴又不越矩的距离。“你和公子……”“他的父亲是我结拜大哥,这以后慢慢跟你说。”“玄哥哥你可不可以把飞絮的脸治好啊?”听到她开口叫自己玄哥哥,罗玄这才真正大松一口气。“恩……只是可能得多花些时日。”其实他恨不得此刻就马上带着琉璃回哀牢山去,生恐再生什么枝节……“那个天机图的事还没完全澄清,轩辕战不肯轻易放过你怎么办?上次竟然连朝廷的势力都动用了。”“没关系的,他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的“可是那图还在他手里,现在公子手里的图也要被那个一剑莲夺去了。啊,对了!公子接了神仙帖怎么办!那个一剑莲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啊!”的“他……”门突然被推开了,卢杨飞雪端着饭菜进来。的“药喝完了?真乖,还疼不疼?喝点粥吧!”卢杨飞雪坐到琉璃床边,拿起勺子喂她,而罗玄就站在旁边,琉璃虽然早已了解熟悉飞雪的为人,也习惯他不伦不类的举措,可是因为有罗玄在旁边还是脸红红的有点别扭起来:“不用,公子,我才是下人。”“没事,公子说了要好好保护你的,没想到反而是你救了何昔……”的

一谈到何昔琉璃很快便傻傻的卸下了防备,一边喝下飞雪喂的粥一边点头:“恩,希望这次以后何昔和飞絮不再有心结了。说不定等伤好了,可以吃上喜糖呢,呵呵!”待到琉璃把所有东西吃完喝完已经入夜了。罗玄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也不离开,不是感觉不出公子和玄哥哥之间诡异的气氛,可是又不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卢杨飞雪细心的扶她睡下替她盖好被子,暖暖的安心的,琉璃很快便沉沉睡去。

同罗玄一道出门,两人踏着一地清辉,穿过竹林缓慢行着。的“那么多年了,再怎么都没想到,我们居然是在这样的情景下见的面……”飞雪轻轻抬手摘下一片竹叶,月光下,那指如玉般晶莹透彻。的“虽然未见,但是惠法禅师一直有跟我说你们兄妹的消息。知道你们过的很好我很放心。”

“哦?师傅说的么?呵呵,既然刻意避开不见,又何苦要知道我们的消息?”

“飞雪……你知道我一直很关心你们……”的“那么,不想见是怕我报仇然后不得以伤了我?还是……怕看见我的脸么?”

卢杨飞雪轻轻转过身来摘掉了面具,露出倾城绝世的一张脸来。的罗玄看着那张脸震惊了半刻,又马上别过头去,仰望着月亮。的“呵呵,果然是罗叔叔啊,一般人被我杀了都还没回过神来。怎么?为什么不敢继续看?是不是跟我爹很像?”“不像,你爹更多几分英姿和霸气。”的“呵呵,是吗?我都快忘记了他的模样了。”的“我当初就说过我随时等你来报仇。但是……”罗玄看着他眼神突然凛冽如天神一般,“这件事与她无关,离琉璃远一点。”的

“哈哈哈哈,你很在意这个么?你知道我打你打不过,怕我利用琉璃来报复你?”卢杨飞雪如花一般妖娆的笑着。如水的月光在他那样的笑容面前都黯淡了下去。“哦,对了,你还没问我,是怎么认识琉璃,还把她收成贴身丫鬟的呢!怎么,不想知道么?”

罗玄静静的矗立着不说话。“呵呵,说起来,如果你那么重视琉璃的话,你还得多感谢我呢!要不是有我,琉璃跳江自杀早就被水淹死了。那你今天在武林大会上的自导自演,就纯属白搭了。”看到罗玄的眉头紧紧皱起,卢杨飞雪笑得更开心了。的“琉璃这孩子也太性子硬了,被歹人强暴又不是她的错,何苦寻死呢!”看着罗玄的拳头逐渐收紧,嘴角弧度更大了。“不知道罗叔叔跟琉璃又有着怎样的渊源,不过罗叔叔一向救人济世,一定要替琉璃讨个公道才行。”罗玄转过身来直直的目视着他:“什么方法都可以,离她远一点!”的“你爱上她了?”卢杨飞雪突然冷冷问道。的“没有。”罗玄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你好象没有跟我说这话的资格吧?”卢杨飞雪挑衅一样的笑望着他:“再说,我怎么可能伤害她呢!她可是我最喜欢最疼爱的丫鬟啊!不过我怎么都不明白,如果说不爱她的话,到底她做了些什么,竟然可以让身为罗玄的你到如此的地步呢?”“她在我心里和你一样只是个孩子,我把她当成女儿来照顾。这是我欠她的。”

“哦,你是这么想的吗?哈哈,我貌似听你说这种话说过很多次了呢,罗叔叔,你这辈子欠下的债可真多啊!”“所以你想要我的命可以随时来取。”的“你可是我尊敬的罗叔叔呢,我自己都还不知道欠你多少条命呢!怎么会想要你的命呢!我只是想清楚的知道十年前那场恶战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我想我当初已经很清楚的告诉过你了。”的“哼,笑话。如果放到今天还有点可能,你以为那时候就凭你的武功面对我爹爹有半分胜算么?”罗玄不说话。“怎么?心虚了?”“别再纠缠在过去的那些事里了,你爹他是堂堂正正有尊严的死去的,这点我向你保证。”

“……他有留下什么话没有?”

当年的一幕幕又浮现在脑海里,罗玄闭上眼睛:“没有。”的“是吗?到临死前,都仍没有恢复意识么?”的罗玄突然觉得夜里的风有点冷,转过身,往歇塌的地方走去:“你也早点休息吧……”

卢杨飞雪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脸上是悲凉的笑意:“哦,对了,罗叔叔,你想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么?”风更凉了,罗玄没回头,很快消失在竹林内。的卢杨飞雪轻佻的笑笑,挥了挥手,看着手中的竹叶飞到高中,仿佛被什么切开似的分做了两半悠悠飘落。精致华丽到奢侈的卧房内,隐隐的是微微呻吟和挣扎喘息声。的“不要……那儿……不要……啊……恩……疼……啊……”的

“乖……那我轻一点……这儿怎么样?还是……这儿……?”的“啊……不要……慢一点……慢一点……府主……我怕……”的娇柔又无力的呻吟中带了细若犹丝的哭声,酥到人骨子里去了。的懒散的蹬了一脚踹开房门,见着的却是一眉清目秀的少年,浑身**着趴在房内巨大的紫檀雕花大木桌上,而覆在他背上的正是衣带不整的神仙府主一剑莲。的

头都不回的接住直向自己射来的梵气形成的透明飞刀,却仿佛手里什么都没有。一剑莲嘴角扯出邪邪的笑意。

身下少年发现有人进入,羞得连忙从一剑莲身下挣扎着起来,手忙脚乱的拣起被一剑莲扔了满地的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抬起头来一看面前之人竟然是一袭白衣的卢杨飞雪,顿时吓得更是血色全无,泪水啪嗒啪嗒的滑落。的卢杨飞雪打量着他,这才发现竟然是白天武林大会上严正宽身边的小徒弟雅儿,身上到处是红的青的斑驳的吻痕和牙印。

一剑莲**的笑着,脱下外套给他披上:“没事,别怕,是卢杨公子给我送天机图来了。你先回去,乖,咱们下次继续。”的雅儿擦擦泪水慌忙的逃了出去。一剑莲无奈的往塌上一卧,斟了两杯酒,自己拿一杯,另外一杯飞到卢杨飞雪面前被他无情的打翻在地。的0f4“怎么了?今天火气挺大的嘛!谁惹着你了?”的“哼,你竟然连严正宽最疼爱的小徒弟都不放过,到时候他知道了发脾气可是要来找你算帐的。”

“呵呵,虽然是我掠了他来,不过你也看到啦,他可是自愿的哦!本府主从不用强。”

“是啊,诱奸未成年你最拿手了。”

“别说那么难听嘛,翻云覆雨乃人间乐事,你情我愿有何不可,还是……你吃醋了?”

“哼,与我何干。”卢杨飞雪冷冷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扔给他:“拿好了,你要的天机图。”

“怎么?别生气嘛,我也是怕图在你手上你会有危险才会出此下策的。”

“我看是你和轩辕战早就串通好了的吧?整个大会不过都是你们俩在那演戏罢了。”

“呵呵,你不要每次都看穿我嘛!”“你要就随便拿去,反正这图是我欠你的。但是我奉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把图拿给轩辕战的好,不管你想从他那里换什么东西。另外一份也在他手里,如果这上面的武功被他练成了的话……”

“别担心,难道我还制不住一个小小的他吗?还是你怕江湖又出一个卢杨梵音?”

卢杨飞雪转过身去:“还有我警告你不要老派蓝影二十四小时的在我身边守着,他是你的影子,不是我的。”

“呵呵,我不也是为了保护你安全吗?你看上次那个唐门丁笑笑,竟然敢打你的主意。所以蓝影才小小的杀鸡敬猴咯!”

“我说过我的事你少管。还有,我警告你,离琉璃远一点,要是你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对你不客气!”“呵呵,琉璃?谁啊?你的新相好的?”的“一剑莲,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另外,你师傅也在我那,如果你想来看看他的话,欢迎至极。”一剑莲声音瞬间冰冷了下来:“他不是我师傅,五年前我们已经恩断义绝了。”

“哼,我真是奇怪,罗玄他怎么就没杀了你!”的“哈哈哈哈……”一剑莲狂笑起来,走到卢杨飞雪身后,抚摸着他长到脚裸的如丝般的黑发,慢慢贴进闻着他幽幽的发香。“你不也没杀我吗?”的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你吃醋了,逢场作戏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边暧昧的笑着一边慢慢抬手想取下他的白玉面具。

卢杨飞雪转身避开。“哎呀,我特意亲手给你打造的面具戴上是为了不让别人看见你的容貌,怎么到头来连我也不给看了呢!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的卢杨飞雪冷笑一声,向门外走去。“哎,你可是打断了我的好事呢,怎么,都不补偿我就想这么离开?”一剑莲伸手还没触到卢杨飞雪的肩就被他满手火焰的回身就是一掌。的

“哇!不用对我那么狠吧!真的走了?就这么走了?我们好久没聚了呢。对了,你还接了神仙帖,什么时候再过我府里来坐坐啊!”的一剑莲拉拉雍容华贵的长袍,装天机图的盒子飞快的在手指上转了几圈。面上,是既诡异又残忍的微笑。卢杨飞雪走到门边突然停了下来,低声道:“不管怎样,谢谢你今天暗中出手救了飞絮。”

一剑莲面上的表情柔和下来,既不似先前残忍也不似初时的戏谑,轻描淡写的说着:“我才懒得管人家闲事呢!也没那个心情大发慈悲。不是因为她是你妹我才救她,我只是不想你伤心罢了。”

卢杨飞雪不语,慢慢消失在一剑莲视线内。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