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Fresh果果小说全集:       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脱骨香       十万狂花入梦来       琉璃般若花

夜十三小说全集: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终极猎杀       鬼首传说       特种兵魂

鱼二代小说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推荐小说:       鬼吹灯全集

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44章 翻云覆雨

所属目录:第一卷:般若梦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adminbanruohua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琉璃般若花-琉璃般若花 第一卷:般若梦 第44章 翻云覆雨TXT下载-笔下文学

花片纷纷,过雨犹如弹泪粉。

溪流滚滚,迎风还似皱湘裙。

两般儿情厮隐,浓妆淡抹包笼尽。

数声孤雁哀,几点昏鸦噪。桂花随雨落,梧叶带霜凋。

园苑萧条,零落了芙蓉萼,见一个玉胡蝶体态娇。

描不成雅淡风流,画不就轻盈瘦小。

不过是虚耗时间罢了。只为了,能够多在他身边停留半刻。

琉璃的目光至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罗玄,眼神又痴缠又**。罗玄但觉得自己的心似乎就在那样的目光中袒露无疑,心下总带三分忐忑的,只装作一副漠然。每日静静默念清心咒闭目打坐。对于他而言,岁月只是仓皇的尘埃,再多年对于他也只是睁眼闭眼间的白驹过隙,流动得没有丝毫的声响。可是偏偏,这段日子却竟然是如此的难熬。他避不开琉璃炽热又悲凉的目光,也扯不断心中的难舍。

终于,到了腊月十五,月光依旧没心没肺的皎洁着。只是突如其来的流星雨,似乎正预示着人间又有什么不安定的到来。

琉璃抱着双腿仰望着夜空,果然,自己的人生也只是如流星一般不重要的存在。她的玄哥哥,终归还是和世界上所有人一样,不要她了啊……

看看正在闭目打坐的罗玄。月光如纤细的水流般萦绕着他,丝丝洒下,在他周身形成一层银白色微光。乌亮的黑缎般的头发披散开来,垂到地上,紧皱着的眉头,神一样的脸庞。

安静的,优雅的,清幽的,温和的。轩轩韶举,卓卓朗朗,如见白露未晞。深邃沉敛的眉目。然后向下,是凉薄的唇。就如天山孤崖最顶端盛开的清净雪莲,一点点冰凉,一点点淡漠。

只是,这样看似慈悲的男子,其实却有着世间最坚硬无情的心啊!

玄哥哥,你便果真从来,一点,也没有对我动过情么?

蜷缩在温暖的绒草之间,琉璃满面悲哀的望着他。

她已经尽力了,真的已经尽力了,可是他最终还是无情的拒绝掉了自己。自己穿越千年,只为了到这来与他相见。可是,自己还是输了。

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落入的是一个嬉笑怒骂的喜剧,原来,却是一个无可奈何的悲剧啊。谁说穿越都是好结局的?她自嘲的笑着,她真的已经尽力了,可是还是没办法让他爱上自己。终归,是败得惨烈啊……

独自一个人流落在这个有他的世界吗?还是想办法回去?可是已经爱他那么深的自己,离开他又怎么活下去?为什么任何一个广阔世界里,竟都丝毫没有一个小小的她的容身之处呢?

一滴泪水随风飘落,琉璃缓缓的立起身来,慢慢走到罗玄身边,伸出手,犹豫半晌,终于没能在罗玄捏成法印放在膝上,修长白皙有如玉刻的手上握下去。改为轻轻抚摩他那一头随意披散下来,柔顺地垂在榻上的青丝。入手凉滑,丝丝冰润,琉璃轻轻低叹一声。凑上前去,闻他的发香,淡淡的,是各种奇异的药草的味道。

就请让她,再放肆一回,为他梳次发吧,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凄凉的微笑着替他整理着四散的发,丝缎一般光滑的黑发在琉璃手中萦绕着。要是一辈子都停留在这一刻,要是一辈子都留在这天山顶上,那该多好啊。

罗玄正在禅定中,感觉到琉璃靠近自己,心跳缓了半拍,知道她在为明日下山难过,心下愧疚,却仍是什么也说不出。安静的坐着,动也不动,呼吸平稳的如同正在沉睡中的神祗。

任她安静的替自己梳着发,幽静的月夜,这一切唯美的像一个幻梦。

他何尝不懂得琉璃对他的焚心情爱,可是那又能够如何,自己一向六根清净,看破世情,一心清修,从来不喜这些男女之爱,又怎会对一个孩子动心?

思及马上将要到来的分离,罗玄陡然心疼的呼吸絮乱。尽力逼着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想以后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他一直害怕的便是自己面对琉璃的种种失控,这个世界上是不应该有什么东西成为自己的牵绊的。就算有,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将之斩断!

琉璃抚着罗玄的发,千丝万缕,也乱不过心底的惆怅。心里万般不舍千般无奈,化作的也不过是断肠的痛楚。

“为什么,你不肯爱我呢?”那样委屈的蜷缩起身子,疼得仿佛心脏都开始抽搐。

罗玄紧皱眉头,不喜欢自己被打动的感觉。有那么一瞬,他软弱了,差点冲动地想将她搂进怀里安慰,要她别哭。他忍住,心中有微微的怒气,气这种无意义的感情拉扯,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他逃不开。

“抱我好么?玄哥哥……”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他永远留住?

小手慢慢滑到罗玄背上死穴处,用尽所有功力点了下去。

……

身子猛的剧烈一震,罗玄睁开眼望见的却是琉璃满面的泪水凄然的望着他,竟像煞了当初的般若花。心下大痛,她,这又是何苦呢?无奈的又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她。

琉璃使劲的拥住他,挽起他的发,如手捧一弯清泉。吻从发梢落到发根,然后唇既而风一般的滑过他的额头和眉眼。

罗玄虽被点了死穴,但以他的功力哪怕是死穴又岂能制得住他,只是经脉流动片刻受阻浑身乏力而已。

知她想要做什么,心下疼痛,却仍是静静闭目而坐,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只是严肃的呵斥道:“琉璃,不要放肆!”

他,要如何才能让她明白,他生就是没有**之人。怎会对她有情,怎会有爱?

琉璃泪水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玄哥哥,不要抛下我好么求求你……”

罗玄心里翻江倒海,却一句话也不说。他何曾听过琉璃如此悲戚的哀求。只是,只是,他真是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会一错再错,万劫不复啊!

琉璃一脸凄凉的笑意,已经是孤注一掷了,她已经再也没有后路可以退。放弃一般豁出去的从后面牢牢的抱住他的身子,小手从领口慢慢伸进他的衣内,缓慢的在罗玄身上抚摸起来。

罗玄依然紧闭着双眼,脸上也是熟睡后的恬静,可是睫毛已经止不住的轻抖起来。

“放开,琉璃!”

为何世间女子都爱用这样伤害自己的方法同时来逼他就范呢?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心里的梗塞找不到出路,琉璃不再顾忌,大胆的扯开他的衣襟,手指以恨不得在他身上留下指纹的力道胡乱抚摸。

靠在他耳边轻轻的呵着气,啃着,咬着,吻着,舔着。极尽自己所能的想哪怕挑逗起他的半点**来。

罗玄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缝,心里开始剧烈的疼痛。何苦,这是何苦呢?

只是,身子仍是如端坐紫金莲般岿然不动。知道力道抵不过她,也不挣扎或推开。

琉璃小手捧住他的脸,泪水止不住的落下:“玄哥哥,你睁开眼睛啊,看着我,为什么不看我呢?是不是觉得我很贱很讨厌?老是缠着你?可是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留在你的身边啊!为什么连你也要抛下我呢?你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么?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离开你,你让我怎么活下去!”

身子剧烈的颤抖着,突然疯狂的吻起罗玄来,使劲的吻他的眉眼,吻他的鼻尖,吻他的脸,吻他的脖子,罗玄努力的清心闭目而坐,只是颤抖的指间泄露了他的情绪。不要这个样子,不要这样让他心疼!

当掠住他唇的那一刹那,罗玄眼前突然一阵猛然的光亮,什么也看不见了,脑子里万念俱空……

感觉到琉璃趋近似疯狂的掠夺着自己的唇,疯狂地咬噬吸吮。脑海里一片混乱还有昏沉,不知是不是因为缺氧,身子更加酸软。琉璃小小的舌尖探了进来,却也无力和无意去抵挡。

“不要……这样!”严厉的斥责被琉璃的唇撕碎,听来竟多了几分颤抖和沙哑。

琉璃已顾不了这么许多,她知道自己所剩时间已经不多,不管过一会玄哥哥要打要骂她都悉听尊便。她只是想在分别前,好好的放肆的没有顾及吻他一下抱他一下。

疯狂的扯开罗玄的衣服,小手顺着他的胸膛狂乱的一阵抚摸。罗玄紧闭着眼睛也忍不住身子一阵颤栗。琉璃的吻疯狂炽热到让他根本无法呼吸,招架不起。他以为自己的修为够高了,中正安舒,八风不动,能达轻灵沉著的境界,不意却受一个小女孩的考验。他何以至此?!

集中精力慢慢调息,功力很快便恢复过来,他强自镇定,却无论如何再也狠不下心推开她去。琉璃那近乎绝望的挣扎让他心悸,更让他心疼。心想让她荒唐的发泄完后自己慢慢冷静下来终会死心的。刻意去忽略自己心中即将决堤的感情,使劲念着清心咒。仍是一动不动,任她亲吻挑弄。像是要让她明白什么,又像是要向自己证明些什么。

琉璃触摸着罗玄身体的冰冷,知他功力已经恢复,哪怕点他死穴,也不过为自己挣来这么不到一分钟为所欲为的时间罢了。只是,为什么现在他还不推开自己。

停下吻来睁眼看他,罗玄脸上,是如佛祖一般大慈大悲的怜悯。

琉璃大笑起来,笑的心都碎了。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呢?何苦如此下作自己?然后了,然后自己准备怎么办?

她望着罗玄,觉得自己的身子一直在往下沉。在这一刻,她好想死去。再也,再也,不要醒过来。自己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不勘一提的妖魔孽障而已!

……

罗玄只觉得那抚摸着自己身体双手慢慢的温柔下来,柔的好像一个幻梦,整个世界都变得不真实。而琉璃的吻变成了一根羽毛,轻轻轻轻的从他的唇尖眉尖扫过,仿佛一比小心就会被风吹飞。

琉璃突然变得那样那样小心,那样那样轻柔,吻过的地方都是清清凉凉的一片。慢慢的,罗玄才感觉到自己满脸都湿湿的全是琉璃的泪水。

然后,那一点温暖和冰冷离去,整个冰室里再没有半点声音。

罗玄心下突然一阵未知的恐慌,缓缓的睁开双眼,只看见琉璃仰头沐浴在如丝的银白月光之下,以翱翔之姿张开双臂,整个人仿佛幻化成一座白色的冰雕,眼底是巨大的空洞,竟然再看不到一丝的生气。

……

心就在那么瞬间陡然裂开,所有的封存,所有的压抑都被排山倒海的感情决堤开来,再也止歇不住。琉璃就以如此绝望的姿态,把他的所有仅存的理智全部剪碎。

一切都以无可挽回的路线蜿蜒前行。

……

不该这样的──罗玄幽深的瞳眸燃火,灼热的视线盯住她,将她拉近,侧身覆上那片柔软唇瓣。

不该这样的……他却吻得更深,双臂将她纤细脆弱的身体箝进怀中,使劲的抱紧再抱紧,像要把她捏碎了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琉璃茫然不知所措的呆滞在罗玄略显僵硬的吻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笨拙而被动的去回应。当罗玄舌尖轻轻侵入的时候,氧气瞬间便被抽干了去。琉璃在他嘴里轻叹,然后怯怯地伸舌和他互相摩擦。从他身上和嘴内传递而来的热力将她淹没,浑身无力,心脉狂跳、全身发软,心悸地仰着脸任由那灼热的吻吞没她的理智,任由那热热的呼息交融一起。铺天盖地而来的欢愉夹杂了不可置信,琉璃喜极而泣,泪水恍如雨下。

罗玄垂眸看着她喘息,满面雾气迷离。吻更加热切霸道,贪婪的搜索她唇内的每一寸柔软,琉璃手足无措脑袋化成一摊浆糊,本能地让自己的舌头缠上他的,本能的将身体更贴近他的身躯,本能地在他辗转热吻下发出忘情的呻吟。

罗玄的身子一直在剧烈的颤抖。这一刻他真的是什么也顾不上了,什么也不记得。脸上有着琉璃从未见过的复杂表情,幽深的眼珠闪烁,目光灼热而狂乱,与平日里判若两人。

炙热激情的吻如燎原野火,他的大掌情不自禁在她柔软的背脊摩挲起来,唇一点点吮去她的泪水,吻她的眉眼,舔她的鼻尖,埋首她的颈间洒下一路细细的啃咬。琉璃无力的仰起头颤抖喘息起来。

脱去她身上紧存的那一点衣裳的时候罗玄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此刻,他心里早已经没有了半点理智。

琉璃身上不着一缕的瑟瑟的抖着,罗玄将她压至身下,皮肤微妙的摩擦着,琉璃一边低声啜泣一边害怕得微微挣扎。玄哥哥怎么了?毒不是已经解了吗?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个样子,他不是讨厌自己么?

罗玄大手游移,琉璃在他身下阵阵颤栗。紧咬着下唇,仍然泄露出破碎的呻吟。每一声都仿佛掷在罗玄心坎上,欲火袭来,烧得罗玄快要融化。

从上到下一路深深的吻着,是琉璃不堪承受的温柔与霸道。罗玄眼神迷离,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声音是带着浓浓禁欲色彩的**。琉璃初经人事,疼痛又渴望的弓起身子,在罗玄身下不断的呻吟。

月上正中天,月亮又瞬间在他们重叠的身影周围幻化成十六个。将他们完全笼罩在陆离的光晕里。

琉璃的泪水簌簌的掉落,哪怕玄哥哥对她只是怜悯,那也够了,那也够了。

不断的被远古洪荒的洪水吞噬埋没,大脑中只剩下一片洁白的圣洁的光芒。完全的融化在罗玄的身下,一次又一次的绽放,绽放。

末了,缓慢的睁开眼睛,如梦似幻的只觉得皎洁的月光下竟然开始下起飘飘雪来。这是琉璃今生,见过最好的月光,最美的雪花。

3D电子书(题库)
想赚钱,想推广,就上阿里微微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3D电子书(题库)
3D电子书(题库)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