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二卷:雪中仙 第58章 天下大乱

所属目录:第二卷:雪中仙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晨光晓色扫檐晶。寒斋蝶梦惊。

乱飘鸳瓦细无声。游扬柳丝轻。

书幌冷,竹窗明。柴门只独扃。

一尊浊酒为谁倾。梅花相对清。

……

应天整个人怔在那里,竟不顾左右,悠悠从台上飞了下来,停到何昔面前。

“维卿……真的是你?”

仿佛不敢相信一样一只手慢慢想要抚上那一张满是惊恐的脸。却被无形的一股气打飞了手,紧接着旁边的一个红衣闪现在身边,接住了远处飞来的一片银叶的飞刀。接着其他九个红衣也落到了正中间台上,把应天和何昔二人团团围在了当中。

轩辕战看看卢杨飞雪,又看看缓缓飘落在地一袭绿衣蒙着面纱的卢杨飞絮,冷冷的笑着。

应天没功夫搭理那么多,只是一只手把何昔揽到怀中,一只手拼命的摸着他的脸,到最后甚至有点像蹂躏,似是拼命想要把他脸上的易容面皮揭下。可是到何昔的脸都被他抓破了扯的血肉模糊,依然没有半点撕下来的迹象。何昔放弃了挣扎,只是冷冷站在那里,任他疯狂的叫嚣和撕扯,就是不发出半点声音。

不会的,不会的,他分明认得那个眼神的。明明就是他的维卿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长成了另外的样子。那个比女人还要漂亮清丽的脸到哪里去了?

何昔苦苦的笑着:“不用看了,十年来我一直不间断的吃易容药,现在长的就是这个样子。”

怎么会,怎么会,他竟然不但隐姓埋名,还变换了容貌和声音,怪不得自己怎么都寻不到他。特意为了寻他建造了青信楼,十年来都一直还是找不到他!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不够爱他么?自己为了他什么都可以做!为什么他总是要逃开!

他承认当时候自己因为他的反抗和不爱变得十分暴虐,疯狂的嫉妒着,稍与他亲近的人都灭了九族,日夜囚禁着他,鞭打他,想尽办法的折磨着他,百般凌辱……但是,都是因为他爱他啊!十年来,他也后悔过,想到他那浑身的伤疤他也心痛过。他知道他错了啊!为什么他就这么逃得无影无踪,不给他半分改过的机会!他好不容易才寻着他的!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毁了自己绝世无双的脸呢?如今的他,眼神如此冰冷透彻,不复当初小鹿般柔弱无辜。他就那么冷冷的站在那里,好陌生好陌生。十年,十年了,他没有一刻不思念着他啊!

“怎么了?吓到了,呵呵,皇上也该死心了吧!当初的维卿早在你把他全家满门抄斩,赤身**的在横梁上凌辱鞭笞了一天一夜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如今的何昔,已经没有以色侍君王的本钱了。”

“不是的不是的!维卿!朕知道错了!朕再也不会那样对你了!朕向你发誓!你想要什么!朕就给你什么!朕是真心爱你的!不管你再如何容颜尽毁,朕依然会宠幸于你!”

“皇上,别自欺欺人了,你何曾爱过我?你只是不能够容忍世上竟然有人胆敢不服从你罢了。你挑断我手筋脚筋,就为了我不离开你身边一步,世界上,有这样爱一个人的吗?哈哈哈哈哈……”

“何昔……”听到他凄然的笑声,飞絮和琉璃泪如雨下。

“放过我吧,如果你心里尚对我还有一点感情,还记得冷宫里我们的月下之约,还记得你登基前我们在御宣殿前的同生共死,就放过我吧!十年了,如果你还看不开,今时今日,能带回去的,就只是我的尸体而已!还是,你连我的尸身都还想鞭笞凌辱呢?哈哈哈哈……”

“维卿……”应天似是傻了,仿佛又忆起丽妃硬生生剖开自己怀孕的肚子,把烂肉扯了一地的阴狠对他笑着的情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只是爱维卿!自己有什么地方错了!他们三个,明明以前感情那么好来着啊!为什么会弄到现在这个样子!是他错了吗?是他错了吗?难道真的再也没有办法挽回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离开他!都要背叛他!为什么!!

“皇上……”周围的人扶住他。

不行,他再不要一个人了!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就算死,他也要死在自己身边!

“带回去!”

“不要!”琉璃和飞絮卤莽的便率先出手想要抢人,可是赤衣人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罗玄和飞雪一前一后护着,北冥天也一手抱着娃娃一手加入打斗。台上顿时乱成一团。

对方人多势众,飞絮武功较弱,很快便落于下风,一掌被打在肩上,何昔惊恐得命都吓去半条,无奈被应天挟制着,不得脱身。

为什么他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没用呢?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害!自己早在十多年前就应该死了的!何必苟延残喘到今日。想到此万念尽消,生意全无。这十年来,他好不容易才过上平静快乐的生活,好不容易才找到真正挚爱的人啊!

罗玄不认得何昔,也还不太弄得清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见琉璃如此紧张,自己便尽力帮就是了。想到当初自己被青信楼追杀的时候不由得有点感慨,如今武功恢复,一口气便解决了五个红衣人,然后用仙人走绕过重重守护一眨眼便到了应天背后,如入无人之境。

“叫他们住手。”声音冷冷道。

应天只得冷道:“住手!”光是站在自己身后,应天已感觉到了无形的巨大压力。

周围的人都停下来看着他们俩,琉璃和飞絮冲过来,拉住何昔,无奈应天始终挟制着他的手不肯放开。

罗玄紧皱眉头:“放他走!”

应天看着何昔冷冷笑道。

“维卿,你是我的……”

刹那间闪电似的飞出一掌,众人皆惊,未待反应过来,离他最近的飞絮已经挡在了他身前。一掌正中背心,口里的血喷了何昔一脸。

应天似是傻了,放开手看着何昔哭着把飞絮抱在怀里。

整个会场看着台上发生的一切都惊得鸦雀无声。

飞雪身子猛震一下,抬头看了看仿佛对台下一切完全视若无睹的一剑莲。

应天一步步往后退着,他从没有见过维卿如此绝望怨恨的眼神。仿佛躺在那的,不是飞絮,而是混身是血,剖腹杀子只为了报复自己的丽妃。

“飞絮……”何昔的眼泪冲刷着脸上的血水,汩汩的流下。

……大哥哥,你别哭,是谁打你了吗?我帮你去教训他!你别哭好吗?你一哭,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要哭了!

……我家已经有个今昔了哦,那我叫你何昔好不好啊!今昔何昔,真好听!你的名字是我取的,你以后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哦!

……哥哥他只顾着练功,今昔要照顾飞花,都没有人陪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人陪我!只有你了!何昔,不管怎样你永远也不准离开我!

……何昔,等我长大了,你娶我做新娘子好不好!哥哥总说我脾气差又任性,以后长大肯定没人要!何昔,你要我好不好!何昔……

……何昔,肚子饿了!你给我做好吃的嘛!什么叫不会做啊!不会就要学啊!我不管啊!以后何昔是要做我相公的!怎么可以不会做饭呢!我不管我不管!

……哈哈,吓到了吧?我很厉害吧,可以飞那么高,我最喜欢站在高高的房顶上了,可以看很远,还可以偷看你都不被你发现!怕摔下去吗?哈哈!何昔,抱紧我!我们飞咯!

……何昔,你给我站住!为什么你要躲我!我长大了样子变难看了吗?为什么你不看我!

……你为什么要跟我哥说那些话!你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

……何昔,抱着我,吻我……何昔……不要走!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你死都不肯看我是吗?你就那么喜欢把我推给他们人?我不信!我不信你就没有一点喜欢过我!

……我要这张脸何用!娶我!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跪下,你不是只当自己是卢杨上庄的一条狗么?那么爬给我看啊!哈哈,爬啊……

……

点点的雨,轻轻落下。何昔紧紧的把飞絮抱在怀里。她不知道,他到底有多爱她,他之所以还能够苟活到今日,都是因为还有她的存在,她是唯一值得他用生命去守护的东西了啊!

“飞絮,说句话……跟我说话……别睡……不准睡……”

她已经整整两年没开口说过一句话了,用力拉扯着声带,飞絮的声音有点颤抖。

“……我不在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

“可是你说话不算话,你以前答应过要娶我的!”

“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

“可是从那时候我就爱上你了……”

“恩……”何昔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对不起……我一直都太任性……还那样对你……我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我都明白……”

“何昔,你爱我吗?”

“爱。”

“真的?不是为了安慰我?”

“恩,我爱你,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何昔拉下她的面纱,露出一张毁得面目全非的脸,低下头,吻她冰冷的唇。

飞絮安心的笑笑,然后慢慢闭上眼睛。她好累,就当这一刻是做梦,让她就这么一直沉睡吧!

应天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看到何昔抬头看他,泪光中含着笑意,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元宵月下。此刻的他,那么远,永远那么远,他再怎么用力追逐,也总是留不住他。

“应天,这就是我此生最爱也是唯一爱的女子了哦!你现在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不爱你了吧……”

说着握着飞絮怀中的飞刀猛得向自己的心口插去!

“不要!何昔!”

琉璃大声哭喊着。

“琉璃!”罗玄大惊失色。

何昔呆呆的望着面前的琉璃,又低下头去看看自己的心口,琉璃的左手完全被穿透钉在了上面,满是淋漓的鲜血。

“何昔,不要死,再苦再难都要活下去……飞絮会没事的!有玄哥哥在,不会让她有事的!你不要那么傻……求你了……”

手起刀落,太近太仓促,她只来得及这么用手掌去挡了。因此何昔也还好入刀不深,没有伤及性命。

应天睁大眼睛望着他,望着他身边那些为他舍生忘死的人们,泪水慢慢滑了下来,面上是悲哀苦涩的笑容。果然像丽妃所说的那样,自己至始至终爱的都是自己,根本不懂怎么去爱人么?

大手一挥:“撤吧……”

他最爱的维卿,早就死了,十年前就被自己亲手杀死了。现在的何昔,请你按自己想要的方式自由的活下去吧……

会场上的红衣人和一百零八暗夜使都瞬间消失了踪迹。

罗玄微皱着眉头,帮何昔处理伤口把琉璃的手上的刀拔了出来。然后看看飞絮,竟然奇迹般的只是重伤昏迷过去,不由得沉吟了片刻。

飞花一直在旁边守着今昔,看着台上混乱的一切只是急得直掉眼泪。

伤员太多,需要赶快医治。罗玄和卢杨飞雪对望一眼,点了点头,然后罗玄负了何昔,飞雪托着今昔,琉璃背着飞絮,还有北冥天等人一起飞快的朝场外掠去。

轩辕战眼看着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切都要泡汤,不甘的拦住罗玄道:“关于天机图一事你还没有众武林同道一个交代,便就想如此就走么?”

罗玄扫视周围一圈,冷道:“清者自清,我这没有什么图,信不信由你们,我不需要向谁交代!”说完转身便要走。

“你就不想知道般若花怎么样了吗?”

罗玄身形一滞,在半空中顿了几秒,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似是要说什么,却终究还是没说,然后又转瞬间消失了踪迹。

“罗玄……”轩辕战望着他,突如其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不管怎样,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一剑莲懒懒一靠:“好戏散场,咱们打倒回府吧!”望着罗玄等人飘然远去的身影,心里恨恨的想着。

终究,你连看我一眼都不肯么?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