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二卷:雪中仙 第48章 天各一方

所属目录:第二卷:雪中仙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二卷:雪中仙 第48章 天各一方TXT下载-笔下文学

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粼粼。

见杨柳飞棉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

透内阁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纷。

怕黄昏不觉又黄昏,不消魂怎地不消魂,

新啼痕压旧啼痕,断肠人忆断肠人。

今春,香肌瘦几分,裙带宽三寸。

……

“擦桌子擦啊擦啊擦啊擦,擦啊擦啊擦啊擦啊擦啊擦啊擦啊擦啊擦啊擦啊……”

温香实在是忍受不了琉璃的魔音摧耳:“琉璃你在哼唧些什么呢?”

“擦擦歌啊……哎哟哎哟我的妈,腰都要断了……不会所有的东西都要全擦一遍吧?”

“那是当然,马上就是除夕了啊,当然得大扫除一下。”

“妈呀!那么多房间,那要擦到哪个猴年马月去了啊?”

“没办法啊,谁叫山庄那么大人又那么少呢!”

卢杨山庄占地一千多亩,东面临山,西面环水,周围的梅林是千年古阵,一般人根本就进不来。虽然过去是著名的武林世家,从飞雪这代起却再不过问武林是非,弃武从商,很快成为南方首富,财雄势大,上通下达,分号遍布天下。而十分,百分,千分,万分,让琉璃开心的事,她最最爱的飘香居,竟然正是卢杨山庄旗下产业。美得她啊!终于可以经常不花钱都能吃到好吃的糕点啦!

可是山庄虽然大,人却是少得可怜的,除了卢杨兄妹三人,今昔何昔之外,竟然只留用寥寥八个佣人,软玉、温香、离尘、怀忧、无思、无暇、张牙,舞爪,现在就算多了一个琉璃,也是清冷的可怕。害得她经常在山庄里迷路了兜兜转转好久,却连半个可以问路的鬼影都找不见。只好运着内力大声哭喊着求救。于是卢杨山庄内,经常不时传出一阵阵鬼哭狼嚎。

还好虽然人少,一个个都是身藏不露的武林高手,而且能干的不得了。所以一直以来她的工作任务都不繁重,也就拾点牙慧。只要今昔别跟她找茬作对,差遣她来差遣她去的就谢天谢地了。

记得之前当今昔把一张卖身契约扔到琉璃面前的时候,琉璃瞠目结舌半晌,然后经过了整整一个时辰的讨价还价,又一个时辰的软磨硬泡,终于把卖身契给签了。

说是卖身契约,不如说是劳工合同。琉璃决定先在卢杨山庄当一年的长工再说。工资要得老高就算了,还只肯干扫地擦桌子之类的轻活,医保福利奖金加班按时收费,还每周周末要两天休假,五一,十一七天长假的,弄得今昔眉头都打成结了。

经过琉璃的多番调查打听,终于知道了自己身处此卢杨山庄,正是北冥天有跟她提过的彼卢杨山庄。而“罗玄刀,天机图,卢杨面具,神仙府”里说的面具当然也就是她们家公子的面具啦!(果果汗,琉璃你归属感可真强啊!)

而总是一副苦瓜脸,凶狠的瞪着她,恨不得在身后拿根皮鞭**她努力工作的今昔,便是卢杨山庄的大管家了,飞花说卢杨山庄能有今时今日的规模全部都是靠他一手打理,而懒惰的飞雪几乎是什么都不管的。同时他还是卢杨飞雪的贴身保镖,武功深不可测。

另外温柔又好看的二管家何昔,医术高超,厨艺精粹,主要负责照顾三兄妹的饮食起居,外带教飞花飞絮的琴棋书画什么的。

不过琉璃来了这都快半个月了,还一次都没有见过卢杨飞絮。听软玉说她几乎从来都不出房门的。

琉璃很积极的申请了做卢杨飞雪的贴身丫鬟,一方面看准卢杨飞雪宽容大度好侍侯,不管是做错事也好,偷懒也好他都视若无睹依然那么温柔可亲。一方面完全出于对卢杨飞雪的个人崇拜还有那面具后隐藏的脸的极度好奇。

她终于想明白了世人为什么把卢杨面具传的那么神乎其神了。不管那面具后的是如何普通或者是毁容或者是如何对不起观众的一张脸。可是,隐藏在这样的面具和天人之姿后面任谁都要无端的猜测妄想一番。

人就是这样的生物,想象力总是无穷的。或许卢杨飞雪再漂亮打从一开始就不戴面具,也没有如今这样的效果吧!就好象镶金白玉的一道菜,没揭开之前,任谁都会把它想做龙筋凤髓的。

“啊!无思!我来给你帮忙!”看到无思在挂灯笼琉璃连忙冲了过去。然后拿着一盏又一盏的灯笼往树上和房檐上飞去。身子轻盈的跟羽毛一样,半点都不需要借力,看得温香和无思目瞪口呆的。

站在大树上面拍拍手,这可比擦桌子轻松多了。只是,这火红的颜色,看起来多少跟山庄的古雅和肃穆有些不搭呢!呵呵!

一低头,却见卢杨飞雪依着墙边庸懒的望着自己,轻轻撩了撩发,尽是无限的风情,优雅的抬手和琉璃打招呼。琉璃瞪时傻在那里,慌忙的扶住树枝差点没掉下去。

“嘿嘿,hello啊,公子!”

“?”

琉璃轻飘飘的飞下去:“公子今天起那么早啊!”

是人都知道卢杨飞雪嗜睡成癖,每日都是日上当头才起身,经常不到月上,就又回房睡去了。一张床大的跟**广场似的,舒服的不行了。每日琉璃都要整理好久。郁闷得她背地里就管他叫“教皇”。

“有见何昔没?”

“他大概在房间里吧……”

“还在专研医书?唉……这个呆子……怎么就不懂呢……”卢杨飞雪移了两步又靠在门上了,总这样,走哪靠哪,跟中了十香软骨散似的,身上似乎总软绵绵的没力气。

偏偏在外人面前还总装出一副翩翩公子,风采绝世的样子。琉璃得意的笑,看来果真还是人无完人啊!那些不知情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家公子其实是个大懒猪呢!哈哈!

可是卢杨飞雪真的是除了人懒点之外,真的是就让人挑不出任何的缺点了,脾气也是好得没话说。他对琉璃很好,与其说是把她当丫鬟不如说是当小姐宠着,也从不多过问她的来历和出身。这样的男子,琉璃总是在想若遇见罗玄之前遇见的是他的话,可能一切都不同了。

就这样,在山庄平静而安稳的度过着。尽管,每个白昼和夜深,心底没有一刻能放下那个人。

……

“还没有消息么?”

“没有……”

“都那么些天了,竟然连你也找不到她吗?莫非……”空荡而寒冷的房间里传出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你不要多想,她发点小脾气罢了。”高个子的男子看着眼前的这个几乎快要认不出来的男人百感交集。

榻上的男人不说话,始终紧锁寒眉。

“再过两天就是除夕了,你不要一个人留在这里,和我们一块走吧!”一个柔柔怯怯的声音说。

“不用了。有什么消息了再来跟我说吧!让我再一个人静一静……”

……

下了一晚上雪,一大早起来,天地间都白了。琉璃推开门傻愣在那里,被那片白刺得眼睛生疼生疼的,用衣袖偷偷擦掉不知不觉掉下来的泪水,哆嗦一下,把衣领拉高一点,蹦啊跳啊的往厨房跑去,肚子饿了找东西吃!

书房里……

“公子还没起么?”今昔整个头埋在帐本里。

“还没呢!”琉璃打个呵欠,无力的帮今昔捶着背!真是没天理啊!有没有搞错!居然要她帮他捶背,哼哼!气死她了!

“没吃饭啊!用力点!”

怒,恨不得一捶敲晕他!

“到厨房去把饭菜端到公子房间里去吧,闻到香味他自然就起来了。”

“哦!”琉璃连忙转身往外跑,终于可以逃开了。

世界上真有比她还懒的人啊。不过看看卢杨飞雪就知道,美容最好的方法,果然还是睡觉啊!

只有到厨房的路是她最熟的,毫不费劲的便找到了。然后站在门边看着里面那个个子不高穿着粗布衣裳的人,又利索又漂亮的挥着锅,那变是何昔了。

原来,做菜也可以跟舞剑一样帅啊!琉璃习惯性的傻愣在那里。而站在一边的软玉和温香也口水直流,不知道是在看饭菜还是在看人。

何昔把饭菜分别装在托盘里让软玉和温香分别给飞花和飞絮送去。

转过头看见琉璃站在门边傻呆呆的。不由得笑了起来。

琉璃眼睛立马变成桃心型,小受,果然是百看不厌的极品小受啊!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

何昔个子不高,纤细又瘦弱,眼睛很大,略微的娃娃脸,睫毛长的可以扇扇子。皮肤白里透红,与众不同。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想捧在手心里宠溺的可爱小正太。简单一言以弊之……精致!实在是太精致了,简直跟洋娃娃一样。

嘿嘿,今昔那张清汤挂面的大众脸,可比人家差远了。琉璃色咪咪的笑。

何昔一阵汗毛树立,微笑有礼的问道:“琉璃姑娘可是来取公子饭菜的。”

“哎呀,说了别叫我什么姑娘什么姑娘的了,好农民啊!那个啥啊,今昔让我来拿点饭菜到公子房里,那个懒猪还没起床。”

“啊哈?”何昔愣了好半天,然后笑了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儿,居然还有两个浅浅的梨窝。

“恩,好的,你稍等片刻,马上就好。”说着已经开始着手做菜。

“他们也不在一块吃饭,你每个人每个人的做,会不会很忙?累的话就留给软玉温香她们去做啊!”

“没事,小姐公子的口都挺挑,吃惯我做的菜了。我反正每天也闲着没事。”

“唉……要是今昔有你这么好性情就好了……”

“呵呵,今昔他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的,习惯他就好了。”

“呵呵!”琉璃干笑两声,“鬼才信呢!一天虐待我!”

突然见温香端了托盘低着头进来,碗碟全都摔碎了,裙子上也全是油污。

“怎么了?不小心跌倒了吗?外面下雪了路滑你小心一点啊!”琉璃连忙接过盘子,蹲下去替她擦拭。

温香声音小的快要听不见:“何管家,二小姐说菜咸了,要你重新做过。”

“啊?何昔做的菜会咸?”琉璃郁闷中。

“恩,好,你放下吧。”

“二小姐还说……说要你端过去,不然她不肯吃。”

“恩,好,一会我帮她送过去,你回去换洗一下吧……没伤着哪吧?”

“没……”

“恩,好,你下去吧……”

“真是的,怎么这样啊!”琉璃嘴里嘀咕着,她到现在为止还没见过卢杨飞絮呢,早就听说了这个二小姐难伺候,果然!

何昔飞快的把手中做好的菜递给琉璃让她给卢杨飞雪送去,一个龙井竹荪,一个雪花片汤,一个桃仁鸡丁,看得琉璃口水直往菜里淌。

一路上一边走一边用手偷菜吃,到了卢杨飞雪门口连忙在裙子上把手擦擦,把罪证消灭干净。

径直便推开了门进去,绕过外厅进到房内,就看见了卢杨飞雪躺在洁白的白丝绒大床上,黑色绸缎的长发泻了一地,露出半裸的肩背,庸懒又华贵。

鼻血嗖的就掉了下来,赶忙用手忙脚乱的接住,免得掉进饭菜里。

卢杨飞雪闻到香味迷糊的睁开眼睛,手摸了旁边的面具戴上。站在床边,自然的把手臂伸了起来。

琉璃呆楞了半晌,这才连忙战战兢兢的跑过去,小手抖啊抖的把他内衣带子系好,然后又拿了外衫费力往他身上套。头在卢杨飞雪胸前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卢杨飞雪突然双臂耷拉在她肩上,整个人就向她压了过来。

“哎,公子公子……”琉璃费力的把他扶正,不让他倒下来,“醒醒醒醒,怎么又睡着了?”

连拖带拽的把他推到妆镜前面坐下,旁边是放好的洗漱用品。看他还歪歪倒倒的,不客气的拿起旁边的书就往他头上拍。

“猪啊!赶快给我醒过来!”

“哎,琉璃啊,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女孩子要温柔的……”卢杨飞雪软软的趴在桌上摸摸自己的脑袋。

琉璃鼓着腮帮子过去帮他整理床。待飞雪连饭菜都吃完了,她才满头大汗的从大床上爬下来。真是的,没事要那么大的床干吗啊?

琉璃心里总是畏惧着那一片的洁白,每次都会想起那一地的绒草。却又硬逼着自己不去回想,头上也不知道冒的几多是热汗几多是冷汗。

“帮我梳梳头发吧……”卢杨飞雪打个呵欠把梳子递给她。

“啊?”琉璃接过梳子,看着那比罗玄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青丝竟不知道从何下手。太过长的头发落在华丽的地毯上,是根本就无法盈盈一握的柔滑。心下呆呆的出神,一不小心拽下几根青丝来。

卢杨飞雪透过白玉面具看着镜中的她:“哭什么啊?不就是几根头发吗?我又不会骂你……”

琉璃猛然回神的擦掉眼泪,她知道卢杨飞雪的面具戴上的人看外面视物是无比清晰的,跟玻璃一样。可是,她却丝毫看不见卢杨飞雪脸上调侃的表情。

“没……就是想到以前的一些事……”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去想了,在这里安静的生活,一切都会过去的。”卢杨飞雪声音无比温柔又蛊惑人心。

“恩,我知道。”琉璃点了点头,可是手还是抖得不行了。

“公子我不怎么舒服,先下去休息了。你乖啊,自己梳下头发,四肢不勤真的有天会胖成猪的,到时候就不漂亮了。或者我帮你叫温香来……”

“呵呵,不用了,你去吧,好好休息……”

“公子真好!”琉璃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飞快的逃出去了。

明天就是除夕夜,可是世上的有些人,永生永世都再也没有团聚的那一天了吧……

之所以留在卢杨山庄,说穿了其实只是为了找一个地方给自己好好疗伤罢了。

每日梦中醒来,总是泪流满面。一千遍一万遍的麻痹欺骗自己,玄哥哥不是今生都不要见她了,或许等他气消了,便会来接自己了,接自己和他一起回哀牢山。告诉自己,一切,都不过只是自己的黄粱一梦而已。等梦醒了,玄哥哥依然会陪在她身边,温柔的对她。

站在巨大的浴池边,看着自己水中的倒影,看着那白皙的皮肤上逐渐消褪下去的红色印记。可内心的伤痛和不甘,却如何都无法磨灭。那一夜成为永恒的幸福却也是最深的不堪,在心底凝结成朱泪,灼灼其华。半点,都不敢去回忆去触及。

怨他吗?有时候问自己,却又不由得苦苦一笑。

不管怎么说,她也达成了半个心愿了啊,她现在,已经是罗玄的女人了!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呢!自欺欺人又略带讥讽的跟自己说,自己,终归得到他了啊,虽然只是一夜而已,这一生或许也就够了吧!

爱,就这么卑微着,哪怕那份爱是乞求来的,哪怕那份爱,只有短短的一夜或者一瞬间而已。或许,也够了。

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份爱,都会有回报的!而傻傻的希冀着罗玄那样一个人来爱她,打从一开始,她就错了!

冰蚕纱衣放在深深的箱底,看都不敢再看一眼,那上面,尽是那月圆一夜缠绵绮靡的味道。

或许,便只能这样了吧,今生今世都不要再见了。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